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甲地方

高速公路拋錨逾20小時 羅里被多徵41.50元路費

(馬六甲5日訊)豬肉商羅里凌晨3時在高速公路拋錨,維修時間超過20小時,出收費站時竟被指“逾期逗留”,要以最遠的收費站開始計算過路費,引起豬肉商不滿。

Advertisement

事主林臥豹今日向愛極樂州議員邱培棟及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政治秘書郭子毅投訴時說,去年12月22日晚上約10時,他從馬六甲愛極樂收費站出站,使用南北大道前往檳城爪夷載豬,不過,羅里在凌晨大約3時抵達怡保時出現故障。

被指“逾期逗留”

為了安全起見,他將羅里開到太平收費站停下檢查,到了天亮才找友人前來維修羅里,技術人員前后三次來往休息站與車廠取工具及零件,直到晚上大約8時45分才將羅里修好。

他說,羅里修好後他就繼續趕路,結果在出爪夷收費站時被告知因為在大道逗留的時間超過20個小時,過路費會從最遠的收費站開始算起,原本只需繳付86令吉20仙的過路費,必須交付127令吉70仙,也就是從新山收費站開始算。

他申訴,當時自己嘗試向收費站工作人員解釋理由,但對方不但不理會,還態度惡劣,叫他去上訴,或甚至可以不要再用南北大道。

“錢不是最大的問題,問題是很多大道使用者根本都不知道有這樣的‘逾期逗留’規定,大道上根本沒有任何的告示牌,就連一触即通卡(Touch n Go)上也沒有任何的提醒。”

巡邏車經過沒詢問

他強調,其羅里在休息站停放了那麼長的時間,期間雖有大道公司的巡邏車經過,但沒有停下詢問。他也對大道公司徵收昂貴費用卻服務水平低劣而非常不滿。

另外,他表示,收費站於夜間沒有開設柜臺讓用戶加額一触即通卡,這也給夜間使用大道者帶來極大的不便;而若到油站或便利店加額,得另外付手續費。

他也認為,大道公司對于勞工階級人士非常不友善,尤其是過收費站時沒有提供收據,以致雇主若要監督羅里司機或工人的行蹤有難度,而勞工階級人士也不懂得如何上網查問。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