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歲月劉聲】 民政厚顏討吃回頭草

不知是否一廂情願地試圖保住民政黨的一線生機,劉華才不得不卑躬屈膝,向首相討吃“回頭草”,近乎乞求,悲哉!哀哉!

隨着國盟獲准註冊,曾一再表明支持慕尤丁領導的民政黨主席劉華才上週六宣佈,民政黨巳申請加入國盟。

Advertisement

不論民政黨能否如願獲慕尤丁和國盟收留,劉華才顯然已提前自行戳破被他於過去2年多為民政黨戴上的政壇“第三勢力”假面具,更公然暴露他妄想帶領在2018年“509”大選後退出國陣的民政黨,從“後門”潛返執政黨陣營的意圖。

雖不至於廢寢忘食,但劉華才此時此刻想必會焦急萬分,期待慕尤丁早日捎來有關民政黨被接納加入國盟的“佳音”,尤其是目睹國盟甫獲註冊就成功把沙巴進步黨“收編”在麾下。

在飛訪沙巴2天期間,也是國盟主席兼土著團結黨總裁的慕尤丁上週六晚,親自把國盟接納沙巴進步黨加入國盟的信函,移交給沙巴進步黨主席楊德利;他透露,國盟最高理事會是於8月19日召開的會議上,一致同意讓沙巴進步黨成為國盟的成員。

這意味,曾退出國陣12年,成為反對黨的沙巴進步黨率先“吃回頭草”般,而理由與劉華才所聲稱的同出一轍,一度擔任過沙巴首席部長的楊德利表明,該黨認同慕尤丁平穩且有效的領導,以及讓大馬恢復和諧及法治的行政,但他直言,重返執政聯盟對沙巴進步黨來說並非解脫,而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據知,土團黨主導的國盟目前擁有另4個成員黨包括伊斯蘭黨、沙巴立新黨和沙巴進步黨,原已申請加入的國大黨卻因國陣尤其是巫統決定不加入,而U轉地“退出”。

相對於國盟至今對劉華才和民政黨一再主動“投懷送抱”依然無動於衷,甚至不屑一顧,慕尤丁不知是否覺得際此沙巴州選舉的來臨,以及國盟急於在沙巴擴大其政治版圖,沙巴進步黨或具有一定的“收編”價值;沙巴進步黨於2008年9月退出國陣,2013年大選角逐8國41州議席卻全軍覆沒,2018年“509”大選與沙巴立新黨及另2個本地政黨組成沙巴聯合陣線上陣,結果除了立新黨贏得1國2州席,其他3黨皆“捧蛋”。

但對劉華才來說,民政黨一旦有緣被國盟收編,不啻是“解脫”,也可望紓緩它應對閃電大選所將承擔的“沉重負擔”;原因無他,民政黨於過去3屆全國大選在國陣旗幟下相繼蒙受慘敗,尤其是作為民政黨“心臟”的檳州慘遭“滅門”,斷送它曾主導長達39年的檳州政權,甚至於2018年“509”大選被民主行動黨“剿滅”,輸掉所角逐的所有國、州議席,所以若於來屆大選以反對黨的姿態在多角戰中對壘國盟或國陣及希盟尤其是行動黨,勢孤力薄及缺乏競選資源的民政黨,不僅無望打一場翻身仗,且肯定難逃覆滅的浩劫。

就在劉華才或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國盟歡迎民政黨加入”的當兒,國陣的馬華迫不及待地揚言在來屆大選有意上陣民政黨退出國陣後在檳州所“懸空”的4個國會議席,包括日落洞、升旗山、丹絨和峇都交灣;隨着巫統傳將索回所有跳槽至土團黨的“政治青蛙”所佔有的議席,據知土團黨尤其是已加入土團黨的阿茲敏派系將轉而“搶奪”在國陣前朝分配給馬華與民政黨的議席,由此可見民政黨即使躋身國盟也恐將被邊緣化,毫無立足之地。

劉華才恐將帶民政去“荷蘭”

民政黨退出國陣在劉華才掌舵下,一度“走多元種族政治路線”,成為人民另一個選擇的“第三勢力”,卻像“政治變色龍”般從支持安華參加波德申補選,再邀敦馬哈迪出席新春聯歡,復疑與阿茲敏搞曖昧,到反對“後門政府”急轉彎力挺由曾實行“盜賊統治”的巫統和執意力推神權政治的伊斯蘭黨所為核心的國盟政權,足見民政黨已淪為喪盡政治原則與政治道德的機會主義政黨。

毫無懸念的是,劉華才遲早將把民政黨帶往“荷蘭”。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