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羅里技工愛珍玩 散盡家財也無悔

他好此道7年,深陷其中難以自拔,遙遠的店家只要一通電話,他即拖著行李箱過去淘寶;搬家也是為了安置寶貝們,縱使如今居室陷入“舉步維艱”窘境,他也甘之若飴。

一手修羅里、一手釘木架擺珍玩,羅里技工林福成一頭栽進收藏日本二手茶具和懷舊傢具世界,7年時間,畢生積蓄換來一屋珍藏。

Advertisement

對他而言,愛上此道會深陷得難以自拔,買了第一次,一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剁不了手,看到不買會睡不著覺,屬於收藏症“慢性中毒”。

林福成也喜歡攝影,這些年來陸陸續續收藏了廿多台老相機、幾台錄影機、老時鐘、一台歷史久遠的電視機,日式二手茶具、模型更是數以千計,位於檳州威南爪夷大街的戰前店屋內,牆壁上錯落有致的特製木架上滿是精美茶具,甚為壯觀,彰顯出林福成的收藏品味。

只有老木能襯托

45歲的林福成出生於怡保,廿多年前北上檳城發展,先在新邦安拔打昔一帶的車廠打工,八九年後自行創業,現在是一名自僱的羅里技工,一般通過電話接活。

38歲那年的某個中午,他來到威南洗腎中心後面店屋區,原想逛二手衣服店,卻被琳瑯滿目的日本二手茶具吸引,自此走上收藏“不歸路”。

目前林福成獨居於店屋內,與一屋的珍藏緊密相處,沒有任何羈絆。他對生活物質要求不高,可以將汽車座椅當睡床,但對手工藝品的品質有高要求,堅持老木或實木才能成為他珍品的安身處。

“對我來說,三夾板襯不起精緻的東西,經過時間淬煉的老木才有味道。”

林福成對茶與咖啡談不上很喜歡,卻鍾情於精美的日式陶瓷茶具組和擺件。說到這些收藏品,他的眼睛是發亮的,滔滔不絕地訴說收藏的趣事。

他說,日本茶道受中國茶文化影響,重在慢品細嚐。對日本人來說,喝茶是一件樸素但嚴謹的事情,他們的茶具即可以證明,每一套茶具都流露出精湛而低調的茶文化工藝。

日本茶具 材質優良

林福成買進的日式茶具包括九谷燒茶具組、香蘭社茶具組、深川製瓷、Narumi(鳴海)、Noritake(則武)等等。他說,日本茶具材質優良,全新的同款商品價格不便宜,如“鳴海”、“則武”這兩高端茶套組價格從數千至逾萬令吉,因此二手市場無疑是“淘寶樂園”。

“日本人的品管把控做得很好,每一間二手店的貨品都是獨一無二,大部分茶套組也只有一套,所以雖是二手但卻是真貨,不會有仿製問題。”

他也說,日本衛生部對安全要求非常嚴厲,所有小孩的物品或者玩具都須以無毒顏料上色,所以小孩把物品放進口中也不必擔心中毒問題。

把錢都花在藏品上

外表福泰的林福成喜歡舊情懷,這些年從工作賺取的收入和積蓄,幾乎都投給收藏珍玩。他的珍藏除了日式茶具,還有日本動漫人偶模型、鐵壺、舊木櫥傢具,黑膠唱片、兒時漫畫、雜七雜八的小玩意等等,連一罐不知年份的巧克力粉,以及一張三十多年前的星檳日報,他也收集起來。

他說,許多人很喜歡假面騎土、海賊王、魔法少女等日本人偶模型,在本地市場很難找到,他找到幾套模型,有顧客出價1000令吉欲購假面騎土,他也不賣。

獨一無二 捨不得賣

3年前,林福成在爪夷村租房子住,因為珍藏品越來越多,實在是容納不下了,他便到爪夷大街租下一間店屋,用小羅里載了四十多趟次才把東西全搬過來。

由於買進來多、賣出去少,這間店屋的牆壁已經釘滿木架,地上也幾乎挪不出空間,用“舉步維艱”來形容也不為過,為此林福成再度計劃另覓地方擺放戰利品。

“我想在附近再租一間店屋,不要太遠,因為搬東西也是勞心勞力的工程。”

雖都是心頭愛,但林福成也願意割愛部分珍藏,但基於很多藏品都是獨一無二的,很多時令他無法割捨,比如中國文化濃厚的十二生肖茶杯組合,有一名顧客愛不釋手,出價3000令吉他也捨不得賣。

林福成認識很多同道中人,都是很喜歡日式茶具組,同是“中毒”的一群,經常半夜兩三點上門看珍藏,即使他已經睡下了,也會開店讓他們進來。

“很多大型羅里和貨櫃羅里是半夜走車,所以我很多時候半夜會接到電話出勤,顧客和朋友半夜來敲門我也會招待他們。”

閒來無事時,林福成會待在屋內擦拭茶具和木架。他不喜歡看到茶具惹塵埃!

廢棄木料打造牆架

牆上襯托茶具的木架子,並無花費林福成的一分一毫,它們全是被棄置在路邊的舊櫥具和木料,林福成撿回來後再分拆、清洗和打磨修復後,搖身一變成為襯托茶具和擺設品的物件。

林福成認為,人要因材施教,木材也一樣,必須“因材施藝”,根據木材的紋路和形狀去打造牆架,才能展現出材料的原貌和狀態。

“這屋牆上所有的木架子,都是我親手做的,現在老木比較難找,加上牆架也滿了,所以有一些茶具還待在盒子內沒有擺出來。”

很多來過這裡的顧客,會請林福成釘製牆架,譬如爪夷大街的吳家大宅內的咖啡館的擺設就是出自林福成的手筆,東主是林福成的朋友,也喜歡收藏古玩。

拖着行李箱去淘寶

這些年來走南闖北,林福成已然成了二手日式傢具賣場的熟客,吉隆坡和亞羅士打的二手店一有新貨進來,老闆就會通知林福成,他一定會抽時間去淘寶。

在會場看到新貨的心情,如同看到老朋友一樣,親切而澎湃,使得林福成迫不急待的要將它們帶回家。

他說,我國大約是在2005年興起日本二手傢具市場,先在北馬尤其是檳城開始,然後往北部亞羅士打發展,再慢慢延伸到吉隆坡。

據他說,本地一些商家跟日本商家簽約,限定一個月內至少寄兩個貨櫃的貨品過來,一個貨櫃差不多要七八萬令吉,所以成本相當高。

“本地如高淵、打昔、爪夷都有日本二手傢具賣場,以前有很多‘好貨’,現在能入手的東西比較少了。”

當吉隆坡賣場一來電話,林福成便會拖著37吋的行李箱坐火車到吉隆坡,在親戚家借宿兩天,有時帶著兩個行李箱滿載而歸。

林福成偶會出差到怡保、吉蘭丹工作,他也會留宿一晚在當地看看有沒有二手店,順便淘寶。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