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自稱副通訊部長顧問 要求解釋“脫了” 華青槓上鋼琴女神

(吉隆坡30日訊)“大馬鋼琴女神”李元玲和一名自稱是“大馬通訊及多媒體部副部長拿督查喜迪的私人顧問”華裔男子Carrick Tan槓上,而Carrick Tan也已到警局報案,指李元玲在IG貼了他和副部長查喜迪的照片,並撰文指他們兩人沒禮貌,還稱他為“神經病”。過後,李元玲也根據此事到警局報案。

Carrick Tan說,他當初發了一條關於“李元玲脫了”的新聞鏈接給李元玲,主要是希望對方能針對此新聞解釋。

Advertisement

“但我還沒有機會問她,也還沒說要做些什麼,她就發瘋了。”

較後,Carrick Tan被對方拉黑,且無法聯絡上李元玲。“她爽就傳簡訊,爽就FB,也不知道她在玩什麼。”

於是,Carrick Tan在周二(10月27日)到警局報案,並指自己沒有“羞辱”過李元玲,且反指是李元玲要把事情鬧大。

他說,他知道李元玲也已針對此事前往警局報案,並閱讀過相關文書。“那不是事實,她是報假案”。

“我之後也曾給李元玲機會,她說她要道歉,我認為道歉要有誠意,你罵我們的時候是公開罵的,但卻只通過電話道歉,我覺得沒有誠意,部長也不接受。”

不過,他也再次強調,李元玲已私下向他道歉。

Carrick Tan說,他或針對此事召開記者會。“部長和副部長都已經同意。”

此外,Carrick Tan也於週四(29日)貼出擔保信,以及他本身一手被上銬的照片,而內文則提及刑事法典第170條文(冒充公務員),以及指他是在此法令下被提告。

“我有機會在法庭澄清我的名聲。”

詢及他被拷上手銬一事是否與李元玲的糾紛有關時,他說:“可能有關也可能無關。”

李元玲拒見面遭恫嚇 “以對部長無禮逮捕你”

華裔男子Carrick Tan不但自稱是大馬通訊及多媒體部副部長拿督查喜迪的私人顧問,同時還在社交平台貼文指“鋼琴女神”李元玲“捏造、抹黑、造假、霸凌、高傲自大、無禮、低級…”,而李元玲已就此事報警。

Carrick Tan週五通過 臉書發文稱:“最近是犯小人或功德做不夠,一直有人眼紅跟我找事。我從不仗勢欺人,但不怕人找事。”

接著,Carrick Tan更指李元玲“大馬celebrity數一數二KOL的網絡紅人,捏造、抹黑、造假、霸凌、高傲自大、無禮、低級又卑微的手段。有些老闆後面支持及有些小名聲和5 -6000萬家產,有沒有報稅及解釋清楚資金的來源嗎?連你今天的豪華大宅及跑車如何得來我也一清二楚。手段臟骯、下流及卑鄙無恥”。

此外,他也說自己要“為民請命”、“替天行道”、“在此,我宣佈正式開戰及為大家討回公道!”

針對此事,李元玲說,有一位陌生男士上週主動聯絡她。

“我不認識他,也不知道他如何取得我的電話號碼。”過後,對方傳來一張MCMC的名片,註明他是副部長拿督查喜迪的私人顧問Carrick Tan,以及他和副部長的合影,而對方僅留下一句:“Can meet up for coffee pls”,並陸續傳了自己和一些藝人的合照。

李元玲說,她當時並沒有理會對方。“我想,他可能想用這些照片取得我的信任,來跟他出去,但我不會亂跟陌生男子出去的。”

由於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李元玲遂嘗試向照片中的藝人求證。“結果得知她們並不認識這個人,且只不過是在一些公開活動裡被要求合影而已。”

因此,李元玲決定不多加理會,事後也將此事貼上“僅限部分好友關注”的限時動態中,但有友人卻把此截圖傳給Carrick Tan,“後來,他開始變激烈,不停打電話來,我感覺有點受威脅,就拉黑了他。”

李元玲說,Carrick Tan曾嘗試用各種渠道聯繫她,並用相關部門和部長的名義威脅她。“他誣賴我對他及部長無禮,要求我必須出來當面向他道歉,否則,他就會讓相關部門禁用我的社交帳號、召開記者招待會封殺我、並會以’對部長無禮’罪名拘捕我。”

兩人與MCMC皆報警 Carrick Tan被捕後保外

隨著Carrick Tan報警,李元玲也被傳召到警局錄取口供,為了保護自己,她也已於週二向警方報案,並聘請律師處理此事,律師也已聯絡大馬通訊及多媒體部。

“他們說該部門沒有這個人,MCMC也已報警”。

李元玲說,當天傍晚,警方就以刑事法典第170條文(冒充公務員)刑拘Carrick Tan,而男方事後獲保釋。

她披露,她從朋友處得知,Carrick Tan曾騷擾過不少人,“警察還對我說,他曾被人舉報騷擾。”

過後,她也強調,她不清楚對方最初聯絡自己的意圖,“他一直叫我出來,並與他面對面道歉,然後才肯銷案,然後利用警力叫我出來。”

Carrick Tan貼上銬圖宣戰 李元玲二度報案

自稱“大馬通訊及多媒體部副部長拿督查喜迪的私人顧問”的Carrick Tan被警方上銬並獲保釋後,即通過網絡貼出“宣戰文”,針對此事,李元玲說,她並不認識Carrick Tan,並指他對男方所做的一切感到害怕。

於是,李元玲再於週五下午3時許針對男方的“宣戰文”到警局報案。

根據李元玲和Carrick Tan雙方在網絡的貼文內容可以發現,起初是Carrick Tan就“李元玲脫了”的相關新聞與李元玲聯絡,並向李元玲發了他和部長及一些藝人的合照。

事後,李元玲並未回應,並把Carrick Tan拉黑,且將他的照片貼在限時動態,並指對方“沒禮貌”。於是,Carrick Tan於週二(27日)到警局報案,並指自己沒有“羞辱”李元玲,反而是李元玲要把事情鬧大。

接著,李元玲到警局錄口供,而其經紀人也向大馬通訊及多媒體部(MCMC)投訴,並得悉Carrick Tan曾被警察帶回警局。而Carrick Tan也於週五(30日)早上6時以圖文並茂方式貼出一篇“宣戰文”,直指“李元玲Cathryn Lee,大馬celebrity數一數二KOL的網絡紅人。捏造、抹黑、造假、霸凌、高傲自大、無禮、低級又卑微的手段。”

於是,李元玲再度到警局報案。

根據李元玲提供的報案書,她指自己並不認識Carrick Tan,並對Carrick Tan的行為感到害怕,同時擔心會影響她作為藝人的名聲,因此,她為保護自己而再度報案。

李元玲憂男方意圖不軌

李元玲說,Carrick Tan起初只是發了名片和多張合照給她,並沒有向她作出正式的自我介紹,而她也確實曾收到對方所發的“李元玲脫了”的新聞轉發鏈接,但因對方沒有說明意圖,所以,她以為對方企圖不軌,因此,她不加理會。

針對Carrick Tan指“李元玲已私下向他道歉”一事,李元玲說,她當時是因為不想再繼續與對方起爭執而道歉,同時也是因為她曾在自己的限時動態中把對方稱為“神經病”的緣故。

“ok,我叫你神經病是我不對,就這樣,我就只想擺平這件事,但他第二天還去報警。”

她說,她絕對沒有斥罵、侮辱和以文字言語攻擊Carrick Tan。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