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非疫般新年三之二】 新春禁出隊 龍獅團收入減 難支撐

每逢過年過節,不少百姓總能請上舞龍舞獅到府來消災祈福,祈望新的一年風調雨順,大吉大利。

但是在新冠疫情衝擊之下,龍獅團在過去一年面對訓練中斷、收入大減和運作困難的危機,迫切希望政府可以給予關注並提供援助。

Advertisement

忠華龍獅團

預約比去年高20%

檳州大山腳魚池區忠華龍獅團總會於1986年創立,該團舞獅教練馮家俊師傅表示,去年龍獅團在檳州疫情處綠時曾接獲不少新店開張的邀約表演,隊員也把握時間練習,以免技藝生疏影響表現。

“以往,每次出隊表演人數是15人。但是自新冠疫情爆發後,為了隊員的健康著想以及遵守SOP,出隊人數減至12名。”

而每逢農曆新年前後,該會都會接獲許多企業、工廠或新春慶典的表演邀約。今年他們接獲的預約比去年農曆新年時期更高出20%。

“可能是因為去年疫情籠罩,許多行業都深受影響,希望新的一年可以去除霉運,因此邀請舞獅祥龍來表演,祈求消災除害,祈福納吉,也可能是因為其他龍獅團今年不出隊,於是商家找上本團。”但隨著政府頒令農曆新年的SOP禁止新春舞獅活動,令原本已捉襟見肘的營運經費更是雪上加霜。

“舞獅採青是龍獅團的收入來源,用以支持本團的會所租金和水電費等等營運開銷,無奈新年SOP阻斷了收入,這也是本團創立34年首次面對如此困境。”

該團也是大山腳每年大年初八晚上舉行的“北馬最盛大高空拜天公慶典”的呈獻團體。曾於2015年登上39尺8寸高度的天公桌拜天公創下紀錄,被列入馬來西亞紀錄大全,今年此慶典也因疫情而取消。

援助儲備金所剩無幾

雖然舞獅舞龍是華人傳統民間表演藝術,但是忠華龍獅團的隊員不分種族,除了華裔,也有印裔隊員。其中有印裔隊員的家境清寒,因此去年該團也動用儲備金來援助貧窮隊員,目前儲備金已所剩無幾。

因此,馮家俊表示若檳州的疫情返綠,他希望政府可以考慮允許該團進行小型表演。

“本團會嚴守防疫SOP,也會避免前往人口多的組屋區或公寓進行表演。若是受企業或工廠邀約,也只在大門前表演,不會進入內部,表演結束後馬上離開不會久留。”

他也希望政府可以給予處在紅區的龍獅團提供援助,因為紅區的龍獅團在過去一年來面對無法出隊而收入大減的困境。

檳城威省甲拋峇底華人體育會龍獅團主任陳順強(右)以往每逢新年都會帶隊參與各新春慶典呈獻表演,今年因各慶典取消而沒有出隊。

華人體育會龍獅團

齊心抗疫婉拒邀約

疫情同樣對檳城威省甲拋峇底華人體育會龍獅團的訓練和表演造成影響。該體育會龍獅團主任陳順強表示,該團的隊員除了社會人士,也包括小學和中學生。

自去年疫情爆發後,基於家長擔心孩子曝露在染疫風險下,因此隊員接受實體訓練的時間很少。由於線上指導舞龍舞獅的效果並不理想,因此他並沒有以此方式指導隊員。

“本團也明白家長的擔憂,因此即便去年曾接到新店開張的活動邀約,但為了隊員的安全著想,以及響應齊心抗疫,我婉拒了所有邀約。”

由於沒有出隊而影響收入,目前該體育會的理事會共同承擔會所的水電費和開銷等,一起度過這段艱難時期。

陳順強表示,該團原本在去年10月報名參與一項舞獅比賽,後因疫情嚴峻而決定退賽。原本該團也計劃在今年9月或10月協辦一年一度檳城國際高樁舞獅賽,也為此而取消。

疫情之前,舞龍教練柯明財(右二)在工作坊上指導小學生舞龍。今年因行管令影響,他通過線上教鼓樂和指導舞龍章程。

維繫學生舞龍獅技巧進度

線上指導鼓樂樂理

檳城孔聖廟中華校友會龍獅團教練柯明財,在檳州和吉打州各幼兒園、小學和中學指導舞龍和二十四節令鼓逾20年。

他表示,舞龍是群體表演,標準的舞龍稱為9節龍,需要9個隊員手握9枝龍桿,一名隊員手握龍珠組成隊伍一起舞龍,也需安排一名隊員作為替補。

“因此,教練與學生必須是在面對面的情況下進行實體訓練。但是從去年3月迄今,在疫情影響下,舞龍訓練斷斷續續。當檳州疫情屬於綠區時,我與學生曾一起作實體訓練。疫情趨向嚴重後,就無法聚集訓練。這也是我指導舞龍逾20年來首次面對如此問題。

“此外,有些外國學生因為疫情而選擇回到母國,使隊伍變得鬆散。若是新舊生摻雜一同練習,大家可能因技巧的熟練度不一致,導致舞獅效果不佳。”

於是在行管令期間,他在線上開設鼓樂網課,指導學生有關節拍等樂理,也指導國際與馬來西亞的舞龍章程,希望能維繫學生們的學習進度。

孔聖廟中華校友會龍獅團

錄製視頻線上播放

和忠華龍獅團面對同樣的窘境,孔聖廟中華校友會龍獅團在疫情的影響下,因無法出隊而大大影響收入。

柯明財說:“在行管令2.0之前,我曾接到客戶的反映,基於疫情嚴峻,不打算在農曆新年邀請龍獅團表演。我也明白客戶的擔憂,因此也不會帶隊去表演。”

以往,每逢農曆新年他也會帶領學生參與檳城廟會呈獻表演,今年因為疫情,檳城廟會轉換成線上呈獻。

因此,去年其中一間學校的舞龍隊已經預先錄製好舞龍表演視頻。此外,他與學生也預先錄製一段打擊樂和舞蹈的視頻,這些視頻會在新年期間通過檳城廟會官方臉書專頁線上播放。

“之前,我與學生都是在廟會作即場表演,這是我們首次預先錄製視頻。呈獻實體表演與拍攝視頻有很大分別,學生在拍視頻的過程中有機會學習如何配合導演要求在鏡頭完成錄製,整個過程猶如拍電影,是一種新的體驗。

“以前,若我們的道具或服裝損壞了,得自己修補或想辦法。但是,這次參與線上廟會錄製的幕後團隊,分成各種專業組別,彼此互相合作使拍攝過程更加順利。若道具損壞就交給道具組處理,若服裝有問題可找服裝組,這讓我與學生可以更專注於表演上。”

每逢農曆新年是龍獅團最忙碌的時期,以往新年他都沒有時間陪伴家人。今年因無法呈獻表演,隊員們“因禍得福”有更多時間陪家人一起過年。

檳城威省甲拋峇底華人體育會龍獅團曾於去年於本報《光明日報》、《星洲日報》和北海斗母宮聯辦,該團協辦的第15屆檳城迎春廟會上表演舞獅。

無緣12年後再舞牛

過去,陳順強會率領龍獅隊參與每逢12月舉行的檳州威省大旗鼓舞龍獅大遊行,以及在本報舉辦的迎春廟會上呈獻舞獅舞龍表演。

“還記得2009年牛年,本團在《光明日報》舉辦的迎春廟會上呈獻精彩的‘舞牛’,場面熱鬧!那次演出後,我們一直將這兩頭牛道具好好地收藏起來,準備12年後再次登場。終於等到牛年到來,可惜因疫情而無法上陣,真的很失望!”

以往每逢農曆新年,陳順強都忙着帶領隊員馬不停蹄到各個新春慶典和廟宇呈獻表演,但今年各慶典和表演都取消,這也是該團創立23年來首次在新年期間沒有出隊表演。

雖然如此,他很珍惜今年有更多時間陪家人慶新年,並在新的一年裡祈願疫情快點結束,讓龍獅團可以恢復實體訓練,為大眾再作精彩的表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