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音樂路上不孤單 謝佳旺熱血騎金馬

俗語說行行出狀元。人要是行,幹一行,行一行;要是不行,幹一行,不行一行。

每一個行業都有它的困難所在。

Advertisement

在馬來西亞從事本土創作是條艱難道路,

謝佳旺在這條路上汲汲耕耘,十數載的磨礪,

終於上月杪和團隊拿下了第57屆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獎。

這份榮譽,不僅是馬來西亞人的,也為砂拉越美里鍍了一層金光。

謝佳旺(中排右一)和所有金馬獎得獎者合影。(受訪者提供)

現年35歲的謝佳旺是東馬美里人,與太太石畔慈育有一兒。其已故父親謝敦發曾在2003年奪得Astro樂齡歌藝大賽雙料冠軍,母親是歌唱導師官美美。

謝佳旺和父母及兄妹一家五口都喜歡唱歌。在父母無條件的支持下,謝佳旺充分展現出他的音樂天賦。自美里中華中學畢業後,便前往吉隆坡韓新傳媒學院讀廣播電視電影系。

2005年的某一天,謝佳旺在學院內表演,獲得學姐青眼有加,推薦他去當駐唱歌手。天真的謝佳旺也沒有思慮太多,只一心想着自己既愛唱歌如今可以順便賺點外快,而且離音樂領域更近一步,便去應徵了,被幸運之神眷顧的他就這樣被錄取,開始他半工半讀的音樂路 。

遠離鎂光燈 躲進錄音室

“我15歲就開始寫歌。我的父母都愛唱歌,爸爸常常會在家邊彈吉他邊唱歌,在耳濡目染下,我也愛上了彈吉他。當時,家裡有一台電子鋼琴,我閒來無事時會玩一玩,最後無法自拔,天天都要彈彈唱唱,再加上當時正流行創作歌手的趨勢,我也想寫一寫歌,於是就開始了創作這條路。”謝佳旺說。

人們都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在音樂餐廳駐唱了兩年後,他終於贏得回音石老闆林新洲的青睞,得到一次發片的機會。《樂旅行》就是他與同是回音石駐唱歌手的女生子熒聯合發表的專輯,專輯裡接近70%的詞曲由佳旺包辦。

發了這張唱片過後,他便以藝人的姿態頻頻出席各種活動和接通告。就在這目迷五色的往來之間,他發現自己並不享受在鎂光燈下的生活,反而傾向於自由自在待在錄音室裡的工作。於是,他開始專研編曲以及音樂製作的技巧,回退去幕後寫歌、編曲、和音、當配唱老師,甚至承包整首歌曲的製作,基本上除了混音之外,各環節都有涉足,這要感謝當時的製作人周金亮老師給予的栽培。

創作歌曲時,謝佳旺並沒有設定完成的時間,幸運的話幾十分鐘就能把初稿寫好,不然可能需要耗上幾天、幾個星期,甚至於……難產!而和團隊的合作則通常是由公司指派,而這樣的寫歌方式有時間的限制,但和團隊一起燒腦創作旋律,通常都會比較快完成。

負責大咖製作案 必須做3件事

“靈感”於謝佳旺來說,是很重要的。他說自己寫歌常常會寫到一半不知道該何以為續,只好先好好休息,把它暫時擱在一邊,等到某一天靈感來了再繼續。

“寫歌其實壓力不那麼大,因為唱片公司對作品是那種要就要、不要就不要的狀態,並沒有實質的責任。有壓力的反而是負責製作案,尤其是接到一些大咖的歌曲製作任務時就會有壓力,因為製作人絕對能影響這首歌在推出市場後的最終面貌。”因此,花更長的時間去消化歌手的意見、分析歌手的音質以及瞭解唱片公司對這名歌手的市場定位,是很重要的事。

“感恩有一班音樂夥伴們一起承擔這些壓力及挑戰,所以還算應付得來。”謝佳旺說。

謝佳旺(前排左)很感恩家人一直支持他,尤其是他的太太。(受訪者提供)

家人支持是強盾 《傷》打開市場

提到家人,謝佳旺是一臉的驕傲,因為家人是他最強大的後盾。從小到大,家人都百分之百無條件支持他玩音樂。他的母親給他買了一台電子鋼琴,父親教他玩吉他自彈自唱,婆婆也在經濟上支持他剛出社會時需要的編曲器材。每當他有新作品發表,他的姑姑們都會幫他分享以及給他鼓勵和肯定。

眾多作品之中,搶攻海外市場的第一首歌曲、中國歌手李代沫演唱的《傷》,是謝佳旺很滿意的作品之一。自從李代沫選唱了那首作品之後,謝佳旺就陸陸續續賣了很多首歌,所以對他來說,《傷》是他打開音樂道路的一個里程碑和一個好的開始。

華納版權的Jessica(左二)負責幫忙推歌,促成《刻在我心底的名字》這首歌的誕生。(受訪者提供)

聽歌手演繹歌曲 感覺不可思議

“華納版權公司一直都是我的伯樂,不斷地幫我推歌。我們合作超過10年了,可以有今天的成績,華納版權的功勞很大!”飲水思源的謝佳旺不忘東家對他的提攜。

雖然其中出的歌曾被公司否決過,但都會給予他客觀的意見,也會分享一些最近流行的歌曲給他參考,助他在音樂路上走得更遠。在謝佳旺眼中,華納是在扮演明燈的角色,給了他很多養分。

近幾年,謝佳旺的音樂作品受到亞太區眾多歌手的青睞,至今已有莫文蔚、A-Lin、吳莫愁、林志炫等歌手演唱過他的作品,甚至也有藝人及製作部(artist and repertoire,簡稱A&R)指名請他寫歌。

當原本是在家裡完成的一首作品,卻從廣播電台聽到歌手演唱時,給謝佳旺的感覺是很不可思議。整首歌就像被賦予了另一個靈魂,彷彿有了生命力似的在市場上廣傳着,這是推動他寫歌的一種力量。

於是,2014年,謝佳旺和顆伴吳振豪、王耀建成立了漢堡音樂製作公司(Burger Music Studio),主要業務是製作唱片和單曲。近期,該公司也成立了原始發行(OP)版權公司,幫助一些有夢想的創作人賣歌。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團隊合作成果 

2018年,謝佳旺以莫文蔚《親愛的》入圍娛協獎十大原創歌曲獎(國際組)。2020年,他和新加坡音樂人陳文華聯合譜曲、大馬音樂人許媛婷填詞,盧廣仲演唱的電影同名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造成熱烈迴響,入圍了第57屆金馬獎。

“這首歌之所以會造成那麼大的迴響,是因為各個環節緊密的配合。除了詞曲、劇本、畫面感、盧廣仲的歌聲、黃雨勳老師的編曲,以及宣傳團隊,大家都交上了滿分的努力,環環相扣才能把這首歌推得那麼高。之後獲得那麼多歌手去翻唱,也是我們始料未及的。”

謝佳旺憶述這首歌的創作過程,“先是陳文華老師用電話錄了一小段副歌給我,我即完成主歌的部分。把曲子完成了後,我就發給許媛婷老師填詞。之後,我負責Demo的編曲以及Vocal,完成後就發給華納,再交給電影公司。”3人的緊密配合,讓這首歌在短時間內就完成了。

不久後,華納捎來了好消息,“更驚喜的是,演唱者是我們3人都很喜愛的盧廣仲!”歌曲在發佈後獲得很大的迴響,還有很多大咖藝人都在翻唱,最終拿下了第57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項,讓他們把這份榮譽捧回家。這一首歌真帶給他們很多的驚喜,好似一個奇幻旅程!

音樂像個無底洞 陷入無法自拔

有人把音樂比作生活的全部,而謝佳旺把音樂比作一個無底洞,陷了進去就無法自拔。他把音樂當作夢想,把音樂做好,把歡樂帶給大家。他說:“音樂這條路確實不簡單,甚至很多同期的音樂人都放棄了,而我覺得自己比較幸運或可以說是有股傻勁,才能夠一路走到現在。”

從小到大,他的夢想就是想成為一個成功的音樂人。金馬獎對他來說真是夢想成真了,能得到殿堂級的榮譽是他夢寐以求的。他很享受目前這份工作。

“其實就是在做自己喜愛的事,何樂而不為?未來,我也希望能多寫出好作品給大家。”

謝佳旺說音樂人必須像個海綿,要不斷吸收各種元素才能更好地成長。“我很感謝家人朋友尤其是太太,她鼓勵我勇敢追夢,讓我沒有後顧之憂的像個小孩般追求夢想。”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