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住家風景】無眠之夜

失眠是一件痛苦的事,我差不多是這幾年才有深刻的體會。

Advertisement

年少時候只恨睡眠時間不夠多,校車來得太早,我睡得太遲。不過,校車來得太早絕對不是我誇大其辭,中學時候校車少學生多,校車得來回學校跑兩趟,我是第一趟車,因此凌晨5點半,校車已經在家門前守候。剛上中學時,我媽太老實,明明校車會經過家門,她怕麻煩司機停車,特地陪伴我們走一段路到村口的民眾大會堂前跟其他同學一起等校車。後來我常睡晚,趕不上走出去,等校車經過門口就伸手攔車。司機叔叔人很和善,會停下讓我上車。一次生兩次熟,後來不用攔,他也會主動停車給我,甚至見我沒在門口等車,還會按按喇叭叫我。

那時候真能睡,迷迷糊糊起床,胡亂洗刷換好校服,也不知道怎麼走上校車,上車後找個位子坐下,立刻靠着窗邊睡去。到了學校,又不知道如何走到食堂(時間太早教室仍未開門),同樣的趕緊找個座位,書包一放人就趴在長長的餐桌上繼續睡。這樣一路睡到食堂人陸續多了起來,才爬起來整理一下儀容,吃早餐後到教室準備上課。

令人煩惱也煩躁

放學回家路上不聊天就是睡覺,若沒課外活動,搭校車回家,吃過午餐後就是去睡午覺。如果有課外活動,得自己搭巴士回家,巴士經常都沒有座位,累起來有時候站着都會打瞌睡,東歪西倒地差點倒在其他乘客身上。有時候碰到巴士有空位,坐下來第一件事還是睡。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是不可思議地能睡。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早把好睡的固打用完,這幾年越發容易失眠。30歲以前,大概是頭沾到枕頭就能睡,談戀愛那會兒,會跟那時候的男朋友現在的先生通電話聊天,常常聊着聊着我這邊就沒了聲音。剛開始他以為發生什麼事。後來才知道我太容易入睡,從擔心變成啼笑皆非。30歲以後偶爾會失眠,躺在床上覺得自己是一尾在鐵板上的魚,翻來覆去煎不熟。發生的原因不明,總覺得天天過的生活沒兩樣,找不出原由。

先生很年輕開始飽受睡眠障礙的困擾,失眠、淺眠、多夢,只要一點點的干擾,就會讓整個晚上睡不好。我則少有這樣的困擾,等到發現一週內總有兩三晚睡不好,就覺得事態嚴重,必須找出原因。於是過了中午不碰茶,的確會有改善,接着就連有咖啡因的可樂都不喝。儘管如此,只要生活裡起了較大的變化,總是會干擾睡眠,必須花一些時間才能調整過來。睡不着令人很煩惱,半夜幾次醒來同樣令人煩躁。先生說如果能有高人指點必睡絕招,他必定把對方奉為神仙。

也許人到中年,煩惱漸多,睡眠就會漸少。有時候看小孩說睡就睡,真懷念年輕一點的時候那種無太多煩惱的能睡能吃能玩能打從心裡笑出來。年歲的增長帶來智慧也帶來煩惱,接下來的每年生日祝福,不求別的,請各方好友祝福自己一夜好眠,平安健康就足矣。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葉君菡)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