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山離開門】痛到沒朋友

隱約聽到樓下的電話在響了幾遍,但急不來呀老娘俺——歹腳拖棚。當雙下肢的左腳,名副其實,被右腳扯後腿之際,還虧雙上肢的助力,拉扯着樓梯級上的扶欄,把大部分重力移到手臂去,至少仍算是拾級上下自如——沒問題!

Advertisement

蝸行牛步下得樓來,拿起電話查悉,呃,居然驚動到久違的侯小姐來問候真不敢當……其實回來好些時日了,除了清晨出去走幾圈,稍微活動一下手腳兼逼逼汗之外(煙霾搞到氣功班都散band了),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近乎閉關刷屏。(對,連阿斗等都拗不動我踏出門一步。)深思熟慮不為美食美景誘惑所動,沒別的,與其搞得自己痛苦不堪還連累街坊,不若輕輕鬆鬆在家自由自在。乃至,只好在朋友圈裡繼續保持潛水狀態。(帥到沒朋友是活該,痛到沒朋友是應該。)

老友妹聽了我既不積極尋醫治療,且終日閉門造車,不,照她的原話是“自己做醫生”(世界有網民誰還需要醫生),氣急敗壞地虧我:“你打算坐輪椅嗎?”哈,她真神,事實上,除了上廁所和煮飯外,我真的鎮日就坐在輪椅上——有輪的那張辦公室椅啦!

其實,要是足底筋膜炎不發作好端端那分鐘,幾乎連自己都懷疑,上一分鐘像踩着風火輪的痛灼感,純粹是幻覺還是自己太矯情?於是遂抱着“若有風來,便隨風來,等風走”同樣的心情待之。從3月纏上延續到現在,漸漸這痛幾乎已跟身體講和,達成協議為日常存在的部分,相互適應得一點也不排斥。

此外,經打聽大媽晨友裡,此痛症幾乎沒人可倖免於難,有的被折磨了若干年後不治而愈,已不礙事;有的醫治了十多年,迄今仍得靠繼續針灸和止痛藥度日……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