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住家風景】一點點

做菜要懂得拿捏何時加減一點點,我跟小孩說對許多事情都一樣,有時候就是那麼一點點的差別,就把人跟人之間所能達到的目的區隔開來。現在多努力一點點,不要總是滿足於差不多。

冰箱裡的蔬菜剩下一根櫛瓜,於是把它削皮切開再切片備用,接着用江魚仔煮了一鍋湯。湯滾好以後撈起江魚仔,放入切片櫛瓜煮至軟化透明,最後打入蛋花就是簡易的湯品。周日的午餐就煮麵條配清淡的櫛瓜蛋花湯簡單地吃,我另外煎了一些多利魚塊配着麵湯吃。

Advertisement

吃到一半想起前一天多炸的金蒜粒,裝在保鮮盒內沒放冰箱,隔日已經不如剛炸出來的時候那麼香脆。不過放到麵湯裡面則能讓麵湯增色不少,一人剛好分到一小勺,就那麼一點點的炸金蒜,讓整碗麵變得更有香氣,味道提升好幾個層次。

烹飪就是這麼好玩,掌握好“一點點”的技術,會讓食物味道層次豐富很多。多一小勺和少一小勺看似沒太大的差別,有時候小兵立大功,一小勺的金蒜能讓麵湯味道變得不一樣,一小勺的糖、鹽、醋、幾滴的麻油等,都能讓一道菜餚的味道起很大的變化。

我過去做菜的調味向來沒什麼變化,最常用的調料就是麻油、醬油、胡椒粉和鹽巴,可以說是我的廚房四寶,缺一不可。偶爾看見一些食譜,有着長串的調味料,自己總是習慣加加減減,一是怕麻煩,二是家中調料櫃向來只有那三四種,真的要按着食譜來用調料,需要增添不少。增添不是太難,難的是要把它們在最佳賞味期內用完。我怕浪費,多半自動跳過那些缺的調料。

當時並不知道少了那一點點有什麼差別,偶爾會覺得味道跟曾吃過的有點不同,卻說不上不同在哪裡。比如炒麵,料多實在,味道應該要豐富且多層次,可總是少了些東西。某次跟鄰居聊起自己的悲傷炒麵,她傳授我新招,叫我加一點點蠔油或魚露進去,味道會變得很好吃。

蠔油我倒是有,在冰箱內像是被打入冷宮一樣,久久得不到我一次寵召,只有煮特定菜餚的時候才會用上蠔油,買一小瓶可以用上很久。鄰居既然這麼教,我雖然半信半疑,也好好當個好學生試了一次,就只放一點點,感覺是一滴墨水滴入大海內一樣很快就不見蹤影。炒好以後夾起一些試試,咦,炒麵變好吃了。家中的刁民嘴巴很刁鑽,吃過以後也覺得媽媽的炒麵突然有長足的進步,一大盤炒麵一掃而空,我終於相信了這“一點點”的調味料作用何其大。

一點點調味 變化翻天覆地

從此以後調味更用心,有時候這個要多一點,有時候這個要少一點,一點點的變化能讓菜餚味道變化無窮。除了調味料,有些配菜也能讓食物更美味。難怪豬腸粉必須在最後撒上炒香的芝麻,有些食物則需要放點金蒜,也有的要加一小勺青蔥、冬菜等,份量都不必太多,一點點足以讓食物的味道和層次起翻天覆地的作用。

做菜要懂得拿捏何時加減一點點,我跟小孩說對許多事情都一樣,有時候就是那麼一點點的差別,就把人跟人之間所能達到的目的區隔開來。現在多努力一點點,不要總是滿足於差不多。不過一番語重心長的話不知小孩聽進去多少,家有青春期的孩子,多說一點點都很容易被嫌嗦,結果是自己說到差不多見好就收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葉君菡)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