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國內

高庭違言論自由為由 駁回納吉封口令申請

(吉隆坡10日訊)高庭今日駁回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針對其失信、濫權及洗黑錢案提出的封口令申請。

Advertisement

 

承審法官莫哈末哈茲蘭在聆聽控辯雙方長達4小時的陳詞後,在下午5時20分作出這項裁決。

 

他指出,這項申請是站不住腳且違反言論自由,因此駁回納吉的申請。

 

他說,現有的藐視法庭及誹謗法令,已足以應對妨礙法庭審訊言論的情況。

 

納吉的首席代表律師丹斯里沙菲宜表示,他將會針對這項裁決提出上訴。

 

納吉的律師團於7月4日獲得高庭發出臨時封口令,有效期至8月8日,辯方隨後提出正式申請。

 

另外,高庭擇定於明年2月12至28日、3月4至29日,審理納吉被控失信、濫權及洗黑錢的案件,並將在10月4日上午9時過堂。

 

舉例蒙女案 沙菲宜指報導對納吉殘忍

 

沙菲宜今早在陳詞時強調,其當事人與蒙古女郎阿旦都雅沒有絲毫關係,而媒體有關的報導至今都還在刊登。

 

他以輿論和評論會造成不當影響、影響法官評估被告信譽、影響證人供證,即證人是否能公平、無畏地供證3大理由,要求法官發出封口令。

 

他指出,多家評論及報導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及SRC國際公司案件的媒體,其中《砂拉越報告》的報導占多數,另外還有《華爾街日報》、《當今大馬》等。

 

他說,其中一則文章內容是關於納吉與阿旦都雅命案。

 

對此,沙菲宜強調:“阿旦都雅與我的當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這些言論很殘忍,我無法想像為何有這種人存在。”

 

“這些報導與文章至今還在刊登,而且還會繼續。”

 

他指出,上述媒體的文章將納吉與1MDB及SRC國際公司醜聞扯上關係,似乎讓外界認為納吉確實牽涉其中,以及這些指控是真實的。

 

“這些指控都還有待證明,但在全國甚至是全世界都已刊登,其中《砂拉越報告》的一則文章即《沙菲宜阿都拉將宣誓就任,取代丹斯里阿班迪》,完全就是胡扯!但這就是他們(砂拉越報告)的作業方式。”

 

他認為,這些文章應被視為藐視法庭,並指作者的目的是為了剝奪法庭的權利,而封口令可避免這些言論繼續發酵,維持司法平衡。

 

他表示,辯方發現有上百則類似的文章,並強調,申請封口令並非要阻止媒體報導。

 

“媒體可以據實報導法庭內發生的事情,我們並沒有要阻止公平的報導。”

 

指未審先判 輿論或影響法官

 

沙菲宜指出,首相敦馬哈迪、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財政部長林冠英、反貪會主席拿督斯里蘇克里、白沙羅國會議員潘儉偉等人,都曾針對1MDB及SRC國際公司案件發表言論,試圖將納吉牽扯在內。

 

“這一切都會影響公眾的觀點,造成未審先判,法庭也可能會受輿論壓力和影響。

 

他說,我國已經沒有陪審團制度,因此作出裁決者只有法官一個人。

 

“法官也是普通人,難免會被錯誤傳達的言論和資料所影響。若法官被告知一些錯誤的訊息,這是很羞恥的,會讓他的裁判工作更困難。”

 

他指出,此案的證人或許有一些想法,不過,這些對於納吉的負面輿論,也會導致他們在供證時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

 

他說,律師團因為外界的評論面對極大壓力,而媒體對納吉被控7項刑事失信、濫權及洗黑錢案件過度報導,也或對案件審訊和裁決造成影響。

 

沙菲宜失望湯米反對封口令

 

沙菲宜指出,維護司法公正是總檢察長的工作,但湯米湯姆斯卻沒有履行這個職責,因此決定向法庭申請封口令。

 

他表示,總檢察長一直以來在維護司法的責任上扮演著積極的角色,不容許任何人“騎劫”法官的權利,尤其是媒體。

 

他要求法庭批准發出封口令,反之,讓總檢察長履行其“正義之泉” (Fountain of Justice)的職責。

 

“我們對於湯米湯姆斯反對封口令申請一事感到很失望,他還對此感到很驚訝。當我們入稟正式的申請時,他要我忘掉這個申請,還表示會對公眾發出一項命令(Imperative)。預防勝於治療,與其讓公眾或媒體在針對此案發表評論後遭到對付,法庭不如先發出封口令,預防此事的發生。”

 

他表示,比起懲罰,採取預防措施會是更好的辦法,這是通過發出封口令就能做到的事情。

 

他說,世上並沒有絕對的言論自由,任何事情都要平衡,也有個限度,所以公平審訊的權利應該得到保障。

 

主控官:封口令範疇模糊難執行

 

主控官拿督哈納菲亞副檢察司則表示,辯方所提及的文章與報導,並不在控方知情的範圍,直到辯方律師提出才知道。

 

“如果辯方認為馬哈迪、林冠英、潘儉偉等人把納吉與1MDB案件牽扯一起,就該針對他們申請封口令,不是控方及民眾。”

 

他認為,封口令很難執行,直指辯方申請封口令的範疇模糊,沒有說明是針對社交媒體、網絡媒體或全部媒體。

 

此案於今早9時25分開庭審理,沙菲宜花了至少2小時陳詞,法庭於11時左右休庭15分鐘後開庭,期間休庭約2小時後,於下午2時30分續審。

 

坐在犯人欄內的納吉也因為冗長的審訊,顯得有些疲累,過程中不斷四處張望,並靠在犯人欄邊聆聽審訊。

 

被告為隱私申請封口令

 

他說,辯方認為被告的名譽因為報導及評論而受損,卻沒有證據證明當中有對案件造成實質的偏頗與偏見。

 

他表示,案件的審訊講求的是證據,不是在法庭以外,或報章、媒體上看到的新聞或評論。

 

他指,辯方申請封口令純粹是為了保護被告的隱私,並不是為了討回公道。法官是專業且受過司法訓練,有能力檢視所有證據,不會讓自己被輿論影響。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