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悠悠我心】第一次看中醫

說起來真慚愧,中醫藥存在數千年,偶爾一兩次身體有微恙,總是到西藥房看西醫。倘若需要動手術,則以打領帶的醫生為參考。很久以來都沒有探訪過中醫師。

中醫學界在過去常有優越的表現,深深讓我們感覺與有榮焉。尤其是在科研方面常有突破,更加讓我們受華文教育的人士感覺榮耀。

Advertisement

我一向相信中西醫是互補互成的醫術。在我們的國家,我們對兩種醫藥的解說都能夠明白,最容易溝通。最近因由微恙,我心裡滿懷尊敬,推開了中醫博士的玻璃大門。

我告訴醫生常有紊亂的夢

我詳細敘述身體不適的地方,首先我夜間有尿頻,睡不成眠。當然老人夜尿乃是普遍的現象,是不難解決卻是煩惱的問題。我希望醫生予我針灸治療,一項正在崛起的中醫治療法。

此外,我告訴醫生,我常有紊亂的夢。比如說,我會夢見一群羅興亞部落追殺另一群;又有一次,羅興亞人竟然射了一枝箭進入我的睡房。好像電影在我家上映。有一次,逃難者竟然利用我的客廳開會,過後有秩序地離開。我好像在觀賞一部電影,但是我又不是,醒來卻無痕跡。

空氣中有沐浴乳味道。

我感覺迷茫。我是主角,也同時當配角。

這種細緻的感覺需要細微的心理學家來分析才能夠瞭解狀況,如果異族以其他語文解說更難接受了。

醫生也同意為我針灸。針灸是我想要體驗的,我盡量體驗它的過程,覺得那還是蠻良好的過程。當天晚上,我就睡得頗好的。可惜,過了幾天,我又需要午夜醒來好幾次。我告訴醫生,白天早上我就想要睡覺,真是痛苦,也覺得恥辱。在外面講究工作的國家,好吃懶做是恥辱的。

近幾年到中國大學深造醫科的學生大有人在,中國大開門戶以後,不少機會開放給本地學生。除了一般大學開放給普通大學學位,希望同學們努力爭取機會念不同的醫學科系,回來加強本地醫科、技術科技還是很重要的。

事實上,我們的國家一共有5所醫院是配有中醫設備的。政府基於不要突出中華醫術,反而稱呼它為傳統醫藥。如果有興趣在中央醫院中醫部服務,同學們可以探問,其中一所就落在威北甲拋峇底醫院,可以試試看。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小黑)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