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賽沙迪:希盟倒台最大問題 “老人内鬥”互不信任

(八打靈再也17日訊)對希盟執政不足2年便驟然倒台,前青年體育部長賽沙迪直言,最大的問題在於“老人們的內鬥及互不信任”,從而讓政敵有機可乘,引爆了希盟內部的炸彈。

Advertisement

“從過去二三十年直到今天,老政治人物的不滿、不認同,以及永無止境的內鬥,就始終存在。”

他受訪時坦言,“喜來登行動”的發生就源於“極深的不信任”,而那也是因為“我們沒有好好處理盟黨政治,我們沒有好好處理黨領袖之間的私人關系。”

“我們讓我們的政敵,引爆了(他們)之間的不滿及不認同。”

因喜來登行動萌摒棄老人政治

賽沙迪於今日上午接受商業電台BFM 89.9訪問時承認,他之所以決定創立新黨,是“喜來登行動”令他萌生摒棄“老舊政治”的想法。

“有一件事影嚮到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我認為,政治被我稱為‘老舊政治’所主導,老舊政治不只是老的政治人物,還有怎樣從政。”

詢及“喜來登行動”的發生是否有任何預兆時,賽沙迪說,事發前的確有跡象,但奪權行動得以啓動,令他感到驚訝。

“這(喜來登行動)是錯誤的,並不應該發生,這在強化馬來西亞民主方面向國人傳達了錯誤的訊號。”

他說,既然不幸的悲劇已經發生,如今是時候大家真正改變馬來西亞的民主,確保永遠不會再發生“喜來登行動”。

申請註冊了 賽沙迪成立新黨MUDA

(布城17日訊)麻坡區國會議員兼青年及體育部前部長賽沙迪,今日正式向社團註冊局,申請註冊新政黨“MUDA”。

賽沙迪也是土著團結黨前青年團長,他是於上午約10時30分抵達布城社團註冊局,提交申請註冊的數份文件。

他這個以青年為主的多元新黨,全名是“馬來西亞民主聯合陣線”(Ikatan Demokratik Malaysia/Malaysian United Democratic Alliance,MUDA),其簡稱也就是馬來文的“年輕”意思。

賽沙迪所成立政黨的標志是黑色背景,小寫的muda白色字體。

黑色背景小寫muda白色字體

新黨的標志是黑色背景,小寫的muda白色字體。

據了解,為仍受限在傳統政治運作的國家政治,帶來新的糢式及新的聲音,是MUDA的宗旨。

賽沙迪在提交註冊申請後對記者說,他在提呈新黨註冊申請表格時受到良好的款待,如今就交由社團註冊決定是否批準新黨成立。

他說,MUDA歡迎馬來西亞各族有志者加入,沒有年齡限制。

“這個新政黨將由來自社會各階層的青年所領導。”

他也透露,該黨目前擁有13名來自不同背景的創黨人,包括公司的年輕首席執行員、教師、醫生、公民社會領袖和農民等在各領域都有傑出成就者。

他強調,MUDA非單純以年齡來界定,而是更傾向於思想與理念以及包容性的鬥爭,並以解決國家當前的問題作為目標。

詢及新黨至今得到的反應時,賽沙迪表示,很多人都有興趣要加入,一些人甚至願意放棄高薪及地位來加入這個新的政治鬥爭,只為了避免再受困於導致國家停滯不前的傳統與陳舊的政治形態。

“如果一名已經70歲的男人,必須因為孩子失業而負擔家計時,MUDA有責任捍衛他們的權益。”

他說,MUDA也會捍衛失業青年的權益。

至於是否會擔任新黨的臨時主席,賽沙迪說,新黨的組織架構將會於近期內公布,屆時也會推展系列的宣傳來吸引更多人的加入。

他也透露,國際伊斯蘭大學的學生領袖阿菲卡祖基菲里將會加入。

阿菲卡曾為了捍衛校園言論自由,結果遭國際伊斯蘭大學被停學2學期。

忠於人民以致不當“青蛙”

賽沙迪接受商業電台BFM 89.9訪問時說,他不是因為忠誠於前首相敦馬哈迪及希盟,這才堅持不當轉投陣營至國盟的“青蛙”。

他強調,他忠誠於人民和投選他的人,不是希盟或馬哈迪。

“我甚至還通知馬哈迪,若他做了不同的決定,我不會與他站在同一陣線。”

賽沙迪說,希盟在全國大選勝選,是人民賦予希盟執政的權力,這個選舉結果也就必須由希盟領袖來捍衛。

“不論我們多麽不受歡迎、不論多麽困難,就算是我所屬的土團黨,我們都不應該利用借口來反捅盟友一刀,離開希盟,與我們曾經挑戰及對抗的政敵為伍。”

他說,忠誠於任何人或政黨並不是關鍵,忠誠於原則、人民的授權才是。

“若在第15屆全國大選,我們將因為沒有與巫統及伊斯蘭黨合作而注定敗選,就讓我們輸吧,讓我們輸在投選我們、讓我們掌權的人民手上。”

反駁不會吸引農村選民說法

賽沙迪於周四上午接受商業電台BFM 89.9訪問時,對所成立的多元種族政黨被指不會吸引馬來選民的批評回應說,政治不僅在於要贏取勝利,還必須努力工作,但他也坦承“是需要花更長的時間才能改變人們的思想與觀念。”

他也駁斥節目主持人指MUDA領導層太過城市化,無法吸引農村選民的說法。

他說,MUDA成員之一的沙利查鄧西最先是在沙巴州鄉區經營農場,阿佑老師先是為無國籍兒童提供教育。

他說,他的母親在柔佛州蒲萊當教師,父親則在建築工地當散工,為了養家而每天往返新加坡。

“就因為我說一口流利的英語,而且學業成績也很好,我突然就成了城市人?嗯,請認識我,除了我,也包括我的團隊。”

詢及成為首相是他的最終目標時,賽沙迪說,作為一名從政者,他的最終目標是維護人民的利益,而不是他個人的政治地位。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