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大馬女生台遇害】死者雙親:恨不得嫌兇判絞刑 一命償一命

(吉隆坡31日訊)在台南遭勒斃的大馬女大生鍾筱玲的父親鍾偉國坦言,台灣有女兒生前的生活點滴,但對他來說是一個傷心地,他將女兒骨灰帶返祖國後,此生將不再踏入台灣。

鍾偉國接受《中央社》訪問時指出,他不會像妻子一樣,盼與“垃圾”見面,兇手破壞了他的家庭,他希望對方也賠上自己的性命。

Advertisement

走一遍女兒去過的地方

他說,這次到台灣辦理女兒身後事,他希望走訪女兒生活及走過的地方,參與女兒最後的人生路。

“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將女兒帶回家,讓她回到自己的故鄉。”

他說,原本以為首次到訪台灣會是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然後一家人開開心心回馬,沒想到現在竟是以這樣的方式,將女兒接回家。

他說,他當初反對女兒出國留學,只希望女兒留在他身邊,快樂成長,最終還是為了讓她體驗想要的大學生活而妥協。

有陰影拒幼子出國深造

“幼子早前曾提及要出國深造,但我已經失去了女兒,我無法再承受喪子之痛,不會允許兒子到國外讀書。”

鍾筱玲的父母昨晚10時15分,從砂拉越古晉飛抵吉隆坡第二國際機場,並由大馬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署理會長洪進興接機。兩人將在完成冠病病毒檢測後,於明日搭乘華航班機飛往台灣。

“我對教育的態度和別人不一樣,教育夠用就好,我不會允許女兒為了教育而離鄉背井,所以我不在乎她的成績好不好,我不想給她壓力,我只想她快樂成長。”

他說,小兒子前些天才要求要到澳洲念書,但女兒發生了這樣的事,他不會允許兒子出國讀書了。

 

父親:即使捨不得 尊重女兒赴台求學意願

鍾筱玲的父親指出,其實他和妻子與女兒十分親密,即使女兒想飛台灣留學,他也尊重女兒的選擇。

“為了尊重她和希望她有個快樂的成長,我沒有開口說出捨不得她去台灣,只是問她能不能考慮留在本地求學。”

他指出,他就算不捨得女兒出國念書,但也沒有阻止,尊重女兒的意願和給予一定的自由度。

他表示,他怕若向女兒坦露自己的心聲,會造成女兒的負擔和心理壓力,以免影響她到台灣求學的決定。

“我只想要女兒有個快樂的生活,去台灣升學好好的享受校園生活。”

他補充,他其實很放心女兒在台灣的生活,只是沒有想到竟然發展成這樣的結局。

抨校方沒立刻通知 越洋致電警局問進展

對於長榮大學處理女兒事件的方式,鍾母坦言很不滿意。

她說,女兒是在28日晚上約8時40分失蹤,女兒同學聯繫不上人後並沒有告知她,而是在11時許自行報警,但長榮大學卻到29日下午3時許才和她聯繫。

“為什麼學校這麼遲才通知我?”

到了晚上9時42分,女兒同學發訊息告訴她說,警察要了女兒的梳子和日用品驗DNA。

“我一聽,心就一直往下沉,覺得大事不妙,向學校詢問時,學校只說還在尋找女兒。”

“我請學校不要隱瞞我,好消息壞消息都一定要告訴我。到了晚上10時許,那時候應該已經找到屍體了,但校方還是沒有通知我。”

為了得到女兒的消息,她上網找長榮大學附近的歸仁派出所電話號碼,打越洋電話詢問,從歸仁派出所得到偵查組的電話後,又再打過去。

“我就一直打一直問,究竟打了多少電話、打了多久我也說不上來”。

因此,當長榮大學終於打電話通知女兒死訊時,鍾母說,她已經完全無法控制情緒了。

“還有一點我非常不滿意的是,為什麼事發地點在9月30日就有女生險些被擄走,可是學校卻沒有發佈?為何沒警惕學生?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鍾母憶起女兒當初選擇到長榮大學就讀的原因。

“女兒在砂拉越就讀的衛理畢理學院和長榮大學及紐西蘭一所大學是姊妹校,女兒就讀的專業文憑課程和這兩所學校可以做學分轉移。女兒比較喜歡台灣,除了都是華人外,她說台灣和大馬比較近,學費也便宜一半,而且台灣非常安全”。

她說,女兒生前很活潑很獨立,很喜歡參加學校活動,人緣很好。剛過的暑假因為疫情關係沒讓女兒回家,最後一次見到女兒是今年寒假,沒想到卻是最後一次。

父母臉書換黑頭像

為哀悼女兒,鍾筱玲的父母雙雙將臉書個人頭像換成黑色照片。

兩人換上黑色頭像後,大批網民及親友留言慰問兩人,同時也希望愛女鍾筱玲一路好走。

鍾媽媽希望見嫌兇 想知女兒怎麼走的

在台南遇害的女大學生鍾筱玲父母親說,他們希望兇嫌一命償一命。

鍾筱玲的母親說,她希望可以見到殺害女兒的兇嫌,因為她很想知道女兒死前的最後一刻是怎麼樣的。

“他有沒有虐待我女兒”

她昨晚哭着對中央社說:“我想知道兇嫌到底對我女兒做了哪些事?他有沒有把我女兒虐待至死?就算知道了答案我不能怎樣,但我還是想知道。”

“我希望兇嫌被判絞刑,那麼就可以讓他知道被勒死的感覺是多麼難受。一命償一命。”

她說,心里雖然知道兇嫌也是別人父母的孩子,就像她的女兒一樣也是有爸爸媽媽的,但她永遠沒辦法原諒對方。

“我女兒好好的一個人就這樣沒了。她是我唯一的女兒啊!”

鍾筱玲在家排行老大,還有2個年齡分別為22歲和17歲的弟弟。父親是一家建築公司的董事,也是詩巫客家公會前主席,在當地有很高的社會地位。

她說,女兒明年畢業,家人已經計劃好,若沒有疫情就要到台灣參加畢業典禮。

“我的父親很疼我女兒,他一聽到消息整個人癱倒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嫌犯認性侵死者 沒錢打油劫手機抵押

“大馬女大生台南遭勒斃案”;經警方嚴番拷問後,涉案嫌犯終於承認性侵死者,然後再勒死她,事後還搜刮對方身上的財物和手機!他在偵訊中坦承企圖劫財劫色,且“一定要成功”。

早在案發前一天(27日)就埋伏但未果,隔天(28日)見被害人落單,奮力以童軍繩勒頸拖行到車內,途中,他加油沒錢,竟劫女大生手機抵押,在伴屍19小時後棄置高雄山區。鍾筱玲是他第三度埋伏時得逞的被害人。

根據台灣媒體《蘋果日報》報導,28歲梁姓嫌犯經過當地警方的盤問下,鬆坦承先性侵後勒死女死者鍾筱玲。

報導指出,起初嫌犯落網後,不斷避重就輕聲稱是在強行拉死者上車時,失手勒死對方,並且否認性侵,不過隨著死者的剖驗報告出爐,死者頸部有被人以繩索緊勒、口鼻有被壓迫出血的痕跡,因此初步判斷死因是被勒窒息。

報導稱,女死者身上有被性侵的痕跡,目前法醫已經採集做化驗對比。

報導稱,當地警方根據剖驗報告,嚴厲拷問嫌犯後,嫌犯才坦承罪行。

校方強調沒隱瞞遲通知 將全盤說明處置情況

(台北31日訊)長榮大學秘書長管美燕說,校方將會在遇害馬來西亞女大學生鍾筱玲的父母來台後,全盤說明校方處置情況。

鍾筱玲的母親在吉隆坡接受中央社訪問時,對校方處理女兒事件很不滿意,質問為何校方遲遲不通知女兒噩耗,9月30日就有女學生險遭毒手,為何校方未警惕學生?

她直批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對此,管美燕表示,家長誤會學校了。

“29日上午接獲派出所通報,有學生報案指鍾筱玲於28日一夜未歸,校方就一直很密切的跟警方保持聯繫並協助警方擴大搜尋,提供警方鍾筱玲28日離開校園的影像,校方也自主出動無人機,協助搜尋,一直到晚上9時多,警方說即將告一個段落。”

“但到深夜11時多,回到學校來召開緊急會議,才得知這個噩耗,校方馬上開緊急應變會議,並在11時50分跟家長聯繫上,是鍾母接的,對此噩耗鍾母非常悲痛。”

管美燕說,從學生向警方報案,學校接獲警方通知後,校方馬上動員全力協助警方偵辦,期間警方都以偵查不公開、還在偵辦,對學校詢問案情都不予回應,也不告知相關偵辦進度,所以校方根本不知案情進度與內容,校方也是當晚11時左右,才由警方告知此不幸訊息。

她強調,校方並沒有隱瞞或延遲通知家長,請家長諒解。

管美燕說,有關另一名女學生於9月30日晚上在同一地點險遭人擄走一事,校方10月1日得知後馬上啟動校安機制,並透過給師生的信及校內相關群組通報此一訊息,並向教育部通報,而受害女學生也有向警方報案,由警方偵辦,校方一切作為都依程序辦理,並非無安全警惕作為。

她說,長榮大學會盡一切努力來保護每一位學生在校園的安全,但校外就不僅是學校的力量可以做到的,需要政府、社會大眾、社區居民一起努力,建構社會安全網,才能保護到每位學生,甚至是民眾安全。校方希望透過政府的重視,社會大眾的關心及校方的努力,讓這種不幸的事情不要再發生!因為我們都很痛!

管美燕說,校方一定會盡一切的努力,協助鍾筱玲父母盡快來台處理相關事宜,等鍾筱玲家長來台後,校方會當面向鍾筱玲家長全盤報告說明此案全部經過,與學校處理過程,校方不避責、不推諉。據了解,長榮大學師生31日下午,將在校園主動發起鍾筱玲的追思活動,鍾筱玲的老師及在校同學,室友會參與。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