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風襲南馬(二)‧揹單肩包不下注‧阿窿巡場找顧客

新加坡賭場有不少來自南馬的賭客,所以,大馬境內的阿窿也到這裡游走招生意。據行業內人士透露,不論國內外賭場,有賭客的地方,自然就會有阿窿,而阿窿的行規嚴厲,不能惡性競爭,互搶生意。

《光明日報》特工隊記者在新加坡賭場內與一名阿窿跑腿閒聊,原來馬新兩地阿窿擁有密切合作關係。馬新兩地早已搭通“天地線”,互設“尋人網絡”。萬一欠債人拖欠債款或企圖落跑,他們就會發出“追債令”出動當地的同行幫忙追蹤討債。

Advertisement

當了多年阿窿跑腿的傑克說,他們在賭場浸泡多年,已練得一對“金睛火眼”,知道哪一個賭客急需要錢。他們通常都選在“適當”時候把錢送到賭客手上,而賭客在關鍵時刻很少會拒絕的。

無論是合法賭場還是非法賭檔,有賭博的地方就一定有大耳窿的蹤影,但大耳窿是如何在保安森嚴的賭場內招客?據“資深”賭徒披露,揹著單肩包,絕不下注的很可能就是大耳窿,這些大耳窿在場內來回巡視,先是觀察哪些賭徒輸光錢後露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鎖定目標後,大耳窿便利用病態賭徒在賭場中剛剛輸光時所產生的心理危機,趁機上前搭訕,並主動提出給予賭資上的“幫助”,慫恿賭客借高利貸。

《光明日報》記者到獅城兩家賭場“觀摩”時,曾向賭徒請教如何分辨大耳窿,他們都說只要是揹著單肩包包四處走動,又不下注的男子很有可能就是大耳窿。至於服裝則胥視個人的品味,有者穿著斯文,有者穿得比較年輕。

觀察搭訕2招客手法

此外,經瞭解後,原來大耳窿招客的手法不外乎兩大招數,即是觀察和搭訕。

為了想進一步知道大耳窿如何招客,記者開始緊盯那些揹著“阿窿包”的男士,並瞄準好幾位看似大耳窿的男性,不過,揹著單肩包包的未必一定是大耳窿,因此只要這些男子下注,記者就馬上放棄,再另尋目標。最後,記者終於發現一名身穿紅色有領T恤、黑色西褲並佩戴眼鏡的中年男子,由頭到尾都沒有下注。

根據觀察,紅衣男不斷在賭桌徘徊,四處觀察賭客的“表現”,他除了眼觀四面,也似乎耳聽八方,只要某個賭桌上傳來喊叫聲,他就會“快閃”到賭桌旁觀察;或是聽見一名賭客情緒過於激動,他也會立即站在賭客的身後。

記者發覺這名紅衣男在同一張賭桌逗留超過10分鐘,似乎已認定某位賭客是有潛質的“債仔”。這時記者也來到這個賭桌,由於一名女賭客不太熟悉賭博規則和賠率,紅衣男就開始隨口指導她賠率。接著,紅衣男便轉過頭對另一名賭客微笑,看來這正是他的目標人物。

果然不出所料,在荷官幾輪發牌後,紅衣男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那名賭客搭訕,企圖與賭客混熟。為了避免被懷疑,記者走到遠處觀察紅衣男子。

紅衣男雖然坐在其中一個位子,不過他由頭到尾都沒有下注,只是不間斷的跟賭客說話,半小時、一小時過去了,紅衣男還是坐在賭客的旁邊,直到最後,記者瞧見紅衣男從褲袋裡拿出類似卡片的物件,並將物件放在賭客的手中後離開。

至於那名賭客在不久後也跟著離開位子,記者一度想要追上前探個究竟,但轉眼已看不到紅衣男和賭客。

打老虎機不借錢

專盯賭桌客

另一名從事非法放貸活動的大耳窿說,會向大耳窿借錢的幾乎都是上了年紀的賭客。“只要某個賭客賭得很厲害,而且情緒很激動,那錢對他來說就很重要,當然就有可能會借錢了。”

此外,他也披露,大耳窿不會在老虎機或電子賭博機處徘徊,因為在這些地區玩的賭客基本上不會借錢,只有賭桌上的賭客才是“有潛質的顧客”。

除了紅衣男,其實賭場內還有其他同樣揹著單肩包,到處尋找目標的大耳窿,他們的舉動跟紅衣男相似,都是在相中某一個賭客後,找機會跟賭客搭訕。有一次,記者旁觀賭客賭博時,就碰上這名灰衣男,是他主動告訴記者大耳窿在賭場內招客的內情。

經驗老道阿窿多靠觀察

灰衣男初時開口問記者:“沒有賭嗎?”,記者靈機一動,忙謊稱:“我只是玩玩就賭輸了。”

隨後,記者訛稱是做推銷員的,就這樣,灰衣男與記者開始聊起來,而灰衣男也不諱言自己是“借錢給人”的,但他並未開口問記者要不要借錢。

灰衣男來自大馬,記者打蛇隨棍上隨意提及大耳窿的招客招數是不是“觀察”和“搭訕”兩種,灰衣男點頭贊同,不過,他補充,每個人搭訕的方式各不相同。

“我當大耳窿這麼久,只要多留意某個人幾眼,就大概猜到對方是不是等著錢用,會不會借錢。像你(記者)這麼年輕,肯定是有一份工作,來這裡玩玩,賭輸了就離開,我不用花太多時間去看你一眼。”

馬新阿窿勾結互助追債

無論馬新兩國賭客向大馬或新加坡的大耳窿借錢,大耳窿同樣有辦法找上門討債。原來新馬兩地的阿窿已搭通“天地線”,互設“網絡”,一旦債仔欠錢不還或落跑,他們就會出動當地的同行幫忙“追殺”。

詢及若有新加坡賭客向大馬幫的大耳窿借錢,後者會否答應的問題時,穿著灰衣的大耳窿說:“有錢就一定賺啊!”至於日後如何追債的問題,灰衣男指那根本就不用特別擔心,因他們多年前已佈下“網絡”,就算是新加坡的欠債者,他們同樣可以找上門。

不擔心給假地址

會不會有人給假地址?灰衣男緩緩地說:“我們有自己的人,當然在新加坡也有認識一些人,要找人還是有辦法找到的。”

“如果角色轉換,大馬賭客向新加坡大耳窿借錢,新加坡大耳窿同樣有辦法找上門,因為他們同樣有馬仔在大馬。”

行內規定不能搶客

在賭場從事非法放貸活動的灰衣大耳窿聲稱,行內有一個沒有明文規定的行規,即是若某個賭桌上有其他大耳窿先看上某位賭客,那麼其他大耳窿就要識趣點,不能搶客。

“你怎麼知道有沒有人看上對方?”記者問。

灰衣男回答說:“我們做久了,在賭場內也整天看見某些人,自然就會認識一些人。不過若是沒有見過的陌生面孔,我們看見對方也大概可以猜到對方是甚麼來頭,是不是做這一行的。”

不過,他坦言,他們只是“做生意”,不會隨便詢問某位賭客是否要借貸,若是問錯了人,後果自負。

交易先查背景

新客只借數百

身穿灰衣的大耳窿坦言,他們確曾面對欠債者“跑路”

的情況,所以現在阿窿借錢也要查清債仔的背景,如果是第一次借錢的賭客,那麼阿窿只會借出幾百令吉,以免出狀況時虧本。

他說,賭客都是好賭的,來了賭場一次就會來第二次,某一位賭客在第一次借錢後,以後可能會再次向同一名大耳窿借錢。大耳窿會有自己記錄的方式,如果賭客有借有還,那大耳窿就會增加借貸的數額。

“當然,一個賭客可能同時向多名大耳窿借錢,這也是我們最害怕遇到的事,因為這些人到最後可能無力攤還債款。”

灰衣男揚言,欠債還錢是天公地道的事情,如果欠債者沒有辦法還錢,就不要向大耳窿借錢。

賭徒現形記

阿嫂輸錢罵粗口

在輪盤賭桌上,一名五十多歲婦女擁有兩三百新元(約720令吉)的籌碼,只見她隨手在輪盤各號碼上下注,沒想到這一輪她運氣特好,開出的號碼剛好是她押中的號碼,贏的錢比下注的多,使得她手上的籌碼已增至五百多新元(約1200令吉)。

想要贏得更多的她繼續下注,不過她不敢下重注,而是循序漸進以小博大,一連10盤的賭局中,她雖單下注的號碼有時候會開出,但贏的不多,只見她眼前的籌碼已越來越少。

直到最後,這名婦女剩下大約10個籌碼,她一不做二不休將10個籌碼分別押在10個不同號碼上,但最後開出的數字並不是她下注的號碼,令她氣結。婦女過後丟下一句粗口,便離開賭桌。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