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

  • Photo of 【這裡那裡】七年之后乔治市

    【這裡那裡】七年之后乔治市

    槟城乔治市有许多角落都知道我曾经有过热忱,对于生命,对于生活,对于友情,对于爱情。七年之后重游槟城,在乔治市心脏地带乱走,到处都是一脸疲态,感觉有些寂寥,到底是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皮诺私人美术馆的时光倒影

    【這裡那裡】皮诺私人美术馆的时光倒影

    金秀子说:「我想创作像水和空气一样的作品,我们无法拥有,然而可以跟所有人分享。」 无疑可以作为她这件装置艺术的注脚。金秀子在美术馆的圆形大厅铺上镜子,乍看恍若一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让光和风诉说

    【這裡那裡】让光和风诉说

    安籐忠雄建筑设计迷人之处,不在它打造的型态,而在它规划的空间。金秀子的颠倒世界,不管昇华还是沉沦,我们都不过是浮光掠影。大疫瘫痪全球几个月后,我们隔离在家百无聊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炊烟间的

    【這裡那裡】炊烟间的

    主仆?夫妻?知己?他们只是不受任何定义束缚的有情人。看完电影后才发现这部《The Taste of Things》原来是陈英雄的新片。第一场飨宴的尾声,尤金妮让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然后就来到了布朗库西

    【這裡那裡】然后就来到了布朗库西

    布朗库西的工作室对我来讲也是他的作品之一,甚至比他那些雕塑给我更深刻的印象,直到这次在他的回顾展,我才真真正正看到了他那些雕塑以及其他创作。讲出来都有点不好意思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我所知道雕塑的二三事

    【這裡那裡】我所知道雕塑的二三事

    不管是那对打算吻到天都荒了地也老了的爱鸟,还是坦荡荡地向全世界展示上帝之鬼斧神工的大卫,他们带给我的震撼和影响都远远不如中学时期,通往美术室的楼梯转角那件男体石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春天重访罗丹

    【這裡那裡】春天重访罗丹

    也是一个春天早晨,没有想到比想像中愉快。故居还是一样的故居,花园还是一样的花园,雕塑还是一样的雕塑,玻璃窗外一样春光明媚,但比二十四年前温柔。离开罗丹故居之后,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巴黎甜牙齿

    【這裡那裡】巴黎甜牙齿

     他们的法兰西多士吃第一口已经让我在心里面叫出声来,第一个用吃剩的面包来做法兰西多士的人真是天才,我所能够理解的“文化遗产”不外是这种日常小吃……隔了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碎碎念巴黎

    【這裡那裡】碎碎念巴黎

    这回重游巴黎的第三天,就被罗浮宫的摩肩接踵搞到精疲力竭,除了游客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看。我跟自己说,这回重游罗浮宫的重点放在《嘉百丽和她的妹妹》好了,就是画中有个

    更多 》
  • Photo of 【這裡那裡】巴黎的明信片

    【這裡那裡】巴黎的明信片

    现在的明信片已经五花八门,不一定都是令人神往或者令人呕吐的美景,也可以是一则产品广告,一部电影宣传,一张日常摄影,我有几个年轻朋友甚至手工剪贴或者绘制明信片呢,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