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C9打臉記

倏然對自詡C9號的自己懵掉——竟沒預見隔離期所需用品,包括衣物。對自己的沒現實感都無力吐槽。(淚目)

都說了,咱們每次由美歸來,最大尷尬點就是行李箱太空,所以有時甚至把垃圾都帶回來。比方說,每早留收起來咖啡渣滓,除了可吸收室內燒菜後的氣味(冬天嘛門戶都緊閉),帶回來亦可做堆肥。

Advertisement

可是,哎呀,行李箱空蕩蕩得把老娘偷(某種意識上算偷啦)小豆的上好安全鎖罐(反正她家沒螞蟻)給摔裂去,居然也沒想到,要額外多備衣物;所以更別說什麼護膚品了,甚至連洗臉乳都沒。

還虧咱家有豆記小靠山,讓老鳥升艙到可在飛機上擺直雙腳睡覺之餘,還附送有以供安眠的睡衣襪子拖鞋等,呃,還有護膚品。從波士頓到多哈一套,轉機後從多哈回吉隆坡又另外一套。

不會打扮得花枝招展上機

不過,基於咱們累積多年,應對這種超過10個小時的長途空戰,早就不會天真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上機,自然走方便隨時隨地取眠的運動服範兒。乃至,兩套衣物原封不動給帶了下機來。哈,不幸中之大幸,這次剛好臨時臨急可派上真正的用場——儘管是男女裝不分且特大碼的。

此外,還真要慶幸,多虧咱們是從雪國回來的。因為,酒店房關掉冷氣空氣有異味,調到最高溫老娘仍覺冷不勝受——不得不在室內把冬大衣穿上。

在隔離的次日(望入駐那半天有算啰),終習慣了,每到吃飯時,總會聽到門外的推車,噠啦噠啦,有人邊走邊喊:X餐時間到了!從韓派的監牢劇既視感而來的想像,哈,這簡直實打實像極了監獄派飯戲碼嘛有木有。

各自悄然開條門縫,在門外小桌上領取餐食——小桌頗算是最後一絲維持酒店水平重點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