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總警長:藏國外經商 年杪料帶回劉特佐

(沙亞南25日訊)全國警察總長丹斯里阿都哈密暗示,警方預計今年杪將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帶回國。

Advertisement

 

他說,劉特佐受到某方保護而隱藏在某個國家,因此難以引渡他。

 

他今天出席《陽光日報》一項活動後對記者說:“我很難提供(帶劉特佐回國)日期,因為他逃走已久,不過我努力加快速度,可能在今年杪。”

 

阿都哈密說,根據調查和情報,劉特佐與4名至5名“幕後人士”在有關國家自由經商。

 

他拒絕透露劉特佐所在國家,不過他說,該國與我國有引渡協議,警方正加強協商工作。

 

他指出,保護劉特佐的一方聲稱,劉特佐是政治陰謀受害者,因此不會將他交給警方。

 

是商業罪案無關政治

 

“劉特佐的課題與政治無關,不管是在這里或者是提供保護的國家。這是商業罪案。警方強調這是罪案,為何那一方不要合作?現在我正施壓(交出劉特佐)。”

 

阿都哈密說,除了引渡,我國可以通過其他方式帶回劉特佐,包括通過法庭程序、警方和移民局與有關國家當局合作,以及通過兩國外交關系。

 

接總檢察署指示 聘專家分析男男短片

 

阿都哈密坦承,調查疑似經濟事務部長拿督斯里阿茲敏的男男性愛短片案,確實不容易,而警隊已經接到總檢察署的指示,以采取進一步行動。

 

他說,他並不是類似高科技專家,但警方已經聘請專家,分析短片內容。

 

他在回答讀者問題時說,要調查和解決類似的一起案件,的確很不容易。

 

“警隊已經接到總檢察署的指示,同時也會向相關領域專家諮詢,過後才能把案件帶上法庭,並呈上我們所擁有的所有證據。”

 

憂無法控制國內種族意識亂局

 

阿都哈密坦承,他擔憂警力無法永遠控制國內種族意識高漲而造成的亂局,這也是人民所擔憂的事。

 

他坦言,自從509大選後,國家湧現宗教與種族課題,速度比過去60年更急速,幾乎每日都有新課題。

 

“因此,我曾發表聲明,對所有發表侵犯種族宗教和王室言論者,捉!現在情況仍在受控制範圍里,畢竟一有案例就立即逮捕,無論是親政府或反政府者。”

 

“不過,我也擔心這樣的情況,可以維持多久?人民是無辜的,他們也擔心,怕警方無力控制局面,這也是我所擔心的事。”

 

他說,政治人物將決定落實何等種族和諧政策,而他也決定每日在警察總部召開記者會,由警官來回答記者提問。

 

“我要呼籲政治領袖,試著采取負責任態度,你在你的政治奮鬥中,要自我限制,不能暢所欲言,說出有種族意識及歧視別人的話。”

 

“我也呼籲社會領袖、村長、居委會、宗教領袖各自扮演角色,不是每個人都要爭權,但你要成為一個可以調和局面的人。”

 

阿都哈密說,就因為政治人物口無遮攔,有時一些課題都會演變成種族課題,“就因為有人不負責任,去廣傳和留言。我不要警局的扣留里,裝滿了這種人,但要關滿罪犯,他們本來是好人,卻因為種族意識而變成這樣,唉!”

 

他說,就因為大馬很自由,因此那些人什麼話都敢說,如號召杯葛產品,“我們國家很自由,可以做任何廣告,但有其標準及限制,若要推廣清真產品,你不能說‘這不是華人的東西’,如歐洲產品註明沒有使用棕油,這會帶來影響。”

 

“要推銷就不要踩低別人,廣告是推銷產品沒錯,但不要跨越那條界線,不要說要杯葛。”

 

至於檳城理大教授兼全國伊斯蘭裁決理事會成員查里依斯邁指令吉有豬油成份,制造社會不安時,阿都哈密指這確實是觸動宗教敏感的談話,並指應該先諮詢後再發表不遲。

 

“為何不先向相關機構諮詢呢?例如JAKIM,讓他們先行調查,不必驚動人群,如果明天發現那是假新聞,那豈不是已經誠信破產了?我擔心,如果最後證實是假的,破壞已經造成,以後人民是不是要戴手套拿錢?”

 

“我要求這些人,日後發言時要更負責任,得事先向負責機構求證才發表談話,如果沒有研究就先發表,如過去也曾說巧克力有豬的基因,那傷害已經造成了,該如何挽回?”

 

對元首后無禮 為捍衛王室捕網民

 

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解釋,他是為了捍衛王室,才會主動逮捕在社交媒體平臺對國家元首后東姑阿茲莎阿米娜陛下“出言不遜”的網民。

 

他說,盡管他因此而被元首后譴責,也欣然接受,但他還是交代警員必須嚴正看待種族、宗教與王室相關的課題,畢竟這攸關全民。

 

阿都哈密今日在《陽光日報》總部,出席《星洲日報》與該報聯辦的#Kitalah Malaysia ”異-同” 活動上,回答讀者的問題時說:“當各族互相歧視時,這些課題都必須獲得關注,也必須采取行動,包括歧視宗教與王室的留言,我身為總警長,必須維護王室,這是憲法所闡明的職責。”

 

東姑阿茲莎日前在毫無預警下,關閉其推特賬戶引起熱議。警方較後逮捕數名曾對元首后做不敬言論的網民,此舉讓元首后感到震驚,不僅重啟推特賬戶,也呼籲警方放人,不要對付網民。

 

阿都哈密強調,言論自由有其限制,他不反對網民發表批評政治人物的言論,更何況,網民對他本身的批評,收集起來可以裝滿兩三個籮筐。

 

“你要罵我什麼,說我言不由衷,都沒有問題,我可以接受。

 

“但是,就好像有位網民在社媒上指他知道首相敦馬哈迪住在那里,寫到好像要對馬哈迪展開攻擊似的,那警方就要逮捕這個人。批評我可以,我尊重言論自由精神。

 

“如何在言論自由與守法里取得平衡?很容易,不要在你爭取權力時,去踐踏別人的權力,一定要跟著憲法行事,並遵守法律。如果我要伸張我的權益,我不可以發表歧視別人的言論。我們可以在憲法允許的框架里發言,但如果你侵犯了其他種族,就是違法了。”

 

針對警隊如何管制逾1萬5000名社交媒體用戶時,阿都哈密以某國因網上假新聞,煽動了某個種族的怒火與情緒,導致發生暴亂甚至死亡事件為例說,制造假新聞的網民,是非常傲慢自私,且完全不顧他人感受。

 

他說,新加坡立法對付假新聞,但他預測一定有法律執業者說這將違反言論自由。

 

“但是,警察的責任就是維護治安,凡是發表負面言論,不理會後果者,我已經做出警告,警方將會立即逮捕這些人。”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