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北馬精選即時國內地方副刊光明勇士獎2022年第六屆光明勇士獎

【光明勇士獎】16小時站前線 出錢出力助人 抗疫鬥士 一手包辦

2年多前,冠病病毒無聲無息的襲擊全球,人們措手不及,加上對病毒的無知,民眾面對前所未有的恐懼,當時,29歲的黃紹維不畏病毒的衝到前線,每天16小時投入抗疫工作。期間,難免會招來民眾的冷嘲熱諷,但因著一個簡單的信念:“我就是要幫助人”,他還是挺了過來。

Advertisement

疫情期間,黃紹維以不同的身份,扮演不同的防疫角色。他既是聖約翰救傷隊員、義務消防隊隊長,同時也是疫苗接種中心志願工作者、義工等。他派發物資給貧寒家庭、為前線醫護人員製作防護面罩、到民宅和學校協助噴灑消毒霧、走入社區說服民眾包括年長者接種冠病疫苗等。

這些工作雖吃力不討好,甚至為他招來無理的抨擊和謾罵,但他始終穩站立場的守在前線,不僅出錢出力,自掏腰包購買昂貴的急救器材助人,同時還把自己暴露在染疫風險中,只為一圓助人心願。在過去約730天的抗疫日子中,他盡心盡力的助人對抗病毒,因而成了吉州人眼中的“抗疫鬥士”。

生命勇士入圍抗疫鬥士——黃紹維

童年目睹車禍立志救人 16歲起忙衝事故現場

黃紹維是在就讀小學四年級時加入校內的聖約翰救傷隊。12歲那年,他前往補習班途中目睹一宗嚴重車禍,當時,傷者的痛苦哀嚎,家人的心急如焚和無助,讓他永生難忘,而這場車禍也從此改變了他的人生觀和未來。

他也因此決心學習更多急救知識,以便未來可投入急救義工的行列。16歲考取摩多駕照後,黃紹維便風雨不改,晝夜不分的助人,只要一接獲意外的消息,他便立刻趕到現場支援急救工作。

為能在意外發生後馬上取得第一手情報,他也加入很多社交群組,包括於2018年加入大街過港義務消防隊。

他早期先在聖約翰救傷隊活躍,如今已是吉北區聖約翰救傷隊官員,負責培訓中小學隊員及處理行政工作,同時走入校園為學生傳遞急救知識。

升學就職從不棄急救

中學畢業後,為了繼續參與急救工作,他選擇在家鄉米都敦阿都拉薩國際大學(UNITAR)修讀教育系學士學位。當年,他是該科系內唯一的華裔學生,由於只需按課程表時間回校上課,所以平日有更多時間參與急救工作。

大學畢業後,他覓職的首個要求是可允許他彈性上班,目的是讓他能繼續參與急救工作,10多年來,他很幸運地都能找到類似性質的工作。

他說,在過去這些年來,他曾擔任過政治人物的助理、行政人員,目前,他是在吉打港口碼頭一家公司就職。此外,黃紹維和小學同學蔡佩凌於2020年2月2日註冊結婚後,剛於4個月前迎來兩人的首個愛情結晶。雖然他熱忱於從事各項義務性質的工作,且每天24小時全天候待命,鮮少陪伴家人,但家人早已習慣了他早出晚歸,或三更半夜外出救援至凌晨才回家的生活模式,且毫無怨言的全力支持他的助人志業。

他的手機從不離身,只要一接到緊急來電,他就會馬上放下一切奔往現場施援。

“妻子也是聖約翰救護隊員,我們戀愛時,妻子早已知道我熱愛義務工作,而她過去偶爾也會跟隨我到事發現場施援。”

黃紹維(右)自我挑戰,用4天時間製造1100個防護面罩。

學製面罩送政府醫院 MCO期間派糧助弱勢

冠病疫情於2020年3月開始在我國擴散時,政府醫院和診所因嚴缺防護配備,而向多個非政府組織包括吉北區聖約翰救傷隊求助。

於是,黃紹維便與隊員一起通過網絡學習製作防護面罩。

過後,他更在短短4天內,日以繼夜的製作1100個面罩,然後親自送到政府醫院。

此外,在過去2年來,冠病疫情及行動管制令造成很多人陷入手停口停的窘境。於是,黃紹維自掏腰包購買干糧物資,派送給有需要的弱勢家庭。

後來,其數名朋友也加入行善行列。當他把朋友的善舉上傳至網絡後,即獲得廣大商家和熱心人士的踴躍參與,有者更熱心捐助物資。

他及其團隊在行管令期間,每天派送150至200份物資給有需要的家庭,後來也有餐廳業者和熱心人士報效更多飯盒,他則負責派發這些物資和糧食。

他們派送物資的善舉維持了近2年,直至經濟活動逐步開放和復甦為止。“在這過程中,我只是一心想盡我所能協助民眾度過難關。”

黃紹維以義務消防隊身份走入校園消毒。

PPV站崗秉公處理沒預約者 反被民眾罵不幫華人

米都蘇卡默南迪蘇丹阿都哈林室內體育館的大型疫苗接種中心於去年4月啟動後,黃紹維是唯一在該疫苗接種中心當義工的華裔志願工作者。

當時,他每天從早上7時開始站崗至晚上7時,以協助不諳馬來文者翻譯、協助民眾登記接種疫苗表格,以及解答民眾的疑問等。

“我每週僅休假一天,遇到人潮巔峰時期,我會一連七天都到場當志工。在疫苗中心服務期間,我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甚至曾被華裔民眾刁難和責罵。”

他說,有一次,衛生部規定民眾須在獲得MySejahtera的預約通知後,按照當局所指定的日期和時間到指定地點接種冠病疫苗。但有些華裔卻誤信傳言,直接登門接種疫苗,結果在現場被拒絕。

由於他是現場唯一的華裔志工,有些華裔民眾誤以為他可協助他們破例登門接種,於是就要求他讓他們通過捷徑接種疫苗。

“但我必須秉公處理,所以我當場拒絕他們的要求,結果激怒了他們,並遭他們冷嘲熱諷甚至謾罵,如‘華人不幫華人’,‘你是我見過最沒有用的華人’、‘講到自己好像是醫生’,‘華人都不幫華人講話,只幫其他種族’。”

他說,起初,他在遭遇這些不合理對待後,都會通過網絡以文字發洩情緒,所幸經過沉澱後,他學會放下心中不愉快的情緒,並把怒氣轉化為能量,也當作是人生的一種經歷和磨練。

“我的所作所為絕對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各種族,因我公平對待大家。”

黃紹維是蘇丹阿都哈林室內體育館疫苗接種中心的唯一華裔志願工作者。

冷靜解釋避免爭辯 苦勸華裔長者打疫苗

去年4月,全國第二階段接種冠病疫苗計劃全面開跑後,當局優先為60歲以上長者接種疫苗。但當時吉州內的華裔樂齡人士的登記接種率偏低,加上有人誤信不正確的資訊,所以,黃紹維就決定走入老人群中,以說服他們接種疫苗。

當時,他是以哥打士打縣青年理事會副主席身份走入華人密集區,如直落灣也、新邦瓜拉組屋區,新邦瓜拉橋底下的樂齡人士休閒區,向長者傳達接種疫苗的重要性。

他先向老人了解他們不願接種疫苗的原因,再向他們解釋接種疫苗的好處,並協助他們通過MySejahtera登記。

“在這過程中難免會碰釘,且有長者曾罵我不懷好意,要送他們去死,有些長者則說疫苗有副作用,但我都冷靜的勸自己勿與他們爭論,因我的首要任務是游說他們接種疫苗。”

當疫苗中心正式啟動後,之前完成登記的長者陸續接獲接種疫苗預約,而很多長者在接種疫苗後,也協助說服之前拒絕接種的朋友登記接種疫苗。

簡訊解惑 噴霧消毒  日耗16小時抗疫服務

去年10月13日,衛生部部長凱里宣布推動加強針計劃,於是,黃紹維於去年12月通過ProtectHealth再度申請當義工,並被安排在米都烏達園拉菲阿清真寺禮堂的外疫苗接種中心(PPV Offsite)執勤,主要工作是協助說服民眾注射加強針。

今年2月11日至28日,他被調到古邦巴素縣Height Utara學院禮堂的外展接種中心擔任疫苗中心主任 ,主要工作是執行兒童疫苗接種計劃(PICKids)。

當時,吉州很多民眾拒絕注射加強針,黃紹維為了鼓勵民眾注射加強針及為孩子登記接種疫苗,常通過網絡宣傳和鼓勵民眾接種,並留下聯絡號碼,鼓勵有疑慮的民眾可撥電問他。結果,他每天平均都接獲數百則詢問簡訊。

“那段期間,我除了解答民眾的疑問,也協助民眾安排接種時間,或到鄰近的接種中心直接登門接種疫苗。”

詢及他曾協助和安排多少人順利接種疫苗時,他靦腆的回說:“不懂,我從未計算過。”

此外,在那段期間,他每天早上在疫苗接種中心工作後,晚上則以大街過港義務消防隊組長的身份率隊沿路噴霧消毒,或應民眾需求登門開消毒。

“我當時幾乎每天花16小時在防疫工作上,並曾到私人單位、住宅、政府機構及校園展開消毒工作。”

自掏腰包買急救配備  30%薪水用在義工開銷

雖然黃紹維並非出生於富裕之家,但在助人抗疫方面,他卻出錢出力,毫無怨言。

他每月把30%薪水充作義務工作的開銷,其餘則作為家庭開銷和個人日常開銷等。為了把30%移作義務助人的用途,他平日都很節省,用餐時多只光顧路邊攤和茶室。

他認為,唯有急救器材完善才能讓救援工作事半功倍,因此,他才會不斷的自掏腰包以添購急救配備。他的“戰車”內的急救配備,從小型氧氣筒至基本消防配備都是他花了12年的時間,慢慢儲蓄添購而來。

“我花了逾萬令吉買入這些急救配備,而我的戰車後座和後車廂也放滿了這些配備,使得空間變狹窄,因此,我打算存錢購買一輛四輪驅動車作為我的新戰車。”

黃紹維去年8月耗巨資購買了移動式自動體外除體外心臟去顫器(AED)。

耗3年積蓄自購AED 盡力而為不求回報

黃紹維去年8月購買了價值逾1萬令吉的移動式自動體外除體外心臟去顫器(AED),而這是他耗用約3年時間存款購買而得的器材。

AED的主要功能是通過電擊方式為心臟暫停(心臟病發作)的患者急救,以挽救他們的性命,提高患者的存活機率。

“這台AED價錢不便宜,足可購買2台iPhone 13手機。雖然價錢昂貴,但我卻堅持要買,因為我把生命看得比一切更重要。”

曾有很多朋友問他:“你長期把精力和時間投入義務工作,甚至把血汗錢投資在這些急救器材上,值得嗎?”

他的答案是:“我不想放棄任何一個生命。我默默地守住亞羅士打人已有12年了,不管是急救、義消工作,我都會盡力而為,不求回報。”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