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Rakan Tutor集結志願者  為弱勢SPM應試生補習

受到冠病疫情的影響,學生被逼居家上網課,對負擔得起網課器材以及環境許可的家庭而言,孩子在家上網課或不成問題,然而,對經濟拮据,又或者家中求學的孩子眾多的貧困家庭來說,上網課,就變成是一件非常不容易且困擾的事。

考量到貧困莘莘學子的課業學習情況,國內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好朋友,成立了非營利組織“Rakan Tutor”,透過志願輔導者給予家庭經濟欠佳的大馬教育文憑(SPM)考生提供一對一網上課業輔導,期望一日一灌溉,幫助考生在學習路上穩步向前。

Advertisement

來自全馬的各大族群志願者參與第一次的線上培訓班,把自己先裝備起來。

參與“Rakan Tutor”計劃的這一群志同道合好朋友,都是在國內外知名大學剛剛畢業,或是在籍學生,在求學時期就經常接觸社區輔導工作,也參與過國內或國際的社區輔導活動,因此在年輕的生命裡頭,早就埋下了把社區問題扛在肩上的種子。

一場無情的冠病疫情重擊全世界,大馬的學校也在疫情肆虐下關閉,全國實施了居家上網課的應對方針。

在英國劍橋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的余愷淞,在疫情期間回到國土發展,在與合夥人籌備科技公司的當兒,她發現在疫情當下,關閉學校對廣大的學子,尤其是應屆大馬教育文憑(SPM)考生影響非常大。

此時,她也聯想到英國政府在疫情下,推出線上課外教學,由老師們準備所有課業內容放在網上,讓學生們即使在上了正課之後,還可以透過網站複習課程內容,加強學習。

一對一課業輔導

“我和另外一名創始人卡文帕爾提班,萌生了在教育領域提供課業輔導的念頭,所以,我們或透過朋友,或透過介紹認識在籍老師以及學生,瞭解他們在居家學習所面對的問題。Rakan Tutor也是在這種情況下成立的。”

但因為教育輔導的範圍很大,他們最後選擇了針對中五的大馬教育文憑考試的學生,而且在初始階段只輔導數學這一個科目。

在初期與老師、家長和學生的對談中,Rakan Tutor瞭解到網課對一些家境富裕的家庭而言不成問題,他們在硬體設備方面充足,網絡連接也順暢,平日上課完全不是問題,甚至,他們還可以額外聘請補習老師,加強課業學習進度。

“但是,我們也發現,更多學生面對沒有電腦、沒有網絡裝備的困境。在軟硬體設備都欠缺的情況下,學習是難上加難,對經濟能力有限的家長來說,這是個難以解決的問題。最終的結果,就是學生對學習漸漸失去興趣,或者課業進度落下一大截。”

這種情況在弱勢群體裡尤其嚴重。“家境貧困者,可能購買不起電腦,或者一部電腦幾個兄弟姐妹輪流用,如果大家都在同一時間上課,就有人需要作出犧牲。或者學生在家學習時,可能還需要幫忙看顧長輩或年幼的弟妹,學習過程斷斷續續受到影響。”

Rakan Tutor也在一些研究論文中發現到,一項由美國哈佛大學和意大利博科尼大學在這波疫情中的研究發現,志願者為學生作一對一教學中,3個月之後被輔導的同學取得課業上4.7%的進步,而身心靈建設方面也提升了26%。

余愷淞表示,Rakan Tutor策劃部組長鄭穩雯目前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Poverty Action Lab工作,她負責的範圍包括全球社區扶貧計劃,“她在Rakan Tutor會議上提出非常豐富的策劃意見,最終大家決定把援助對象鎖定在家境貧困的SPM應屆考生身上。”

招收250志願者

從今年3月開始籌備,七月份進行第一階段第一批志願輔導者培訓工作,目前有33名應考生已經開始了課業輔導。Rakan Tutor強調,課業輔導全免,不會構成學生家庭的額外經濟壓力。

“我們的活動一直在持續中,目標是吸納總共250位志願者,給250名應考生進行一對一課業輔導。為期暫定3個月後做一次檢討,如果沒有發生任何狀況,同樣的課業輔導預計會一直進行到SPM考試為止。”

招收志願者的活動已在七月份截止,總共吸引了750位志願者報名參加,反應非常熱烈。篩選工作正在進行中,而學生方面則邀請在校老師推介適合的學生,希望有意願學習又家境貧困的學生能參與這一項計劃,從中獲益。

Rakan Tutor由一群有志的大專院校學生,或者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組成,猶如春風化雨的指導應屆考生,也許這樣的幫忙有限,但在無情的疫情風雨中,這卻似一股暖流穿過心房,輔助考生們穩步上考場,綻放自身的光芒。

自行安排上課時間

余愷淞指出,即便應考生可能會被安排到學校上課,但實體上課時間還是少過半年,對考生是一大壓力。同時,今年的SPM考試也是在課程綱要修改之後,第一年舉辦的SPM考試。

“課業輔導上課時間由學生和志願者自行安排,唯需確保每一個星期至少上課2個小時。”

輔導形式以一對一方式進行,雙方可以透過任何平台包括Zoom、Google meet,甚至通過電話、短訊、WhatsApp等方式進行。

例如學生在軟硬體設備不足夠的情況下,可以把不明白的題目寫在紙張上,拍照後傳給志願者尋求解答,這是其中一個最簡單的方式。

再者,因為一對一的關係,兩者可以安排雙方都鬆動的時間上課,“如果是採用大班制度,那就無法調整時間做伸縮性的學習,對一些可能需要等父母下班後,才有電腦可以使用的學生,也是一大學習障礙。”

志願者用心上課,希望盡力為學生帶來最好的課業輔導。

志願者年齡20餘歲

Rakan Tutor嚴格挑選志願者,除了是在籍大學生,SPM和大學剛剛畢業的人士之外,其餘都被擋在門外,所以,這一批志願者的年齡也只有20餘歲。

“我們設定這樣的遴選標準,是因為如果你已經三四十歲,可能也已忘了當初學習過的數學,同時對SPM數學考試模式也不甚了了,畢竟脫離中學的日子已是那麼久遠了。”

同時,參與數學輔導的志願者,他們的SPM數學考試必須考獲A等佳績,才能勝任這一個任務。

另一方面,今年是教育體系修改後的第一屆考試,無論是志願者或是學生,都將面臨一場相當大的挑戰。

背景清白方獲取錄

余愷淞指出,被錄取的志願者都是經過嚴格挑選的人士,除了Rakan Tutor團隊先會為志願者做出面試和評審,也會付費第三方為志願者進行背景調查,確保對方不曾有過犯罪行為,不曾留過案底。

成功獲選的志願者也會經過一連串的網上培訓,畢竟自己雖能夠解答數學難題,和考上A等佳績的志願者,但不一定懂的教導的技巧,因此這一方面需要培訓和指導。

Rakan Tutor團隊在早前經過一番努力,配合在校老師的指導和分享,收集了所有應考的課程內容及筆記,並將資料放在網上,讓志願者可以從中讀取,供備課之用。

“我們無法取代正課老師的位置,只是希望給予課餘輔導,希望幫助因為無法上正課,而被落在後頭的應考生助力。”

最佳配對提升學習

一對一配對過程不簡單,方方面面考慮周詳,務求找出最佳配對。

余愷淞認為,一對一的配對必須真正配對出好績效,才能達致學習目標。無論如何,他們在配對方面決定嚴謹,儘量減少配對錯誤。

配對選擇以男對男,女對女為大前提,此舉是避免不必要的事件發生;絕對不允許私下交換地址及個人資料,適當保護大家的隱私、位置和安全。

同時,配對會根據雙方的語言能力來分配,“學生可以提出他們想要獲得配對的志願者的溝通語言,我們也明白,每一個學生的語言能力不同,如果學生的馬來語或英語能力不強,分配到一名不懂華語的志願者給他,學習情況肯定會大打折扣。”

此外,學生在填寫表格時,也可以列出他們的特別需求,例如有學生喜歡和藹可親型的志願者,但一些可能會喜歡嚴格類型的,又或者他們想找回同一個族群的志願者,統統都可以提出要求。

“無論如何,我們希望學生家長配合參與這一項計劃,瞭解學生的上課狀況,確保孩子是在愉快的環境中學習,學習進度也是可見的。”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