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

  • 【梅花觀】出家

    聽到大公子告知已在物色律師準備控告老爺子一家,心中立即寬鬆不少,雖然清楚那樣對RM父子針對蜜斯白和我的官司並無消長作用。但一廂情願的前OL還是有個希望:“可能他

    更多 》
  • 【梅花觀】株連

    雖然向來對開壇作法的“神醫”毫無信心,因為那是一般在無計可施病患才會採取的下策,但在聽到僧伽羅人道出連聞名遐邇的摩莫也承認自己無能為力那刻,我還是既驚且痛。OL

    更多 》
  • 【梅花觀】摩莫

    2012年3月,僧伽羅人率領我們一行八人同遊她的原鄉斯里蘭卡時,從獅子崖下來那天,她顯得情緒低落地對我說:“我不應該來這裡,我真後悔。”那時她早已發現身上有腫塊

    更多 》
  • 【梅花觀】買路

    1995年9月,僧伽羅人加入公司的運輸部後,RM有日上午跑來我的辦公桌前,面帶笑意地對我說:“運輸部來了個新人,叫艾琳娜的,她究竟是誰?”我一聽此話便立即提心吊

    更多 》
  • 【梅花觀】黨羽

    那天是2020年2月21日。看到躺在馬大醫院腫瘤科病房裡辛苦呼吸的僧伽羅人艾琳娜,作為曾經與她共事十六年的逾卅載朋友,就不由自主憶起RM咯咯那伙人所施於她的殘酷

    更多 》
  • 【梅花觀】百厭

    文生梁在毫無預警之下突然離職,當時令蜜斯白和我都感到錯愕,尤其是我更覺得不捨。須知道,他是公司培訓計劃下的其中一名最大受益者,幾年下來對他所投下的資源不少,如果

    更多 》
  • 【梅花觀】煙花

    在那段為申請ISO的備戰期間,文生梁只在初期為我們這班慒盛盛的ISO白癡設下工作策劃,餘下的就由外聘的導師指點迷津,然後他便抽身而出,滿懷鬥志繼續為RM打拚去了

    更多 》
  • 【梅花觀】渾水

    九十年代伊始的RM尚未安定下來,每天總是遲到早退,即使留在公司也是晃來晃去不安於室。他那一兩年最大的“成就”,不外是與一家位於澳洲的大客戶對着幹,如果以最終撕破

    更多 》
  • 【梅花觀】ISO

    長身玉立的文生梁確是RM喜歡的員工類型,因為他向來歧視來自矮人國的族群,會很不客氣在背後稱人為“矮仔”。就連老大不小的OL他也毫無客氣:“又會生得咁矮嘅!”OL

    更多 》
  • 【梅花觀】又來

    到了2014年11月,為了那16個小時的CPE,露露和我又雙雙回到每年都來報到的雙峰塔會展大廳,準備聆聽來自會計界各方大咖的高論。一坐下,我便笑着對露露說:“希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