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誰動了雞腿

好吧,基於老娘馬虎的燒菜功夫、有限的味蕾認知、適度的口味要求,在食物能創出的口感,去掉苦的不算(儘管有吃苦瓜),不外就甜鹹酸辣。換句話說,在填飽肚子的層面上,要求值不高。

乃至,這些天來的隔離生涯裡,三餐能吃到煮熟透的米飯為基本合格;菜餚嘛,勉強可說是低空掠過的水平——以大排檔級別來說。(因老娘燒菜從不作興勾芡,所以當飯盒由廚房出來,再一層層的派送,輪到十多樓高之際,對泡在涼透漿糊的菜,仍可理解。)

Advertisement

在更進一步的理解中,興許雞肉在這個國家,算是比較沒有任何“敏感性”的一種肉類——就價錢和宗教的層面上來說。茹素者另當別論。

所以,在這隔離期間,每天至少一餐,有時連續午晚兩餐,盤中必然都出現那麼一塊——雞胸肉!呃,以對華人吃貨的挑剔度的理解,可揣測到同樓隔離族的胃反應:如這不算是虐待人,怕是跟雞有仇了唄。

老美吃雞肉幾乎獨沽一味

其他國家老外的情況則不是很清楚啦,但老美吃雞肉的口味幾乎都是獨沽一味,淨吃雞胸肉無疑。所以他們管雞胸肉叫白肉,雞腿則為黑肉。在美國,雞胸肉以貴3倍的身價上架——所以老娘有着報仇性的吃雞腿和雞二度。

其實,幾十年前,在搬回來之際,順便也把這套風俗習慣,一塊打包帶了回來。乃至,在C9朋友圈裡,完全被鬧成歡樂頌的天大笑梗。每次有機會一塊吃飯,要是吃雞的話,總邊爆笑邊把雞胸肉推到俺的面前;甚至說,如我不吃最後都是進入潲水桶云云。還虧老娘一如既往的遲鈍,沒覺羞辱,不然友誼的小船早翻了……(呃歪樓了)

哈,咱這經過吃雞胸肉洗煉加持的口味,養兵千日終有一用!(嘿嘿)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