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國內

隔離中心苦等 2女子見不到臨終父

(新山14日訊)2名大馬女子申訴大馬官員處理手法不夠人性化,讓在隔離中心的她們苦等,甚至拖延時間,以致無法見到高齡父親臨終一面及遺容。

斥官員 

Advertisement

同是42歲的李姓女子和周良穗,分別在馬華巴西古當區會投訴局副主任洪敦集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訴說緊急回馬卻見不到父親臨終一面及遺容的過程,並且因面對各部門官員協調性不足,造成她們的遺憾。

根據李姓女子(新加坡從事行政工作)指出,她78歲父親於7月25日晚上突然暈倒,被哥哥送入新山蘇丹依斯邁醫院(班蘭醫院);事隔3天,她成功帶著16歲的女兒和父親入院的證明信趕回大馬,但官員不讓他們直達醫院而必須強制進入隔離中心,理由是沒有院方發出其父親病危的證明信。

該女事主指出,在隔離的日子,每個小時都是不一樣的心情,擔心父親的她盡管一直爭取卻不受理,沒想到父親在她隔離期間,既本月5日晚間8時30分撒手人寰,她趕回新山已見不到父親臨終最後一面。

她說,不僅如此,即便她於本月8日接受驗血並且得出驗血報告對冠病病毒病呈陰性反應,她仍無法提早結束隔離,家人只好將出殯日延遲2天,足足設靈堂7天,等到她獲準走出隔離中心才舉殯。

她指出,在大馬政府實施行動管制令(3月18日)起,她就沒辦法見到父親;在此之前,她和女兒每星期都會從新加坡回到新山探望父親,而在行管期之前,她還帶著父親跨州掃墓。

她表示遺憾,沒能在父親離世前見到父親一面。

她希望,大馬政府在人民遇上這種緊急狀況時,能安排人手協調,不能讓各部門各司其政卻沒有協調溝通。

“我也希望官員處理這類手續時更人性化,因為被隔離的人是很無助。”

到靈堂時間一再拖延

從大馬國籍轉為新加坡國籍的投訴者周良穗(會計師),通過手機通話指出,她本月4日接到妹妹來電說73歲父親生病去世,當她和弟弟、弟媳、妹妹趕到新山關卡時,獨為新加坡國籍的她獲準進入大馬境內3天,並且允許在第三天離開隔離中心3小時,豈料到靈堂的時間一再被拖延,最終只能趕到火化場撿取父親的骨灰,見不到父親遺容。

她指出,當進入隔離中心第一晚時,她們4人都因為拿不到白紙黑字寫明她們可以在隔離第三天出外到靈堂的許可信,而緊張到無法入睡。

“官員過後只通過電話通知指我們被獲準到靈堂。”

“盡管到了第三天獲準到靈堂,但卻一直拖延時間,原本父親的出殯時間是上午9時蓋棺、10時出殯,但官員卻說還安排不到交通,一直到有了交通,我們也只能趕到火化場,而父親的遺體已送入火化,我們都見不到父親的遺容。”

此外,她指出,盡管新山關卡的官員允許入境並且在她的護照蓋章入境3天,但在本月6日出席父親火化儀式後卻被強制隔離14天,目前仍在隔離中心的她,沒有獲得有關單位給予隔離的證明信,讓她焦慮若在出境新山關卡時是否會出現問題或被官員刁難。

“我希望有關當局能夠提供白紙黑字證明,我並沒有遺期逗留。”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