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行動黨大選必對壘國陣 陸兆福:選後或與巫統合作屬情景規劃

(八打靈再也10日訊)行動黨秘書長陸兆福促請黨員和該黨的忠實支持者勿緊張勿擔心,因為行動黨現在並沒有與巫統合作,且行動黨在來屆大選也一定會對壘國陣。

針對他早前在接受網媒訪問時引發的“行動黨不排除與巫統合作”的疑雲,他說,大家不要只是看標題。

Advertisement

他在《火箭報》直播節目“秘書長上線”中指出,“不排除與巫統合作”只是大選之後的其中一項情景規劃(Scenario Planning)。

“當然,最好的情況是,希盟能夠贏得足夠的議席,但是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面對最壞的情況。”

他說,如果國陣在大選之後有130個席位,那麼,國陣根本無需與希盟談判;同樣的,如果希盟在大選後有能力執政,那也無需與其他陣營談判。

他以《馬來西亞前鋒報》的封面報導為例說,該報認為,各個陣營目前都在尋找夥伴,因為沒有一個聯盟可以獨自贏得112個國席執政。

“假設在大選之後,沒有一個聯盟能夠贏得過半的112席位,我們必須就設定可能出現的不同情況,再設法找出可行的方案,並通過談條件的方式來結盟。”

他強調,這是以議程為導向(Agenda Based)達致聯盟的協議(Coalition Agreement)。

陸兆福(左)促請黨員和支持者不要擔心行動黨與巫統合作,那隻是大選之後的其中一
個情景規劃,右為主持人彭小桃。

“現在簽署的MOU就是一個例子,首相拿督斯里依斯邁沙比利和土團黨總裁丹斯里慕尤丁不得不妥協,因為他們需要我們的支持,所以我們擁有越多的力量越有利於推動政策。”

他指出,一切還是得看選舉的結果,需要靠選民給希盟力量,捍衛現有的力量,唯有如此才能在需要結盟時也有談判的籌碼。

他舉例說,如果大選之後需要結盟,可能提出的其中一個條件是承認統考,這樣一來,推行政策時就比較容易。

“大家不要擔心,不是秘書長一句話就敲定,這不是一個人能夠作的決定,我只是發表看法,任何決定必須都通過中委會深入討論後才能產生。行動黨是集體領導的政黨,不是一個獨裁的政黨。”

火箭絕不離開希盟 首相人選仍是安華

針對行動黨中委劉天球提出的“巫統還可以信任嗎?”的疑問,陸兆福說,希盟與政府簽署諒解備忘錄(MOU)時,曾經也遭到很多人的質疑。

“很多人說,巫統騙你們的,而我們也很難去說服每一個人。”

他強調,任何決定都以希盟為出發點,以加強希盟面對來屆大選的力量,因此,他希望公正黨早日決定使用共同標誌,並以團結的姿態迎戰大選,以便給予選民更大的信心。

至於有人質疑巫統會與行動黨結盟的可能性,他說,他們不是以行動黨一黨的力量獨自與其他聯盟談判合作,而是以希盟作為單位與其他陣線進行談判。

“我從政20年,我沒有這麼天真(以為巫統會接納行動黨),我只是根據不同的情況,擬定不同的應對方式。”

他說,行動黨不會離開希盟,而是要加強希盟,確保能贏得足夠的議席,以便落實改革議程,但若希盟所贏獲的議席不夠,那就可以考慮不同的情況。

“如果希盟在大選之後成為很大的陣營,即使無法單獨執政,那也有力量爭取到更好的議程和條件。”

他指出,現在不是明天就去與巫統合作,而是在推敲大選之後可能產生的一些結果,唯有如此才可能商談合作,而現在也只是在作情景規劃。

此外,詢及希盟的首相人選時,他說,現在希盟的首相人選當然是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但若希盟獲得的議席不足以組成政府,那就可能出現變化。

過去選前連盟 未來選後結盟

陸兆福說,大馬政黨過去向來是選前結盟,但這種模式過時了,一黨獨大的模式也必須淘汰,希盟早於2018年就已經打破了國陣為獨大聯盟的狀態,因此,大選後若出現無法由單一陣線獨力執政的情況,那就可以通過與其他陣線的談判,以爭取更好的政策和民主化。

“就以德國的模式為例,德國在選舉之後,出現各個政黨各得三分之一的支持率的情況,於是,他們就在選舉後才談條件,並商談了一年才組成政府,當然,一年的時間有點太長了。”

對於有人認為他的上述說法與民興黨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相同一事,他說,其實,他和沙菲益的說法完全不一樣。

“沙菲益說的是,誰贏了他就加入誰的陣營,但若那個陣營贏了,它還需要你嗎?”

針對網民指巫統會先考慮與伊黨結盟的說法,陸兆福指出,政治的可能性就是“不只是只有一兩個可能出現的情況而已”。

“為何你(提問的網民)要代表巫統(說話)呢?巫統和伊黨目前也打到亂。”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