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經歷2次通波仔1次心臟繞道 漫畫家徐有利 未病發先上手術檯

(吉隆坡訊)知名漫畫家徐有利曾經動了3次心臟手術。

他在40歲左右就經歷第一次心臟病發,那是他人生最危急的一刻,可說是與死神擦身而過。

Advertisement

把命救回來後,他非常謹慎看待健康,心臟稍有一點不妥就自動自發去找醫生。

10年前因為察覺心血管再次阻塞而去做了第二次手術;今年年初又有輕微不適症狀,他為了預防心臟病發甚至先去進行繞道手術,因為他認為,與其時刻擔憂體內的計時炸彈不知何時爆破,倒不如先把自己送上手術檯吧!

第一次2主動脈阻塞

徐有利的“第1次”要從15年前說起。

某個晚上他睡到半夜兩點多,忽然感覺胸口很痛,他以為自己不覺意壓到不舒服,就多次翻轉調整睡姿,但卻感到越來越痛,左手也開始麻痺失去知覺了,始意識到是心臟病發作,即馬上叫醒太太把他送去醫院。

去醫院的途中,他在車上已陷入半昏迷狀態,而且也不能坐直,彎着身子抱着胸口和疼痛對抗。到了醫院,醫生替他檢查驗血後,給他注射稀血藥暫時緩解,讓血可流通到心臟。

並告知他有兩條主動脈阻塞了,需要做氣球擴張術(即俗稱的通波仔),在阻塞的部位植入支架以撐開血管。

他回憶說:“注射了稀血藥的15分鐘後,情況就舒緩了,但副作用很利害,護士叫我去漱口,吐出來的全是血水,血被稀釋後都從牙縫流出,直到兩三個小時才停止,隔天再轉去大醫院做通波仔手術把血管撐開。”

第2次的手術,他是在全無症狀之下自動去進行的。

話說在第1次手術後的5年(即10年前),他看到報導有新的CT Scan 儀器可供檢查心臟,在當時來說是最先進的,而且副作用很低。

他想到上一次心臟病發已間隔5年,應該要再次去檢查了,於是就抱着姑且一試的心態前去。沒想到檢查後發現,之前手術植入的支架部位又阻塞了90%,只是未達到爆發的階段。

於是又乖乖去找他的主治醫生,再次安排通波仔手術。醫生就在先前植入支架的同一部位放多一個支架,再次把血管撐開。

第三次血管5處阻塞

10年後的2022年,即今年1月份,有個星期六早上,他和一群朋友去騎車,原先他風馳電掣騎得很快都沒事,但過後在等朋友時,反而感到呼吸不太順暢,出氣多進氣少,他馬上放慢速度不敢再追風。

大概過了20分鐘左右又恢復正常了,於是他照常和朋友吃喝聊天。直到當天晚上在家吃飯時,那種呼吸不太順暢的感覺又來了,這時他認為不能再拖下去,當晚即去找醫生為他檢查。

經過驗血和檢查心律,顯示心臟的情況不穩定,就留醫等待進一步深入檢查再動第3次的通波仔手術。然而,深入檢查時卻發現他的血管有5個地方阻塞了,醫生就征求他的意見,表示如果要照樣用通波仔方式也可以,只是時間上較長,而且費用也不便宜,可能要50多千。同時也提出或可選擇做繞道手術,雖然是開膛的大手術,但費用卻不相上下,而且也比較“耐”。

徐有利考慮之後,很快就決定要做繞道手術。

“那時我想:做過兩次通波仔,身體裡大概已有3至4個支架。這一次5個地方阻塞,要放入5個支架,就變成有8至9個支架在我體內了。”

“改天去機場過關時,這麼多金屬在身體裡,不知會不會響哩?哈哈,後來我又想到,有8至9個支架在我裡頭,只要有一個出問題,分分鐘就可以要了我的命!誰可以確保每個支架都能完美?於是就毅然決定做繞道手術。”

準備進行心臟繞道手術前的徐有利。

繞道手術之後,徐有利的胸口留下8吋長的傷疤。

由於手術時,左手臂被插上各種針管,因此留下瘀黑的印跡,結果花上整個月的時間才能消除。

因為要抽取靜脈做繞道手術,他右腿留下長長的駭人傷疤。

解除體內計時炸彈

當時他是自行作出這個決定,也沒有和家人商量。“不做,就有個定時炸彈在體內,只看幾時爆炸吧!如果要等爆炸才來做,恐怕已來不及,難道要冒這個險嗎?沒得選擇之下,我唯有去面對。”

他在作出決定後的一個星期即進行手術,總共花了5個多小時,包括從他的右腿開刀抽取兩尺長的靜脈去駁接,也在胸口開了8吋長的傷口,鋸開胸骨,並將心臟連接至人工心肺機,在心臟停跳的狀況下進行手術。

徐有利也承認,以他50多歲的年齡去做這手術算很年輕,大部份需要這種手術者都是六七十歲以上的老年人。但無論如何,如今他體內的計時炸彈已解除,算是放下心頭大石了。

手術後的復健,包括每小時都要吹吸這個儀器以幫助恢復肺功能。

手術後相隔兩天,醫生就鼓勵他下床走路,進行復健運動。

每小時吹氣吸氣20次 恢復肺功能未達標

徐有利在手術後醒來,由於麻醉藥效未過,一整天都迷迷糊糊想睡覺。

在第2天就得下床走路開始做復健。主要是行走以幫助腿的康復。醫生也給了一個儀器讓他訓練吹氣以助恢復肺功能。

“手術中最受傷害的反而是肺部,在心臟停跳的狀態下,它的功能備受影響,因此手術後就要一直吹氣吸氣,每小時必需吹吸20次,直到肺功能達到指標。我如今並未達標,還欠一點,哈哈,因為現在懶得做了,有空再去做。”

手術一星期過後,徐有利準備出院回家過新年。

出院一週睡不好

徐有利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即出院,剛好趕得及回家過新年。他表示,其實整個手術過程並不難受,反而是回家後難以睡覺才是折磨。

“我足足一個星期完全不能睡,因為要直躺不可側睡,以防壓到心臟,胸骨也未癒合,因此必需直直平躺,對我來說真的很辛苦,我習慣側睡,所以無論如何都睡不了,加上家中的床不像醫院的病床可調整斜度,而是平平的,每次好不容易將要睡着時,喉嚨和鼻子間好像有東西卡着的感覺,往往差不多睡着了又把自己弄醒…。”

後來他買了一張“懶佬椅”,可供調節斜度,終於才可好好睡上一覺。他一直在懶佬椅上睡了兩個月。傷口完全康復了再回到床上睡。

出院後,他必需借助這張懶佬椅才能入睡。

“現在胸口和腿的傷口雖然癒合了,可是若按下去還是會痛的。另外,我的腳和胸口有些部位還是沒甚麼感覺,摸下去麻麻的。我想應該是神經線的問題,開刀切下去時,神經線也給切斷,就沒有感覺了。不過這些無所謂啦,反正沒妨礙什麼。”

在復健期,飲食方面要求都得清淡,但他苦笑說,這一點他做不到。

“完全清淡、少油少鹽的食物真的很難吃。在醫院頭一兩天,我還能吃得津津有味,但過後就覺得難以入口了,甚至叫太太打包外面的食物給我吃。回家後誘惑更大,看到什麼都想吃。而且若要太太為了我一個人特別煮清淡的食物也很為難,她煮的都是一家人吃的,如果要配合我而餐餐煮清淡,孩子也吃不慣,所以只能盡量吧!”

“我基本上都沒有戒口,在西醫的角度,手術後什麼都能吃。但我還是依靠華人傳統,在初期都不敢吃發物,比如蝦和花生等都不吃,免得傷口發炎。直至最近才開始淺嘗。”

美食的誘惑是徐有利最大的弱點,雖然他知道應該吃得清淡,有時還是忍不住大開食戒,這次手術後,他也唯有盡量控制。

  接近死亡邊緣 首次病發痛怕了

綜觀徐有利3次手術的因由,第1次是病發最危急時,第2次完全沒有症狀卻檢查出阻塞,第3次是稍有一點症狀。也許很多人質疑為何他無事拿苦來受?都沒有很大問題為什麼一而再急巴巴的趕去動手術?

他解釋說:“有過第1次的病發經驗,我真的是怕了!我寧可在它還沒有爆發前,把自己送上手術檯。因為我體驗過那種痛非常要命,就像一塊大石頭壓在心口,當時醫生來幫我檢查,我就和他說:請你快點幫我做手術,要不然你拿把刀給我斬下去吧!所以第2、3次有一點症狀,我就馬上去檢查並決定動手術了。”

20多歲膽固醇超高

“回想當初病發時,我在車上痛到沒辦法想太多,只是忽然意識到很接近死亡邊緣,腦海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求上天幫助我度過這個難關。因為我放不下我的孩子,那時我女兒未出世,最大的兒子才10歲左右,最小的才6、7 歲。想到如果我一旦離開了,他們怎麼辦?還好最終都大步跨過了。”

當年病發時,徐有利才40出頭,而且沒有不良嗜好,身體也不肥胖,根本沒想到心臟病這麼快找上他。

“老實說,那時婚後大概10年內,我基本上都沒有運動,只忙着創作,整天坐着繪畫,飲食也沒有控制,加上有心臟病的家族遺傳基因,我20多歲就已膽固醇超高,也沒有吃藥,醫生叫我多一點運動,我卻當耳邊風,因為都沒有任何征兆,直至突然病發。”

談及手術後5年,心血管又再阻塞的原因,他坦言那時因為手術後就以為沒事了,就沒再吃藥,也認為西藥有副作用,就聽信別人的說法改去吃偏方草藥,結果造成心血管在短時間再次阻塞。

在2次手術後,他再也不信偏方,乖乖的吃西藥,也堅持做運動,因此在這10年來都完全沒症狀。

手術一星期過後,徐有利準備出院回家過新年。

做好遺囑交代後事

徐有利表示,他老早已做好遺囑,在手術前也向太太交代了一切,包括抽屜的鎖匙、手機的密碼,銀行戶口也是聯名的,因此他很坦然面對這次的手術。

“老實說,即使手術失敗就這樣離世,我也能接受。我已交代好一切,孩子也算是長大了,我也為他們準備好教育費,即使我離去,太太也不必獨自去面對殘局或撫養孩子的問題。

我沒有任何遺憾,現在要我走也是可以的。即使我這次又大步跨過了,但我希望最遲70多歲就走。人生不要這麼長命,最重要看是否活得精彩,短一點也沒關係。”

徐有利是大馬知名漫畫家,經常受邀到學校辦講座,和學生們打成一片。

  病後改變人生觀 珍惜當下善待自己

徐有利如今的健康已恢復了80%,也開始回歸正常生活,只是要長期吃稀血藥和膽固醇藥物。

他表示在第一次心臟病發時,人生觀已有很大改變,隨着第2第3次的手術後,也讓他更珍惜目前擁有的一切。

減少工作去旅遊

“這次手術後,讓我更強烈的要善待自己,過去不捨得的花費,如今都不再省。在能力範圍內都會去享受。我想,如果這次手術過不了關,我所努力的一切都等於零,要是就這樣離開,我過去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既然可以跨過去,我就要好好善待自己,想去做什麼就去做,想要的就去買,不要等到病倒在床上時,一切都沒意義了。”

接下來的日子,他也計劃和太太分階段去不同的國家旅遊。工作上也盡量減少,並伸縮性的處理。

他表示,在大約4、5年前,他做了人生最重要的決定,即是把公司賣掉,改用特約和兼職員工,不必每天回去工作室,非常自由。也幸好如此,不然都不知怎樣應對之前的MCO。

生命獲得轉機後,徐有利學會珍惜眼前和善待自己。並計劃了要和太太到處去旅行。

徐有利如今的工作量也盡量輕減,並改在線上教課。

他每星期有 3 天都安排游泳運動,以讓身體強健。

每天抽時間運動

“如今《哥妹倆》還有繼續創作,我個人繪畫,並由兼職的員工負責上色。我的工作室也有實體繪畫班,由兼職的員工教導。我本身則改成線上教課。”

他也持續的運動,並逐步恢復騎行。每逢星期二、三和四就跑步;星期一、五和星期天游泳;星期六則騎腳車。

“由於我的工作是坐着不動的,對健康很不利,因此每天一定要抽時間運動,讓血液循環。要不是我這10年來不間斷的運動,也許我早已不在了。而持續運動也的確有助我在手術後迅速恢復。”

以下是徐有利給讀者的勸勉:

*要多注重自己的健康。如今的年輕人飲食不良,大部份缺乏運動,長時間對着手機電腦,非常不好,盡可能每天要抽半小時至一小時去運動。運動很重要!

*盡量控制飲食,雖然不容易,也要盡可能做到。

*買保險很重要。我3次的手術費都靠保險支付,前兩次的手術費都是30千令吉左右,這次的手術費則花了約5萬令吉,所以一定要買保險,尤其現代人的生活作息都很不正常,遲早都會用得着保險。

*定期做體檢。年過40歲一定要做一次全身大檢查,趁早了解身體是否出狀況。預早知道健康情況就能及時治療和作出控制。

文\ aNGie  照片\ 受訪者提供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