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速食世代 慢活手藝 一針一線繡出柔情

誰說追尋夢想是年輕人的專利?香港西洋刺繡師陳慧嫻當上3孩之母後才重拾兒時興趣,逐步實踐開設工作室的理想。

Advertisement

從她的經歷,可見擁有及追求愛好帶來的滿足和樂趣,以及在成就機遇時,憑藉的不是一時運氣,而是跟自身實力和性格息息相關。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幾乎家家戶戶皆有腳踏衣車,總有親友在工廠上班,或承接“外判”在家加工以掙取些許外快。陳慧嫻(Mimi)家也不例外,她成長在香港和澳門紡織業最發達的年代。“我們5兄弟姊妹的校服都是媽媽親手縫製,她還收藏了不少有關縫紉刺繡的書呢!”

耳濡目染之下,陳慧嫻在小學時已經對針黹產生莫大興趣,不但愛跟婆婆學鉤針編織,更試過拿著紙樣,依樣畫葫蘆偷偷縫製。“結果那件衣服看起來像樣,卻穿不上身。”她笑說。

難得的“me time”

結婚後,陳慧嫻成為3個小孩的媽媽,同時兼顧家庭和文職工作,生活非常忙碌。她趁週末接送子女往返興趣班的空閒,上課跟刺繡導師學習;又利用晚上就寢前一點時光,練習各樣技巧。當時的她,大概沒想到日後竟能將兒時興趣發展為事業,成立刺繡工作室。

在旁人看來,手執針線反覆穿梭於布料之間,或許是費神耗時、沉悶重複的事情。“刺繡其實是種‘慢活’,無論技巧如何純熟,仍需要很多時間去完成一幅作品。”陳慧嫻舉例,新近與學生合作製成的兩幅約半米闊繡作,“先不算前期構思及試做的時間,正式刺繡已用了近400小時。”不過,對公私兩忙的陳慧嫻來說,刺繡其實是難得的“me time”,讓自己放鬆心神,喘一口氣。投入興趣的光陰,雖是稍縱即逝,卻又自得其樂。“有時候,會覺得針線是好朋友,它像在跟我交流說話、閒話家常,指導我完成作品。”

對刺繡的興趣愈濃,陳慧嫻愈覺得自己技巧的不足。只是這門手藝並不流行,資源良師難尋,她遂萌生往海外學藝的想法。“既然認定刺繡是自己的終身興趣,也相信自己的能力,何不坐言起行?”外表溫文嫻靜的陳慧嫻直言自己的性格較急進,有了想法後便急不及待找尋資料、聯繫學校,希望早日實踐夢想。“當時已打算學成回來開設工作室,跟別人分享刺繡的樂趣。”

赴英一年 

習十多種刺繡技巧

經過一兩年的部署,陳慧嫻終於找到於1872年成立的英國皇家刺繡學院(The Royal School of Needlework,RSN),學院教學歷史悠久,多年來為世界各地刺繡愛好者提供不同課程,除了證書文憑、學位課程,更多人喜歡趁公司年假前往修讀短期課程。陳慧嫻在2010年赴英一年,成為該學院首個取錄的中國學生。

陳慧嫻在英國學習了十多種刺繡技巧。留學生活對她來說,既愉快也忙碌;每逢一三五上課,二四六則整天做習作。“很多時候,一早起來坐下開始刺繡,一晃眼便是下午茶時間了。”根據不同課程的要求,她要運用所學的刺繡技巧,製作一幅作品,然後裝裱起來,才算大功告成。她笑說,即使在同學和老師之間,陳慧嫻的綽號叫speedy(快手),“但要在兩星期完成一幅繡作,還是挺趕的”。

成績最優 

有份為凱特繡嫁衣

在稍為空閒的週末,陳慧嫻會遊覽英國和附近國家的布行和博物館,她喜歡參觀有關紡織的展區,林林總總的展品及背後的故事,為她提供源源不絕的創作養分;3個兒女亦是陳慧嫻的靈感繆思,她曾以兒子最喜愛的卡通人物蜘蛛俠為題材,完成一幅難度頗高的立體刺繡(stumpwork)。為了呈現出蜘蛛俠起伏的肌肉紋理,陳慧嫻需在布料下鋪墊厚度不一的戟絨。她笑指,為了避免繡成一團腫瘤,也花了不少工夫,“連老師們也擔心我完成不了如此複雜的效果,天天來查閱進度!”

這份精益求精的拚勁,除了令陳慧嫻以開校以來最優異的成績畢業,更獲得一次神秘而寶貴的刺繡經驗——成為凱特和威廉王子結婚時婚紗刺繡團隊的一員。

“直至婚禮當天,有關新聞全球發布之後,我才可以告訴老公和朋友自己有幸參與其中呢!”寶貴是因為機會難逢,能夠體會製作高級訂製手工婚紗的嚴謹,“為了令薄紗不易被鉤破,繡針要保持鋒利,用3小時便要換上新的。繡線更以30公分為限,避免因穿梭來回布料太多次而磨損起毛”。雙手亦要時刻清潔,避免沾上汗液油污,弄髒象牙色的物料

。為了方便刺繡,陳慧嫻多年來不但放棄美甲,更犧牲嬌嫩雙手,無法好好護理手部。她解釋,潤膚霜通常含有油分,沾上布料後不易清理,故平日情願減少塗抹,以保持雙手“乾爽”。

千變萬化 

黑繡最費神挑戰高

刺繡工藝千變萬化,從選擇每件繡作的用料、針步,以至貼花圖案,皆蘊藏刺繡者的心思。例如黑繡、白繡和金繡,便是使用單一顏色的繡線完成作品。“因為在染色技術未盛行的年代,棉線可選的顏色不多。”陳慧嫻說。至於抽紗刺繡(drawn thread embroidery)和蕾絲刺繡,則講究展現針法,“當時人們喜歡設計圖案,將之繡於衣領衣襟或桌布手帕上,作為點綴裝飾。”而立體刺繡和緞帶刺繡(ribbon embroidery)在物料應用時有較多變化,常見於觀賞用的繡作。

刺繡是一門見微知著、講求心思細膩的工藝。即使簡單如穿針,手指怎樣握針擺放,繡線如何摺疊,亦有其秘訣竅門。布料是否平整地架設在繡架上,對作品是否美觀也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試想想,如布料在繡架上拉得太緊,刺繡時手勢卻過分放鬆,出來效果也不會好。”如何長時間在一針一線,一拉一放之間保持平均穩定的力度,相當考驗刺繡者的耐心和技巧。

在眾多刺繡技巧之中,陳慧嫻認為黑繡最富挑戰。她以繡女兒頭像為例,便要先在布上描繪初稿,然後根據光暗比例,考慮使用哪種粗度的黑色繡線,方能突顯人像的五官輪廓。在刺繡時更要高度集中精神、專心一致,才能進入狀態,一邊在腦海比照相片,一邊手執針線刺繡。因為稍不留神,便很容易出錯,在原本陰影淺淡之處,錯用粗身黑線,令整體效果變得突兀。記者問:不是可以修補嗎?“別忘了穿線會在布上留下針孔,很難完全不留痕跡啊!”

開班授徒

欲速不達鍛煉耐性

近年對蕾絲刺繡情有獨鍾的陳慧嫻,在搜尋相關作品和歷史時,更被以往基層婦女憑藉刺繡自立自強的故事深深觸動。“例如歐洲中世紀時,國家戰爭饑荒,修道院修女找到從前的古董繡作,琢磨出當中的刺繡技法,再將手藝授予婦女,好讓她們能為有錢人家和貴族縫製各式布製品,謀得溫飽。”

學成後,陳慧嫻回港如願實踐理想,開設“遊走刺繡”工作室(Tour Embroidery)。她更曾籌辦青年刺繡師計劃,義務教授一群對刺繡感興趣的少年人,盼望將自己所學盡力傳授開去。投入興趣多年,陳慧嫻認為刺繡是鍛煉耐性的上佳方法。“愈急躁愈易出錯,如因此要重新再做,豈非欲速不達、得不償失?”大概就是這份因刺繡習得的耐性,加上本身堅定積極的執行力,讓當初已屆中年的陳慧嫻,在背負工作及家庭的責任下,仍能重拾兒時興趣;在面對人生轉捩點之時,具備足夠韌性逐步開拓發展,成就一番事業。

精益求精 

四出拜訪同道中人

陳慧嫻不但喜歡四處參觀與紡織有關的博物館,更從無間斷拜訪各國各地的刺繡師,認識不同刺繡文化;過去3年,她每年都往愛爾蘭學習Irish lace,去年更兩赴德國學習Schwalm白繡。留學英國時建立的人際網絡,也讓陳慧嫻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刺繡師。

“原本今年打算前往愛爾蘭,拜訪一個專門研究Carrickmacross lace的朋友,他是一名刺繡設計師,收藏了不少古董繡作。”當年凱特大婚時所穿的手工婚紗,便使用了這種源自愛爾蘭、糅合網狀細格和貼花圖案的蕾紗刺繡技巧。

疫情過後,她希望繼續到外國精進刺繡技巧。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