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不立文字 口耳相傳

慕丁說,首相依斯邁沙比利告訴他,身為國家復甦理事會(NRC)主席,他的職權仍像他在擔任首相時一樣,即全權為國家復甦計劃(NRP)作決策及落實,惟財務事項除外。

他以開放浮羅交怡為例,說是他在主持NRC時決定落實的。咦,難道不再是由國安會(MKN)負責了嗎?媒體怎麼還在報道是國安會呢?

Advertisement

慕尤丁說依斯邁沙比利讓他全權領導NRC,特別強調所作的決策可以立即落實,無需經過國安會或內閣批准,可見這個NRC主席的權力很大,大到“像他在擔任首相時的一樣”,那會大到連依斯邁沙比利都不許過問嗎?

可能與敦馬哈迪所描述的模式一樣,所以敦馬一直爭取要成立NRC並自任主席,但因為依斯邁沙比利“食言”,任相後未讓他領導,叫敦馬恨得咬牙切齒。

慕尤丁說財務事項不在他的職權範圍,是否暗示另有他人負責?讓我想起依斯邁沙比利有意委任納吉當他的經濟顧問的傳聞;如果傳聞屬實,表明不與盜賊同流合污的慕尤丁難道沒有反對嗎?

我還注意到一個現象,自從依斯邁沙比利上任,一些官方消息似乎都不再需要發佈文告,只靠口傳或轉述就當official了。

像早前首相署國會及法律事務部長旺朱乃迪透露,國家元首已御准依斯邁沙比利無需在國會提呈對他的信任動議,說是依斯邁沙比利告訴他的。王宮並未發佈相關御准與否的文告,是國家元首口頭御准嗎?

而關於NRC主席的職權範圍,也單憑慕尤丁根據依斯邁沙比利告訴他的為準,都不需要白紙黑字了。

這可太有趣了。如果其他高官也紛紛倣傚,所有決策皆以口頭相告,在口耳相傳之下,會不會出現很多各式各樣的版本啊?

雖說換政府其實只換首相

在國會,據說議長阿茲哈因聽從一名高級部長指示而改變決定。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但若時常發生又處理不好就非好事了。

事關阿茲哈致函倪可敏,請他代班主持當天下午的國會會議,後者已經答應,但當國會復會,卻仍由阿茲哈親自主持會議。消息傳出,因為阿茲哈受到該名高級部長施壓,所以只好收回成命。

當天只有兩名高級部長出席國會,即阿茲敏和希山慕丁兩人。反對黨認為不會是希山慕丁,第二天便質問阿茲敏是不是他。阿茲敏沒有當面回應,為了息事寧人,阿茲哈較後指出,他沒有被施壓,是他自己臨時改變主意。

阿莎麗娜早前辭去副議長職,填補空缺一事卻因官司在身的阿末馬斯蘭競選而被推遲。因此,其實在前一天,阿莎麗娜已代班過一次,那時沒有人提出異議。倪可敏在希盟時期也當過副議長,由他代班可說駕輕就熟,卻偏偏有人反對,唯一的藉口,便是因為他來自反對黨。

雖說這是個小風波,其實可大可小,卻也再次看出,雖說換政府,其實只換了首相,陣容仍然不變,焉能帶來改革?那是希盟的一廂情願吧了。依斯邁沙比利的“大馬一家”,只淪為空洞的口號。

順便一提,自從依斯邁沙比利升任首相,阿茲敏在國會又坐回了“第二把交椅”,即在首相座位旁他之前的位子。

慕尤丁在任時,阿茲敏曾是他的實權副首相,但當慕尤丁被巫統脅迫而升依斯邁沙比利為副首相,阿茲敏只好退居一位,依斯邁沙比利升任首相後沒有委任副首相,阿茲敏自然又坐回實權副首相的位子。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