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善言梁語】 逆着風?

“眺望看台多少觀眾,打氣聲何哄動,賽道裡頭拼著北風,問我哪能卻步?每段旅程多少心跳,不會稍停一秒,盼望有誰企在終點,為我的賣力再叫囂。迎著逆向的風頑強奮戰。上坡處都只當考驗,無視逆向的風(何用計算終點)迎難挑戰,下坡處也有新發現,誰亦有嘗過挫敗……”

這首《逆著風》乃香港無線電視《大步走》的主題曲,由李峻一作詞、張家誠作曲,並由鄭俊弘所演唱。此劇如歌詞一樣,說的是運動員如何堅毅克服挑戰、戰勝自己。

Advertisement

甭說世界級運動員,就算是國家級、州級甚至是一般運動員都知道,訓練的過程並不容易。我們常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運動員不也是如此嗎?

誰不想滿臉燦爛笑容的站在頒獎台上?但第一名往往只有一人/隊。我們不能因為一名運動員拿不到獎牌,而抹殺他們一直以來的付出和努力,而且勝利背後的一路走來往往還需要我們所看不到的資源來支撐。

就像天才也需要打磨,而孩子成績優越的背後也藏著父母的栽培和伴讀。運動員亦然,我們不可能要求世界第一橫空出世。

政府削體育開銷

惟,大馬政府和當局似乎不明白這一點。日前新聞報導,至少144名運動員在2021年12月31日合約屆滿後不被續約,只有50%的運動員獲得留下,而且不被續約者也包括曾助大馬屢獲殊榮的選手們。

據青體部長拿督斯裡阿末法依扎的說法,政府為了協助國人應對疫情,削減對青體部的撥款,導致該部必須量入為出,而且2022年財政預算案已經取消國家接班人計劃的撥款。

同時,他更強調,該部並沒有涉及運動員續約與否的決策工作,但他希望人民明白,這是體育理事會與各體育總會商討後,才決定留下有資格的運動員。看了他的說法,我實在好奇他所說的“有資格”又是以什麼來當標準呢?

曾為大馬在東運會摘下金牌和銀牌的110米跨欄國手雷扎姆對媒體說,往年所有金銀銅牌的得主都獲2000 令吉津貼,但現在只有金牌得主享有 2000 令吉的津貼,而銀牌和銅牌獲得者則獲得800 令吉。

“如果是 1500 令吉,我還可以支撐,但如果降至 800 令吉,我也在想:也許找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更好,可能可以在麥當勞工作。” 這番話出自大馬金牌選手的口,道出了大馬運動員的心酸。

運動員生涯原本就已非常有限,眼見大馬政府和當局大肆削減運動員的資源和福利,甭說逆風飛翔的理想,能否為國爭光乃後話,還是先解決溫飽問題吧!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梁洁瑩)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