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喜有此李】元宵拋柑進溝渠?

COVID-19現在如此恐怖,今年元宵在河流或湖泊舉行的集體拋柑求偶活動勢必取消,怎麼辦好呢?折衷辦法,看來只好將柑拋進本身住家旁邊的溝渠裡,希望骯髒的溝渠水一樣能把自己的姓名電話送到有緣人手中……

農曆新年到了最後一天,就是年十五元宵節了。中國古代慶祝元宵的最普遍活動是在夜間舉行花燈會,讓民眾出來賞燈,還有猜燈謎。

Advertisement

我所知道有關花燈的香港粵語殘片,有羅品超的《薛剛大鬧花燈》、關德興的《黃飛鴻大鬧花燈》,但我小時候只看過任劍輝和羅艷卿的《花燈記》。現在忽然心血來潮,上網找來重溫,因不想花太多時間,只看了前面一小段。

古時代的青年男女平日很少自由社交活動,趁元宵夜出來賞花燈是結識異性的絕好機會,男子乘機獵艷“溝女”,三步不出閨門的小姐若適逢“十月芥菜”起心而情竇初開,也藉賞燈之名“發姣發扽”去“溝仔”。

Chap Goh Meh是“賊哥眉”?

這電影中的千金小姐羅艷卿逛花燈會時被花花公子鄭君綿看上,欲把她強搶回府,幸獲才子任劍輝英雄救美阻攔,要跟他相鬥到底。鄭君綿“拋浪頭”鬥嘴的對白很搞笑,“串爆”地出言譏諷對方道:“鬥文你又冇墨水,鬥喊冇眼水,鬥講冇口水,鬥索又冇鼻水!”終有個漁夫出題目考二人對對聯的功力,上聯是 “垂竿釣半月”,鄭君綿其實倒吊都冇滴墨水,胡謅對曰:“落筆打三更。”雖然夾硬嚟,卻夠“無厘頭”頗搞笑。任劍輝則一本正經對曰:“倚柱看千燈。”當然較為工整勝出。

看來“燈”與“月”在元宵夜是兩相輝映的,明朝才子唐伯虎就曾寫過一首〈元宵〉七律詩:“有燈無月不娛人,有月無燈不算春。春到人間人似玉,燈燒月下月如銀。滿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賽社神。不展芳尊開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淺白之餘意境絕妙!

假如今時今日元宵節中國仍有舉辦花燈會,不知是否也是痴男怨女尋覓姻緣的最佳“即時相睇”場合?只可惜今年春節新冠疫情嚴重,即使有花燈會也一定被迫停辦!

大馬這個文化沙漠當然沒有花燈會如此文雅,如欲趁元宵佳節求偶締結良緣,就是把自己的姓名和電話號碼寫在紙上塞進柑內,然後拋進河流或湖泊任水漂流,讓撿得此柑的有緣人來聯絡自己,成就姻緣。

我小時候孤陋寡聞,完全不知有此求偶習俗,直至華小畢業轉入英文中學讀預備班,才從英文課本中讀得此資訊。我第一次學會“元宵節”的英文竟然叫“Chap Goh Meh”,卻不知是何意思。憑粵語讀音猜測,莫非是“七個美”(七個美女)?“賊哥眉”(賊眉賊眼)?“雜果味”?還是“擦嗰味”(所擦(吃)嘅唔知係邊一味)?

後來才知這三個英文字原來是音譯自福建話,但我對此方言一竅不通,以為是“十五尾”,因新十五正是春節的最後一天嘛!最近上網一查,答案卻是“十五暝”,“暝”是天黑晚上之意,即“年十五夜”,總算長知識了!

可是COVID -19現在如此恐怖,今年元宵在河流或湖泊舉行的集體拋柑求偶活動勢必取消,怎麼辦好呢?折衷辦法,看來只好將柑拋進本身住家旁邊的溝渠裡,希望骯髒的溝渠水一樣能把自己的姓名電話送到有緣人手中,這是非常時期所採用的非常手段!

我忽然即興填寫了一首取調自《飛哥跌落坑渠》(原曲為英文歌《Three Coins in the Fountain》)的粵語諧曲:“拋柑掟落坑渠,衰仔溝女要死追。最怕碰啱歪嘴扁鼻,豬扒夾硬成伴侶……”

(李系德Facebook Fan Page帳號: 你係得嘅!)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