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精選即時國內

誰記得民政標誌? 時評員:大選用不用沒差

報導:李燕君

(檳城23日訊)大選跫音近,檳州民政黨基層日前在代表大會上促請黨採用民政黨標誌出戰大選,希望能憑“老招牌”在檳州取得突破。但已年續3屆沒贏得議席,現在還有多少人還記得該黨的標誌?

Advertisement

據知,已加入國盟的民政黨,其領導層目前仍對採用國盟標誌或民政黨標誌出戰仍舉棋不定。而時評員卻認為,民政黨以什麼標誌上陣都沒多大差別,畢竟年輕人對該黨與標誌已很陌生,而若使用國盟標誌,該黨也會因為有伊黨的存在而處處受制。

他們認為,目前該黨除了全國主席劉華才博士外,其餘2、3線的領袖年輕人都不能輕易唸出他們的名字。

陳亞才:民政對年輕人很陌生

資深時評員陳亞才認為,民政黨自60年代崛起,幾十年來在檳城扮演著重要角色,然而這老牌政黨如今已有點沒落,無論該黨的國與州領袖,相信除了“劉華才”還有人認識外,其他人似乎都寂寂無名。

他說,有別於鼎盛時期,民政黨當時有黨老大與元老如敦林蒼祐與敦林敬益等領導人,可說是“星光熠熠”。

“但目前對新一代而言,民政黨以甚麼標誌上陣都沒多大差別,因為年輕人對該黨與標誌都很陌生,甚至唸不出該黨領袖的名字。”

他說,民政黨影響力與群眾基礎都不如當年,更別說會有安全區,甚至雪州與檳城都找不到。

“他們不像已故拿督斯里三美威魯被喻為和豐之虎,已在當地老樹盤根;更不像東姑拉沙里擁有話望生的鞏固基地。”

他說,民政黨與大型政黨配合固然可取得一些配票,但也要看對象是誰?民政黨若以國盟標誌出戰,相信能有互補作用。

他指出,對民政黨老一輩的忠心支持者而言,他們對老招牌仍熟悉、可信與有感情;可惜該黨的治國綱領與理念很模糊,這對30歲以下年輕人來說,該黨是陌生的。”

陳亞才

洪偉翔:國州局勢不同左右為難

另一位時評員洪偉翔律師說,民政黨基層與領導在出戰標誌問題上出現分歧是很正常的事,因為全國與各州局勢有所不同。

他說,若在全國,民政黨採用國盟標誌會“比較好”。第一,他們本身沒什麼票;第二,雖然民政加入國盟後號稱是全國新政黨,但該黨的勢力都只集中在檳城而已。

“當2008年該黨在檳城的堡壘瓦解後,其勢力好像已被“連根拔起”,失去地盤也沒任何席位。

從全國角度來看,使用國盟標誌比較有利,起碼國盟還有配票給民政;若使用本身標誌恐怕是死路一條。”

他強調,從基層角度來衡量,尤其是來自檳城的基層,若在檳城使用國盟標誌出戰,選戰將在這個對伊黨相當抗拒的州屬存在很大的風險。

“這可從伊當無法在檳取得突破看到情勢,即便在希盟時代,伊黨也很難贏到席位。”

“其實是說不過去,要就退出國盟,既然在一起又何必使用不同的標誌。該黨該如何說服選民?這就是他們的顧慮。”

他強調,民政黨與抱著非常極端路線的伊黨結盟,對非巫裔而言無疑是票房“毒藥”。

“再說民政黨肯定是競選以華裔為主的選區,而檳城華、印裔選民加起來仍比巫裔多,相信民政黨基層的憂慮就在此。”

“民政黨只在檳城用自己的標誌出戰,肯定比用國盟標誌好,但放眼全國而言卻必須顧及盟友情誼,就只能用共同標誌。”

他形容,民政黨此時情況跟希盟一樣,公正黨執意用自己標誌上陣,結果成績也沒變好,然後最近才同意用回共同標誌,儘管仍未定奪是新標誌或舊標誌,但為了聯盟就一定要這樣做。

“老實說,民政黨若在檳城使用自己標誌,得票率也許會比使用國盟標誌高一點,但能否贏到席位,我並不看好。”

他甚至預料民政黨可能會排在檳州馬華之後。

若出現國陣大混戰的攪局,及國盟跟希盟三個聯盟來對壘,相信民政黨所處在的國盟,會是得票最低聯盟。

“我曾開玩笑,民政黨墳頭上的草長得比人高,因該黨已‘死去’十多年了。2008年大選全軍覆沒後該黨一直未出現實質性的改革,且還一直走錯路線,所以要起死回生就需依靠國盟的配票,想憑自己的基本盤重生,那是‘天方夜譚’。”

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