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山離開門】吃神

在美國生活其實也算不上有啥文化震盪感,唯一最切身體會的就是,吃東西時,嘴巴不能發出聲音來(滿頭黑線)。大斗也不時提點來着,老美對咬嚼聲特別的敏感。乃至剛開始時,我們每逢吃東西也狀似快變得神經衰弱了。更不可思議的是,居然漸漸也感同身受般——咬嚼聲真的很刺耳耶。

Advertisement

那天飛北卡,一家三口分別被塞到不同座位,我身邊坐了個年輕黑美眉。她由頭到尾都在邊講電話邊吃薯片。國內航班比不得飛國際那類巨無霸機型,且座位多少縮了半寸幾公分的水,體型稍微大點的人,簡直就個挨個了。黑美眉與我體型差不多,不至於碰身擦手般靠近,但彼此的距離也實在沒差幾寸。神奇的是,她咬嚼薯片居然半點動靜都沒有!薯片呀。一般上輕微“卡嚓卡嚓”終歸難以避免吧。但就是沒有,真是吃——神。

後來跟大叔說起來,他就一臉沒好氣謂:“含在口裡軟化了才吃唄。”他習慣了中國人那種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邁,所以對老美這種吃相一點也欣賞不來,而且老常覺得吃得特委屈——又不是偷來的幹嘛就吃得一副賊兮兮樣子。

大斗的老大哥多比(就是9歲時被父母騙說來迪士樂園玩結果變成落地生根做了美國人那個),娶了中學甜心做老婆——一個中西部白人妹子。聽說,他吃飯老常遭老婆質疑:“你在吃什麼香脆東西?”多比張開一口咬嚼着的白飯,她嘖然不可思議。多比幾乎已把所有的中國文化都忘掉了,連自己的中文名也寫不上。但,他對吃飯的習慣(無飯不歡)和文化(咬嚼得吧唧吧唧),卻根深柢固怎麼也改不過來。

乃至我們跟老美同桌,簡直吃得快崩潰去。唉,不得不跟多比同聲一歎。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