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蚊學笑梗

清晨又被家雯以十分血腥的方式喚醒,逼得老娘俺不得不立馬啟動,終極瘋婆子模式的粗暴反擊回去——抓起被單子直往空氣狂掃!呃,這套功夫有個名堂:盲貓希望碰着死耗子。

Advertisement

這樣一胡搞,人就完全清醒了過來。哎,既不能出門做晨運,又不想白白早起(省得等下要睡回籠覺),百無聊賴搔著被蚊子叮得奇癢無比的足底。姑奶奶的,老娘的足底皮已夠厚了(厚到隔一天不磨角質皮層就龜裂),居然還能給叮咬到。(好吧吸到血算老娘俺認命給它跪服了。)

天外飛來一個不值兩分錢的好奇:蚊子以什麼基準尋找牠們的降落點的?比方說,吸血鬼或殭屍,一般上就是抓住人類的脖子就咬(好吧算是給電影的誤導)。但,就是超不爽呀蚊子怎麼老是叮咬在關節,或沒多餘脂肪的地方──讓人有種瘙不到癢處只能恨得牙癢癢的折磨。

口水副作用搞到皮膚癢死

哈,光是想到如有隻傻蚊不夠聰明(手指有長短誰能保證蚊子的IQ一樣的),吸血不成滿嘴油,老娘俺就神經質地自己先咭咭笑將起來。呃,不過這個笑梗說給俺家的博士和準博士聽了,結果當然被笑到瘀痺……呃,於他們來說,老娘的想像力完全是動漫模式的幼稚啦──精神年齡對不起吃了這些年來的米飯這樣。

又或者說,其實牠已叮過了,只是沒吸到血液咱們的皮膚無感而已。呃,根據俺家小豆子給老娘上的課是這樣的:蚊子一旦成功找到盤中餐,隨即會在(被叮咬)的傷口上吐口水呢!嘿,牠的口水可厲害了,一旦混合到血液裡就不會凝固──牠只有吸管沒法吃agar-agar嘛(老天造萬物還真周到)。

哎呀,就牠的口水副作用搞到皮膚癢死——當然如牠帶疾病的話就順便一併傳播開去了唄。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