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13歲開始讀寫生涯當作家 藍旗左衽輕小說俘擄讀者

來自台灣的人氣輕小說作家藍旗左衽從13歲開始就熱愛閱讀小說,無論是言情、偵探或恐怖類型的小說,她都喜愛。從那時起,她也愛上創作,開始寫小說與同學和朋友分享。

Advertisement

2006年,她開始把作品投稿到台灣各個出版社,當時,她的作品獲得其中一家台灣出版社的青睞,使她創作的小說得以在網絡上以連載形式發佈,過後,她不只獲得台灣讀者的支持,同時也吸引不少來自馬來西亞及中國等地的讀者。

2007年年杪,她在台灣出版了第一本實體版著作《魔法師的惡德契約》,接着再出版第二本著作《三少爺的生體實驗》和第三本著作《二少爺的華麗陷阱》。

雖然她之前的作品在網絡連載時,吸引不少台灣以外的讀者,但剛開始出版那3本實體版著作時,因受限於只有台灣的讀者才有機會閱讀,因此,該三本著作在市場上的反應普通。

從2006年至2009年,無論是在網絡上連載的作品,或是3本實體版著作,她都是以創作耽美小說為主。2010年,她想嘗試寫其他類型的小說,並通過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創作了多本以奇幻題材為主的輕小說。

剛開始創作輕小說時,她對自己的作品有所要求,因此一直與出版社的編輯部討論,並不停修改、重寫和調整。終於,2010年,她出版了第一本輕小說《蝠星東來》,由於讀者反應熱烈,她一連出版了《蝠星東來》7本系列和1本番外篇。接着,她再接再厲出版了《妖怪學園》3本系列。

由於《蝠星東來》系列和《妖怪學園》系列獲得讀者熱烈迴響,使她的舊作《千世鎏宵》3本系列,以及一本著作《煥日偷天》得以推出市場 。

著作被抵押給印刷廠

在一切看似順利的當兒,她沒有想到平靜的水面下卻隱藏暗流,2014年,該出版社突然倒閉,讓她感到很難過、憤怒又心痛。

“該出版社宣佈倒閉之後,老闆一走了之,沒有出來面對作家,不但積欠作家稿費,還把作家辛苦創作的著作拿去抵押給印刷廠。原本我欲通過法律途經取回我的著作版權,卻無濟於事。該出版社曾是我的恩人,幫我出版過多本著作,卻突然倒閉,讓我感到很沮喪又憤怒,感覺被自己所愛的人背叛了,這使我一度萌起放棄寫作的念頭。”

正當她因無法取回著作版權而陷入低潮期時,一名擔任編輯的朋友建議她,與其苦等取回舊作的版權,不如先專注創作新著作。於是,她轉而將專注力放在創作《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系列輕小說。

皇天不負有心人,由於她之前與該出版社所簽的契約上有註明,一旦出版社在兩年內沒有幫作家出版著作,作家可以取回版權,於是,2015年年杪,她重新取回部分舊作的版權,並在目前合作的三日月書版出版社協助下重新出版舊作《蝠星東來》。

出版社倒閉 曾想放棄創作

由於《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系列深受讀者的喜愛,從2014年10月直到2018年年杪,該系列總共出版12集,取得不俗的銷量,讓藍旗左衽成為深受青少年和年輕人愛戴的暢銷作家之一。

她說,雖然她一度因為前出版社倒閉所引發的困境而萌生放棄創作的念頭,但她後來在讀者和朋友的鼓勵下重新執筆寫作,並成為暢銷作家。

在創作生涯中經歷過高低起伏,她是如何維持對創作的熱忱?

“雖然我對創作具有滿腔的熱忱,但是有時候寫着寫着,也會面對疲乏的狀態。不過,讀者的支持推動我一直持續創作,我有責任創作更多精彩的作品,以免辜負讀者的期望。”

擅長創作各類角色  電視劇漫畫覓靈感

藍旗左衽以前所創作的耽美小說都以愛情為題材,後來她開始創作輕小說之後,都以奇幻、冒險來融合恐怖、推理和偵探等元素。

那麼她創作輕小說的靈感來自哪裡?

“我很愛發呆,那是我的靈感來源之一。我也經常從日常生活中尋找創作來源,還有通過觀賞歐美電視劇,以及閱讀日本漫畫、心理學書籍來尋找創作靈感。”

她在每本著作裡都創作各種性格不同的角色來呈現精彩的故事,每個角色的人物設定都是她的精心創作。因此,所有角色她都很喜歡,並沒有特別只獨愛某個角色。

她說,一本成功的著作,除了需要有精彩的內容,著作的封面設計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因此她也參與討論著作封面的繪圖設計。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竄紅 拍成原創廣播劇

由於藍旗左衽創作的輕小說深受13歲至25歲的青少年和年輕人歡迎,近年來,她的著作也從文字延伸至各種領域,讀者除了閱讀,也可通過飲食、手機遊戲、廣播劇,還有參與公益活動來融入其小說的奇幻意境。

“我覺得,小說除了可從閱讀感受其中樂趣,也可通過不同管道展現。”因此,2016年,她曾與台灣萌姬女僕咖啡館合作舉辦聯名活動,打造妖怪公館咖啡館,期間推出限定餐點、贈品和周邊產品等。

2017年,她也與So-net代理的手機遊戲“問答RPG 魔法使與黑貓維茲”跨界合作,推出繁中版專屬副本活動及限定轉蛋精靈,還有與手機遊戲官方攜手於2017年台灣漫畫博覽會展開一系列《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獨家活動及合作企劃。

2018年,她的著作《妖怪公館的新房客》成為台灣首部輕小說原創廣播劇,由她親自執筆撰寫腳本,製作陣容由台灣團隊打造。同年,她也與台灣血液基金會合作推出動漫捐血車,鼓勵更多台灣18歲以上的年輕人參與捐血公益活動,以幫助有需要的人。

從讀者變作家 堅持創作方針

藍旗左衽從愛閱讀小說的讀者,變成創作小說的作家,過去多年來,除了身份上的轉變,她在心態上是否有什麼改變?

“我13歲開始寫作時,心態很單純也很開心,不會顧慮他人的想法。當我的作品開始連載和出版後,我曾顧慮讀者對小說的某些內容或橋段所產生的反應。”

雖然如此,她一直堅持自己的創作方針,不會為了討好讀者而失去自我。

她的著作角色設定經常分成魔鬼和人類兩種類型,那是為什麼?她回答:“沒有原因,只因我創作時都非常任性,覺得自己想怎樣寫就怎樣寫。”

她認為,閱讀小說是一種樂趣。因此,她每次寫結局時,即便不是太完美,也不至於是太悲傷的結局,因為她不想讓讀者感覺太沉重,而是能以放鬆的心情閱讀。

詢及她未來會否嘗試其他創作體裁時,她說:“輕小說的創作空間比較自由,可以融合奇幻、恐怖、懸疑、冒險等各種元素,因此,我未來依然還會繼續以輕小說為創作體裁。

“我計劃2019年推出《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系列第13集,這也是此系列的最後一集。至於有沒有番外篇,目前還不確定。”

此外,她也預告2019年會推出全新系列的輕小說,並請讀者們拭目以待。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