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目擊劫案被當罪犯 3男斥警動刑逼招認

(吉隆坡8日訊)24歲印裔青年控訴,警方誤以為他和弟弟及一名友人是劫匪,將他們逮回警局問話,期間對他施暴拳打腳踢,企圖通過嚴刑逼供把他屈打成招,導致他胸部、肋骨與頭部受傷,其中胸口至今仍隱隱作痛。

Advertisement

身為保安員的事主更因為遭警方扣留2天,無法通知保安公司,因此被公司解僱,讓他丟失飯碗,家裡的經濟頓時失去依靠。

受害者查理斯不滿遭警方冤枉及暴力對待,尋求民政黨公共服務及投訴部協助,並於今日召開記者會譴責警方,要為自己、弟弟傑樂和朋友討回公道。

指警鞭腳亮槍恐嚇

查理斯敘說,一名巴基斯坦男子報警指遭7名劫匪在居住的人民組屋範圍內打搶,警方於12月10日到組屋捉人,結果將他和弟弟及一名到來住家幫忙處理裝修善後清理工作的朋友當成劫匪同黨,將他們連同2名真正的劫匪逮捕回警局。

“我家當時在裝修,我的朋友上來幫我清理,沒想到連累他被捉。”

他透露,警員要求他出示身份證後,還未調查清楚便強行逮捕他們,他更被警員扣上手銬帶走。

他說,巴基斯坦男子被打搶時,碰巧讓他看到事發經過,當時他以為警方帶他們回警局的目的是要查問事發經過,豈料卻被百般折磨,要他們認罪。

他說,他們被帶到武吉加里爾警局問話,警員期間使用暴力對待他,除了對他的頭部與身體拳打腳踢,還使用藤條鞭打他的腳板,讓他崩潰當場痛哭。

“我跪地哭著哀求他們(警員)不要打我弟弟,因為他才16歲。雖然我弟弟倖免沒被打,但警員卻亮槍恐嚇他和我的朋友,要他們招認。”

查理斯聲稱,他和弟弟當時是被安排在不同的房間問話,弟弟在事後告訴他警員亮槍威脅,他才知道此事。

他指出,2名被逮捕的劫匪在問話過程中已經認罪,而警察經過調查後,發現他們是無辜的,在扣留2天後釋放他們。

警局主任率員道歉

他說,他被警員暴力對待後,才被帶到蕉賴警局會見查案官。獲釋後,蕉賴警局主任曾率領7至8名警員到住家拜訪,並向他們道歉。

“除了道歉,他們沒有再做別的,警局主任還對我們說,要追究還是銷案,都隨我們喜歡。”

查理斯的母親在事後已就兒子被警員打傷一事報警,並前往吉隆坡中央醫院驗傷。

查理斯申訴,事隔兩個多星期,他的胸口傷處仍隱隱作痛,根本無法提取重物。

他說,由於醫院沒有將驗傷報告交給他,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的傷勢情況。

對此,民政黨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張健鋒表示,投訴部將致函吉隆坡中央醫院,要求醫院交出事主的驗傷報告。

被扣2天曠職  遭公司解僱

從事保安工作的查理斯指出,他遭警方扣留2天期間,因無法及時通知保安公司,以致他被公司解僱,讓他丟失工作。

他說,父親於去年逝世後,他便成為家裡的經濟支柱,隨著他被公司開除,家裡經濟也陷入困境。

民政黨總秘書麥嘉強和張健鋒及數名民政黨黨員在記者會上捐錢給事主,以解事主一家人的燃眉之急。

張健鋒表示,投訴部將會致函事主的保安公司,為事主求情,希望保安公司可以重新僱用事主。

他補充,民政黨將會就事主的遭遇向武吉阿曼警察總部報案,並會於近期內會見全國總警長反映此事,希望警方能夠對濫權的警員採取行動,以還事主一個公道。

“我們希望事主是最後一個受害者,同時希望趙明福案件不會重演。”

警稱投報惹怒全警局

查理斯透露,弟弟傑樂於週一因沒有駕駛執照而違例騎摩多遭警方逮回警局,警員在警局對弟弟說,母親報警投訴警員暴力對待的舉動,已惹怒武吉加里爾警局全體警員,並聲稱如果他們把事情鬧上法庭,警方會勝訴。

他說,弟弟違例騎摩多外出時遭3名便衣警員攔截,其中一人是之前誤以為他們是劫匪逮捕他們回警局問話的警員。

出席記者會的包括吉隆坡福利協會代表瑪卡雅卡拉希、民政黨青年團中委慕魯咖、全國副議長帕巴、全國副主席帕南、民政黨公共服務及投訴局副主任鄭祐良及雪蘭莪州青年團副團長西門達。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