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青理會:零工經濟 百萬青年沒社會保障

(吉隆坡14日訊)馬來西亞青年理事會認為,在零工經濟中受僱的數以百萬計青年沒有社會保障,而貧困學生則由於數碼鴻溝而無法應付在線課程──這個現行國家政策中的嚴重斷層,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暴露。

Advertisement

青理會代表莫哈末阿布卡迪爾說,國內因為疫情而失業、面對減薪或被迫休無薪假的人,大多數年齡介於18至40歲,占疫情之前的40%勞動力。

他在馬來西亞職工總會(MTUC)青年部主辦的“新冠肺炎:青年的挑戰與生存”網絡研討會上說,許多年輕人決定冒著生命危險成為Grab及Food Panda的送餐員,他們中許多人都是在疫情爆發後一夜之間失去生計而不得不穿梭在馬路上,這些年輕人有家庭要供養,但社會保障覆蓋面卻是零。

“他們大多數都是自僱者,不是社會保險機構及僱員公積金局會員,所以沒有公積金儲蓄。除了兩個月關懷援助金,就沒有維持生計的機會。”

莫哈末阿布卡迪爾說,這些在非正式領域工作的青年困境,若不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依然會被忽略;所以,如今是政府進行糾正,開始為這類工人建立中央數據系統的絕好機會。

“新政策必須是全面的,並照顧到零工經濟中的所有工人、包括自僱工人的福利,否則一旦再出現另一場類似於新冠肺炎疫情的災難,很多國家將因為世界經濟癱瘓而陷入嚴重衰退,失業率創下新高。”

“政府必須要有制定這些新政策的強大政治意願,但他們必須這樣做,因為我們的青年是國家的未來。”

數碼鴻溝影響窮學生

莫哈末阿布卡迪爾說,學校及高等教育機構因為疫情而在很大程度上關閉,讓在線教育成為新常態,也突顯國內數碼鴻溝對貧困家庭學生的影響。

“這在學校及大學的學生中尤其明顯。很多家庭,尤其是在農村地區的家庭,既沒有筆記本電腦,同時還面對互聯網連接不良或沒有連接的問題。”

此外,他說,在一個擁有5個孩子必須上學的家庭,因為只有一個筆記本電腦,孩子被迫輪流使用筆記本電腦,然而這卻是不可能的事。

“政府必須重視這個巨大的數碼鴻溝問題。損失最大的是來自B40的家庭,湊巧的是這些家庭都是大家庭。”

他說,政府必須快速跟進及解決數碼鴻溝計劃,“我們已沒有時間可以浪費,希望政府領導人停止說正對此事進行研究。”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