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

  • Photo of 【這裡那裡】开麦拉眼

    【這裡那裡】开麦拉眼

    旅居巴黎的老朋友说得对,繁华是没有固定位置的,光环从一个头戴在另一个头上,令人恍若置身科幻小说中的庞比度中心,仿若罗浮宫心脏的玻璃金字塔,改建弃置火车站的奥赛美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生命樹

    【這裡那裡】生命樹

    自1984年成立至今,卡迪亞當代藝術基金會就有別於其他藝術機構,不求藝術界著名大師的加持,而是聚焦環保乃至其他社會議題,並致力於引介拉美、非洲和亞洲的新銳藝術家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让树木说话

    【這裡那裡】让树木说话

    我们看起来是在破坏自然,其实是在破坏我们和自然共存的筹码。我们需要和自然共生,自然不需要和我们共生。说有种现象,叫做“Tree blindnes”,意即人们对树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貓之墓,黎巴嫩雪松,玻璃屋

    【這裡那裡】貓之墓,黎巴嫩雪松,玻璃屋

    人在華妲的粉紅色故居門前駐足,想像繼續沿著屋外那條日常街道漫步,沿途撿拾她向路過貓咪噓寒問暖的身影。聽說她住這裡有六十八年了。然後我們到附近的卡迪亞基金會給她的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给华妲 丹美一个吻

    【這裡那裡】给华妲 丹美一个吻

    一点都不感到哀伤,收在心底的是说不出口的感激,对长眠在墓园裡的偶像,也对带我们来扫墓的老朋友,他也是我的偶像。扫过墓后我们一起回到这个世界,继续体验身而为人才会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他們的故事

    【這裡那裡】他們的故事

    曼谷街廓龐大,走路的話,有時得走上二三十分鐘,才能從住處走到BTS站,於是摩多德士成了無車代步的曼谷人的救星。身穿橘色背心的摩多德士司機載著乘客一閃而過的身影,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微小和安静

    【這裡那裡】微小和安静

    白俄罗斯作家亚历塞维奇说:“我们活在微小事物当中。”美国诗人纪伯特说:“我们的人生发生在难忘的事情之间。”常常我们只记住了生命中的亮点,然而亮点之间,那些微小和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黎晃遊貓

    【這裡那裡】黎晃遊貓

    這趟巴黎行是我做了好多年的夢,儘管彼時身無分文。但是反正做夢是免費的,所以做美一點無妨。記得那時就向老友打聽她上次去巴黎的落腳處,聽說就在塞納河畔,讓我神思先行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那是光和影的俳句

    【這裡那裡】那是光和影的俳句

    这本摄影集是限量发行,只印了五十本,其中一本辗转送到我的手上,从西伯利亚到马来西亚,不到一个星期,这个世界是越来越小了。书名《比空气轻》(Lighter Tha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我們的百畝森林

    【這裡那裡】我們的百畝森林

    讀祝快樂的《掟日子》,書末那篇〈百畝森林吹來的風〉放飛了我的神思,我想起了皮樂小豬小小小小聲地呼喚噗噗熊,噗噗熊應答了他,然後他牽著噗噗熊的手說:“沒事,只想確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