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風襲南馬(五)‧父母欠債兒女還‧濫賭毀家輸親情

夫婦沉迷賭海,連累子女揹負阿窿債,斷送了兒女親情。

柔佛振林山國會議員曾亞英的特別助理吳祝光講起父母沉迷賭海的經過,雖然事情已過去,但陰影和傷痛難以磨滅。

Advertisement

吳祝光的父母在中年時期生活优渥,不幸的是,約8年前經常上賭船豪賭,不但輸光積蓄,還欠下大耳窿。吳祝光說,父母開口向他和姐姐借錢,有一次還訛稱和朋友合股的養蝦生意失敗,需要錢週轉。

終於欠大耳窿一事曝光,不忍心父母遭大耳窿喊打喊殺,吳祝光與姐姐一同扛起債務,省吃儉用幫父母還債。

新加坡賭場開張,吳祝光得知母親曾踏進賭場,馬上斥責母親不可重蹈覆轍,否則斬斷母子恩情。吳祝光說出自身經歷和故事,希望為人子女和為人父母者千萬不要因為賭而害了一家人。

因賭博而落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個案不計其數。柔佛州振林山國會議員曾亞英的特別助理吳祝光的父母,也因為好賭,經常上賭船豪賭而輸得傾家蕩產,不只輸光大筆遺產和積蓄、被迫賣車賣屋,還欠下大筆阿窿債,要子女幫忙償還,使得原本快快樂樂的家庭變得家不像家、親情失和,連親戚也對兩老避而不見。

提到父母染上賭癮的過程,吳祝光受本報訪問時追述,當年2003年,他們一家住在新山柏令花園的一間雙層排屋,生活過得無憂無慮,可是,漸漸地卻起了變化。

劉德賢助解決債務

“父母剛開始說要租檔位賣粿條湯,當起小販來。他們每天早出晚歸,可是卻是一天捕魚,三天曬網,後來更搞到家裡的水電費也拖欠。接著,父母就開口向我和姐姐借錢,一次借5000令吉,一次又再借逾1萬令吉,我們這才發現原來他們上賭船輸錢了,父親連本田轎車也賣了。”

吳祝光指出,父母欠下的債務高達數十萬令吉,而且大部份都是母親借的。“起初他們聲稱玩股票燒到手輸了錢,之後又改口說與人合作養蝦,不料蝦子一夜間全死掉了,才令兩老血本無歸。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父母所講的是不是事實的全部抑或是有所隱瞞。”

“在那幾年期間,住家外曾出現阿窿在附近徘徊的事,所幸他們並沒有進一步騷擾我們。”

他說,後來他跟曾亞英工作,也跟當時的馬華柔州聯委會公共投訴局主任劉德賢州議員談起自己的家事,在劉德賢的幫助下,這才解決了父母的債務問題。

“劉德賢的下屬跟我一同去見阿窿,經過協商後,除了斬掉欠債的利息,也獲得了部份的折扣,最終要還的數目是逾4萬令吉。”

吳祝光披露,所幸姐姐的一位朋友願意先出錢協助,他過後就跟姐姐每月一點一滴的攤還這些債務。“至今我仍對劉德賢的幫助銘記於心。”

母進賭場阿窿馬上通報

吳祝光指出,原本他以為父母在賭輸所有家當後從此收手,但新加坡賭場於2010年2月開業後,母親卻前往“捧場”,所幸被他的阿窿“線人”發現,立即通知他,他趕緊致電勸阻母親勿再下“賭海”。

斥母賭博像吸毒

“我曾為了替母親解決賭債,跟阿窿交涉過,也曾提醒阿窿,再也不要借錢給母親賭博,甚至要求阿窿當自己的耳目,若在賭的場合發現母親的蹤跡,第一時間通報我。”

“我還記得當時母親只是表示去走走、看看,我則斥責她說,賭博就像吸毒,現在你是去看別人吸毒,遲早自己也會吸毒。”

他說,他不清楚父母現在是否已完全戒賭,不過,慶幸的是,已沒有阿窿再上門討債。

父母朋友皆賭徒

吳祝光的父親現年60歲,母親58歲,年輕時,吳父曾是錢幣兌換商,後來獲得了一筆可觀的遺產,卻反而揮霍無度。吳祝光說,原本父母上賭船賭博還能克制下注的數目,可是當身上有了點錢後,輸了1000令吉,便會很自然地押注2000令吉,輸2000令吉就押4000令吉,心裡一直想著下一手就能把上一手輸的錢贏回來,結果反而越輸越多。

指父母人生先甜後苦

他形容父母的前半生過得好,後半生過得苦,是典型的先甜後苦。“真的很奇怪,就像很多中了大獎的人最終的下場卻不是很好一樣。”

他透露,父母周邊的朋友幾乎都是一群好賭之人,父母就是跟這些朋友一起上賭船的,同樣的,他們的朋友遭遇破產的下場。

“據我所知,其中一人賭輸了一間店,另一人則輸掉逾20萬令吉。”

此外,吳祝光從大耳窿的口中得知,母親是借助他是曾亞英助理的名義,不可能會拖欠欠款為由四處向阿窿借錢。“這名阿窿還找上曾亞英討債,我很感激曾亞英沒有責怪我,還以佛法來開導我。”

曾沉迷買萬字一期花900

不知是否承襲了父母賭博的惡習,吳祝光兩年前曾嗜賭過一段時期,當時他沉迷於買萬字,最高紀錄一期花900令吉,期待能發一筆“橫財”。

不過,他有一次見朋友被賭所害,連母親及孩子都不要,只帶著老婆落跑,讓他體會到輸錢事小,但一旦輸掉了朋友、老闆的信任,要重新開始,可能困難要多10倍。因此,他決定斬手指戒賭,一戒就是兩年。

他說,“那時我想,怎麼可以一下子就把可能是老百姓一個月的薪水給輸掉呢?”

“我會戒得這麼徹底,是因為親眼看見自己的朋友被賭所害。這位朋友是收馬票的,對方也有買馬票,結果賭到最後被迫‘走路’。”

賣屋套現還債

在父母濫賭之前,吳祝光一家幾口與父母是同住在有樓的房子,但隨著父母賭輸所有積蓄,並也把房子賣了套現後,他與妻兒只好搬出來住,父母則搬去柏令花園的另一間一層半房子居住。

現在,吳祝光住的則是小公寓,腳踏一步就進入廚房,再踏一步又到房間,環境已大不相同。

“父親過後因糖尿病而左腳被鋸。2009年,我又接到一名女阿窿打來的電話,指母親向她借了新幣,又是濫賭的問題,母親過後也將那一層半的排樓賣了抵債。”

目前,吳祝光的母親在一家補習中心負責打掃及載送學生的工作,一日三餐和住宿由補習中心包辦。

向娘家借錢關係變差

吳祝光說,因為賭,父母賣了兩間房子和一輛車子仍不足以償還賭債,母親還因為向娘家借錢,結果搞得與家人的關係變得很疏離。

“至於我跟父母的關係,和父親的關係比起母親來說更疏離,母親則偶爾會回來拿些衣物,然後就出去了,我的孩子跟他們的互動也很少。”

回想過去,吳祝光後悔當初沒有即時發現父母的問題,然後馬上找出解決的辦法。他說,除了女阿窿打電話來追債那次,他再沒接到這些煩人的電話,他希望母親已經戒賭、不要再賭也不會再賭了,因為賭博真的害人不淺,也令父母付出慘重的代價。

針對跟父母的心結,吳祝光坦言,還需要時間來解開。

賭徒廁所牆壁寫必勝法

一些賭徒不但在廁所牆壁寫下“賭場必勝法”,還寫出賭博的常態:從“小賭”到“大賭”、再變成“爆賭”,最後就是“沒得賭”。這些賭徒還有感而發的說,無論是大賭還是爆賭,同樣會害死人,死路一條。

從“爆賭”到“沒得賭”直至害死全家人,記者猜測這連串文字的意思是一旦賭徒“爆賭”輸光了身家,最後就會淪落至一分錢都“沒得賭”,這時候走投無路的賭徒便會去連累家人,甚至害死全家人。

此外,賭徒也認為,小賭沒有問題,可以積少成多,還勸告賭客在賭博時要“用腦不用心,因心很貪心”。

最後,賭徒還要求看官們“牢記”和“放下”,並註明“共勉之”的字眼。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