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即時國內

防長:限制人民生活憂引反彈 主持行管記者會壓力大

(吉隆坡12日訊)國防部高級部長拿督斯里依斯邁沙比利直言,他在召開行動管制令執行跨部門特別會議的首天,及在會議後召開首次記者會時,心情無比緊張。

 

他接受《馬新社》有關行管令紀錄片的訪問時,分享他每天在進行行管令執行跨部門特別會議後,召開記者會時的挑戰和情況。

 

他說,緊張的原因是當時也是他首次主持行管令執行跨部門會議,而且部分出席會議的部長在以往都是與他政見不同的領袖。

 

他表示,約有20名部長及其他機構須出席會議。當然,這對他而言是非常艱巨的任務,因為他必須將最新消息告知人民,但卻又無法知道,人民在多大的程度上能接受有關的宣布。

 

他指出,每日召開記者會進行報告對人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尤其當時人民對行管令感到相當陌生,更讓他感到壓力的是,他被迫限制人民的日常生活和許多事情,“我會告知(人民)說這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我很擔心人民無法接受,所以當時我感到很緊張。”

 

“每次召開記者會前,首相有要求說不希望記者會引起人民反彈或其他問題;對我來說,要確保不會引起人民反彈是有些困難的,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疫情。”

 

“行管令執行跨部門特別會議共有近20位部長出席,因此,會議涉及超過一半內閣部長,占近內閣成員的三分之二,還不包括其他部門主管,如大馬國防衛隊(ATM)、全國總警長、總檢察長、移民局總監、志願警衛局(RELA)總監等。”

 

伊斯邁沙比利聲稱,從召開會議的第一天起,他便獲得內閣部長和各機構主管的合作。

 

1周工作7天沒假期

 

他每日會在早上9時召開跨部門特別會議,而他每天的工作也從會議正式開始,他從會議中收集所需的報告和資料。

 

他不諱言,自行管令實施後,他一周需工作7天,沒假期,就算碰上周末和公共假期也須開會,除了開齋節首日能休息一天,這也是大家一致同意的。

 

他說,會議結束後,他出現於電視屏幕前,他有一組由官員、新聞秘書和部門通訊組所組成的團隊給予協助。

 

他提及,他也會獲由媒體及各方所組成的首相辦公室“作戰室”(war room)協助,所以在回答(媒體提問)之前,我們已進行了討論。

 

“這也讓我更有技巧回應(媒體的提問),因為我們已事先預測到媒體有可能提問什麼問題,這些問題都是根據前一天或今日的發言所提出,媒體的提問與人民所討論的不會有太大差別。”

 

生活變緊湊 75%時間在布城

 

伊斯邁沙比利聲稱,自疫情爆發後,他的生活產生了巨大變化,時間表變得非常緊湊,能保留給自己的時間也不多。

 

他表示,他在一天內有將近四分之三的時間都在布城度過,而且他也須花時間監督社交媒體賬號,因此通常都是在淩晨2時才能入睡。

 

他認為,人民從此次疫情中獲得最大的收獲便是合作。

 

“我也透過WhatsApp獲得公眾的反饋,因為許多知道我手機號碼的人,都會將他們的看法或不滿之處傳達讓我知道。”

 

監督社媒民眾評論

 

伊斯邁沙比利指出,他也會從臉書和Instagram賬號上觀察民眾的評論,並納入考量之中,與大家進行討論,而這也是為何他在回答問題時能表現輕松。

 

他強調,他必須(記者會)表現出自信,因為他是代表政府,他給予建議希望人民服從。想像一下,如果他在鏡頭前表現緊張,人們便不會相信,也不會相信政府。

 

他補充,公眾是依據經驗給予意見甚至不滿,將這些意見納入考量有助讓他改善,因此他會在會議中討論這些不同的意見。

 

伊斯邁沙比利直言,大家都喜歡自由,不喜歡被人限制行動,因此,宣布行管令期間,許多人都難以理解,但最後大家仍舊遵守和給予合作;行管令落實了一個月後,許多人反而以安全為由要求延長,這有別於其他國家人民反對行管令。

 

他說,若是以前,誰要排隊半小時至45分鐘才進超級市場呢?現在人民都願意排隊、戴上口罩、控制人數,因為他們了解這對他們來說最安全的作法。

 

他表示,據大馬皇家警察的數據,人民遵守行管令的程度達95%。

 

“我們也有最好的衛生部服務,但如果沒人民的合作,我們也無法一起渡過此次的情況 。”

 

意外帶動峇迪服風潮

 

針對每次記者會上的服裝掀起話題,沙比利提到,他在一般工作日都會選擇穿工作服,即長袖襯衫,周四和周末則選擇穿峇迪服飾,這是因為他不想在周末也要穿上正式的襯衫,但又不想穿得太休閑,因此才選擇在周末穿上峇迪。

 

他聲稱,他只是選了一件平時都會穿上的鮮艷峇迪服,沒料到會忽然引起風潮。

 

變糕點糢特兒

 

他強調,他沒想引起風潮,可能是因為行管令期間大家都待在家中,變得創意無限,因此開始將衣服與糕點進行對比。因此,他現在不僅是峇迪服糢特兒,也是糕點糢特兒。

 

“很幸運的,我的女婿拿督喬維安(Jovian Mandagie)是服裝設計師,他會為我設計峇迪服,並與我的妻子一起為我挑選服裝 。”

 

“據我所知,在我穿了峇迪服後,有許多人開始會購買大馬的峇迪服。”

 

“我最近配合砂拉越豐收節穿了一件旅游、藝術及文化部屬下機構手工藝品中心(Karyaneka)的峇迪服,沒想到許多人也開始在該中心網站下單購買峇迪服裝。”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