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副刊

陳桂福彩繪直涼歲月 曾經爆紅如今沉寂

2012年,檳城的“姐弟共騎”壁畫催生了大馬的壁畫風潮,許多地方建築外牆上開始出現了各種不同風格的壁畫,一些更形成了壁畫街,成爲旅遊賣點,一時之間,壁畫旅遊席捲大馬。

彭亨直涼在2015年也趕上這趟列車,短短一年間,新村後巷就出現了6幅壁畫,讓這座坐落在彭亨西部邊陲,沒有亮麗旅遊景點的小鎮平添了藝術氣息。

Advertisement

自有了这幅壁画之后,这样的拍甫士最热闹。

如其他乡镇的壁画,直凉壁画的诞生也让直凉居民和周边的民众趋之若骛,纷纷到后巷的壁画拍照打卡,不少在外州工作的游子或是趁着休假,甚至特别请假回乡,只为了第一时间分享家乡的“骄傲”。曾经,因为这一条后巷壁画街的出现,直凉街道上也出现了“慕名而来”的陌生脸孔,让旅游资源贫乏的小镇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没有其他更有利的催化剂的扶持,直凉的旅游业一直无法迈向春天,而“只此6幅”的后巷壁画也从热闹归于寂静,画像更在风吹雨打中渐渐褪色,教人不胜唏嘘。

直凉的第一幅壁画,当年曾经引起一阵轰动。

老人喂鸡是兄弟两人要呈现直凉生活写照的作品。

昔日割胶工人是唯一不在后巷的壁画。

陈桂福在猴年时,在华夏的资助下,制作了6尺高的猴子肖像,伴随直凉民众度过一个“猴猴玩”的新年。

这是陈桂福为羊年设计的吉祥物。

两兄弟在完成了割胶老人的单车上合照。

现在的陈桂福很多时候只有在“商业性质”情况下动笔绘画大幅的作品。

除了壁画,服饰图案设计也是陈桂福的拿手绝活 。

追逐童年回忆

一回首当年,直凉壁画原创人,33岁的陈桂福坦言,立陶宛画家尔纳斯的姐弟共骑壁画确实是促使他去画壁画的动机。2015年的他,刚投入广告设计行业不久。那一年,因为家庭事故,他从吉隆坡回到直涼居住了一段时间。

“就在那期间,地方政府在直凉展开清洁、美化工程,把街上多条后巷都清扫乾净,而我家就紧挨着一条横街,因而也受惠,原本杂草丛生、脏兮兮的后巷经过整理后,竟然展现斑驳古旧的风貌。”

就那么一天,他与从吉隆坡休假回乡的孪生弟弟陈桂发在后巷闲聊,两人望着夕阳映染的后巷,突然就心领神会的冲口而出:若在这儿画上壁画,意境不是很好吗?

陈桂福说,他与弟弟从小就爱涂鸦、画画,在学院求学时也学过平面设计,所以绘画这回事难不到他们俩。

在萌生了要画壁画的念头后,心灵相通的他们即刻锁定以“童年回忆”为壁画的主题。

那个年代的乡村小孩,没有甚么高级玩意儿,追追打打、嬉嬉闹闹就是一天,玩的都是捉迷藏、跳房子、弹玻璃球、踢毽子等简单传统游戏,而还算宽畅的后巷就成了陈桂福与兄弟姐妹嬉戏的场所,所以两兄弟看着满满岁月遗迹的后巷,一幕幕童年的画面就蹦跳出来了!

捉迷藏迅速躥紅

“躲猫猫”壁画是两兄弟的第一幅回忆。两兄弟在征得屋主的同意后,当晚就在朋友的协助,一人负责勾勒壁画人物,一人架设灯光,连夜打灯开工绘画,短短2天就把维妙维肖的童年趣味图展现出来。

陈桂福说,捉迷藏是兄弟俩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游戏,相信也是很多人的童年记忆。“壁画以手拉铁门为背景,躲在拉门后的是穿着复古西装的外国男孩,另一个躲在水管后,穿T恤、及膝短裤和拖鞋的是华裔男孩,代表的是西方古代男子遇上东方现代男孩,依旧可以融洽一起玩耍,我们也是希望借此传达一个讯息,希望现在的小孩不要只顾着玩手机,应该也体验上一代人的玩意儿。”

意想不到的是,这幅壁画被人放上社交媒体后迅速蹿红,短短两三周就吸引了数千人按赞、打卡、分享,给予两兄弟很大的动力,很快的,一个月后,第二幅“弹弓射鸟”的壁画诞生了。

随后,“捉蝌蚪”和“看人玩乐”的童年趣事作品紧随而来。

遊客前來覓童趣一炮打响,两兄弟越画越起劲,在完成4幅“童年记忆”壁画后,转而动笔画起“直凉生活”,通过壁画把往昔的直凉生活再次展现人前。同年和翌年,他们也画了“昔日割胶工人”和“老人喂鸡”。这两幅壁画以立体呈现,“我们先在网上征求老铁马和鸡笼,结果都幸运的获得网民捐赠,才能顺利完成。

这些壁画中,除了昔日割胶工人外,其他的全都画在后巷,这也使得原本苍凉萧瑟的后巷,在随后的数年也童趣洋溢,直凉人、外地人和游客都会钻到后巷去寻找童年的趣味,直凉童年回忆壁画也一时风头无两。

在完成这6幅壁画后,陈桂福也在随后的羊年、猴年和狗年的农历新年间,进一步发挥创作力,以保丽龙、石膏、树脂、硬化剂等,制作出6尺高的猴子、18只小羊和3只狗儿,为直凉的新春增添春意,让直凉居民感受到不一样的新年。

这些生肖作品在新年之后,也会被摆放在后巷一段时间,与童趣壁画相映成趣,再再的摄住各方的眼球,让后巷迎来一批又一批的人潮,热闹盛况是前所未有。

冀分旅遊業一杯羹

从开始单纯的只是想美化后巷,到后来随着壁画受到欢迎,陈桂福曾萌生让更多人认识自己家乡的发想,这也是他后来越画越起劲的动力,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单靠个人力量,难以成事。

陈桂福说,他在后巷所画的作品,都是自掏腰包买颜料。“开始的躲猫猫作品,因为没有经验,使用了普通的漆料,结果很快就腿色,后来改用好一点的漆料,褪色的情况有了改善。

“当然,如果可以,我会希望用最好、不褪色的颜料,但这是我能力范围以外的。”他说,尽管其后巷壁画的创作受到好评,也获得地方政府的认同,但却没有以实际行动支持。

“我的理想是凭着壁画,再加上一些节日的艺术创作,去启动直凉的旅游业,进而在各方尤其是政府方面的配合,让直凉也可以在无烟工业上分到一杯羹,但这可能仅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这一点的失落,加上本身也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以及孪生兄弟也在都门为理想奋斗,陈桂福过去4年的里,几乎是完全没有时间为童年记忆增添任何新的元素和色彩,而童年的记忆也在旋风过后,慢慢地斑驳褪色及被遗忘。

將來多添幾幅畫

眼看着自己一番心血慢慢被岁月抹去,陈桂福是感慨也无奈,但他没有因此死心,他希望将来比较有空时,为褪色的壁画上色,如果可能,再为直凉多增添几幅壁画。

说到这儿,陈桂福精神一振的透露,他原来早已经“物色”到另一幅理想的创作标地,就是大街警察局对面两排旧店角头间的两幅老旧外墙。“那两幅外墙很有年代的味道,而且面积够大,也是直凉的旧大门,所以真的希望可以画上一幅记载直凉的曾经岁月,为直凉留下一点印记。”

在访问期间,正逢新冠病毒肆虐,餐饮行业因为无法提供堂食而备受冲击,脑筋转得快的陈桂福不甘坐以待毙,也为自己开辟一个找外快的商机,把住家后巷当厨房,煎起汉堡包做外卖。在傍晚凉风习习下的后巷煎汉堡,左右两道环绕童年的回忆,乍看之下又是另一道景观,就不知这幅画会否有一日绘制在后巷的墙壁上?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