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關卡

啊,原來,最卑微、最惡毒的生活模式,莫過於吃飽只能等屎屙這種行動被剝削感——所以世界上才有人創造軟禁坐牢這類懲罰。(至於黑獄之類什麼的劇情,那自然是另當別論,只能靠電影或電視劇提供想像的戲碼。)

所有的一切,真實的陽光風吹雨聲,甚至塵埃車聲,皆成為一片玻璃以外的世界。你說,即使不是坐牢,也算軟禁了不是。

Advertisement

對咱們來說,目前最親切、最真實的聲音,跟咱們權當有關聯的,竟然就是走廊上一日三餐推車走過的聲音。更可笑的是,那算不上可口的餐食,居然成了每日唯一翹首以待,甚至望眼欲穿的大熱點——感覺很有一日開3次大彩的刺激fu。雖說來去總有那麼一塊雞胸肉without fail,哎呀大彩的號碼不也都在10個號碼內跳動麼。(這裡忍不住要給個小讚,一日竟把雞胸肉做肉餅漢堡包,別說人家大廚沒用心囉。)

興許挨過一餐是一餐,這是唯一可以證明時間流逝的最實在證據。

除了扳着手指算日期,基本上沒有其他可做了。

飢餓準時像阿窿出現討債

終於有點理解,為何澳洲那兩個熊孩子,會在隔離期間把屎塗到酒店房裡的牆上;還有,為何有個傢伙在隔離期最後一天,頂着會被罰高達1000大元的風險,仍鋌而走險跑出外邊去——都悶瘋了唄!儘管他們的行為完全是打得少,既缺德也缺管教。甚至危害到他人。

可在與世隔離狀態下,即使一天睡足14個小時,卻仍感到疲勞不堪;即使啥也沒幹,飢餓也準時像阿窿出現討債。啊,終於知道了,原來身體管理系統裡,最不受控制的兩個流氓,就是疲累和飢餓——希望這不過是時差溫差搞的怪。

說真的,這種吃和睡的享清福生活模式,真一點也不適合老娘的畫風。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