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規律性愛 健康泉源 銀髮族勿壓抑性慾

(吉隆坡訊)銀髮族有性需求是很正常的事,而有規律的性生活,會讓銀髮族的身心保持健康。因為只有身體健康的人才會想到性生活,而且在心理層面來說,人老了以後會擔心失去很多事情,其中包括健康、財富、壽命等。

鍾康盈註冊心理輔導師指出,“銀髮族仍需要性愛嗎?”這問題不一定要當了銀髮族才談及,在年輕時更需要與配偶性溝通,這部分也是性教育的一環。

“銀髮族的性福,其實與年輕時的性福有很大關聯,即使身體的體力及功能已大不如前,勿期望自己性功能如從前般強壯,但也不能忽視性需求。”

她說,性是我們基本的需求,這課題雖有爭議的存在,但我們往往忽略了銀髮族的性需求。

“我們回鄉過年時,都會看到長輩的居住環境,這時也應該好好地深思自己的年老生活,其中包括性生活。”

因保守觀念壓抑性慾

她提及,“性”這漢字是身心的結合的意思,我們活在這世界上,處於文化價值體系裡頭,符合個人開放很自主地滿足性生活。相反地,若我們不能滿足性生活,無論處於哪一個年齡層,身與心都需要調整。

“很多人因為觀念保守而壓抑自己性慾,當自己已是銀髮族時,就會想找回與另一半親密感。‘性福’的定義未必發生於性愛裡,而是與另一半之間的親密感、互動、溝通,做一些讓彼此感到高興的事情。”

她表示,甜蜜感可透過生活裡的關懷及配偶在意的事情得到,如此就可讓對方感到自己在心裡是如此的重要。

很多銀髮族基於身體的退化而拒絕配偶的性需求,但其實可透過治療而改善症狀,別因為怕治療而拒絕伴侶的性需求或壓抑自己的性慾。

難以啟齒 多數長者選擇逃避

鍾康盈提到,在談論性生活課題及看法,觀念極為重要,她曾去安老院做調查,每當向65歲或以上的長者問及性生活課題,受訪者言詞皆吞吞吐吐,從回應裡可看出6成受訪者有性需求,只是基於身體機能衰退而不敢提出。

她說,尤其女性長者因憂慮而不敢性愛但也不會求醫,活在自己的恐懼及想像裡,最終形成無形的壓力而逃避性生活。

性是人類基本需求

“性其實是吃喝住一樣,屬於人類的基本需求及本能,但沒有人願意談論有關課題。在醫學角度看,維持愉快的性生活是一種保健的方式,年年益壽之道,在其過程裡會一直想維持性生活,好像戀愛般。

她表示,雖然性生活會因身體機能退化而影響,但性慾不會因年齡增長而減少。我們可用酒比喻性慾,因時間而變得更“香醇”,濃度也會因時間而昇華,也會因歲月的改變追求不同的層次。

“其實,只要有‘想要做愛’的慾望,就表示自己是健康的,因為‘想要’表示情緒很好,‘能夠行房’表示男性勃起功能正常、女性荷爾蒙及生理正常,可以行房表示心血管都不錯,銀髮族不要覺得談性不好意思,其實這才是健康的表現。”

維持性生活 夫妻關係多姿彩

鍾康盈表示,若長者身體是健康的,為何不可維持性生活?即使身體有疾病也應積極尋醫,如女性陰道乾燥、男性不舉等,只要得到正規的醫療,性生活得以維持。

“我們經常看到老夫妻坐在一起看夕陽的都是洋人,鮮少看到東方人這一類的照片。維持性生活是其中一環能讓年輕夫妻恩愛直到終老,因為性生活對婚姻滿意度是相扶相持的。很多夫妻被以前的傳統概念與教育而影響,導致現代人即使有性慾也不敢勇於表達。”

她惋惜地說,很多老夫老妻能走到現在已很不簡單了,為什麼不能維持性生活,讓夫妻的婚姻關係更多姿多彩呢?

她強調,性生活不一定是僅僅性愛而已,也可透過各種性活動得以完成,如牽手、搭肩、摟腰、親吻、擁抱等。只要雙方得到喜悅及幸福感都可以進行,以維持婚姻滿意度。

話說癌症:說說病毒

今年,華人的春節不那麼熱鬧。中國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武漢封城,中國人民大都“自我隔離”足不出戶。往年熱熱鬧鬧來旅游過年的大批旅行團沒有了,大馬倒是有了20多例“遊客患者”和幾位本地病人,弄得大家也有些惶惶然。

雖然 “病毒”、“細菌” 都是人們很熟悉甚至常常掛在嘴邊的詞語,但細究起來發現還很難講出個子丑寅卯。那我們今天就慢慢道來。

我們知道,地球誕生有40多億年了。可你想不到的是,人類起源至今才300萬年,病毒、細菌卻已存活了30多億年,比我們要“年長”得多呢!而且,人類現在對細菌已經比較了解,有益的予以利用(比如製作乳酪和酒釀,處理廢水等),對人體有害的結核桿菌、沙眼菌等也有藥物可以治療。

可是病毒一直是個難纏的對手,人類跟它們鬥爭了幾千年仍然無法戰勝。這又是為什麼呢?

研製疫苗預防病毒

其實,病毒個體微小,結構簡單,它甚至連一個細胞都沒有,只有一種核酸(DNA或RNA)和一個蛋白質外殼。病毒分為植物病毒、動物病毒和細菌病毒,它們都無法自己傳宗接代。

如果要繁殖,病毒就必須去找一個細胞做它的“宿主”,再利用這個宿主細胞的物質和能量來複製新的病毒。複製成功後,它就裂解宿主細胞,讓複製出來的病毒再去感染新的宿主細胞。

那麼侵入人體的病毒是怎樣致病的呢?一開始它躲進人體細胞里幹着自己繁殖的勾當,還迷惑了人體的免疫細胞,以為它們是“自己人”;等大量繁殖形成氣候,人體免疫細胞發現“敵情”,又會以為是“自己人叛亂”,不分青紅皂白地攻擊,殺傷了很多好的細胞;一直要等身體免疫細胞發現了“真相”,才能真正抗擊病毒,還必須有免疫細胞夠強大的前提方可獲勝。這也就是病毒性疾病發展的過程。

按說,我們身體的免疫細胞一旦獲勝,就會留下“記憶”,下次這種病毒再入侵馬上就會被消滅。可是病毒狡猾得很,它藏在細胞裡,根據繁殖的需要不停的變異:兒子跟老子並不完全相像,孫子跟爺爺的樣子可能變化更大,這樣免疫細胞無法馬上識別,就給了病毒可乘之機。

因此醫學科學家很難研製出對症的疫苗,用來預防病毒。比如病毒性感冒,現在發現的病毒就已經上百種。美國每年的流感疫苗像“押寶”一樣,科學家即使反複分析比對,仍然難免有誤差。

病毒雖壞,仍然被科學家應用做有益的事情。比如製作疫苗,經過處理後讓病毒保持原貌但不能繁殖,這叫做“滅活病毒”。把它們做成疫苗注射進人體,讓免疫細胞認識,就達到了防病的效果。

此外,病毒在科研中也有作用,它可以作為基因工程中的載體,也可以在細胞工程中作細胞融合的誘因。這次中國的“新冠肺炎病毒”,很多發達國家都已加入抓緊研究,希望不久能有疫苗問世。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