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當紅時期被壓力擊垮 陳美娥靠宗教打敗憂鬱

Advertisement

(吉隆坡訊)曾經叱吒本地演藝圈的陳美娥,當年由於追逐名利面對很大的工作壓力,也有着沉重的精神負擔,結果患上憂鬱症而不自知。

她每天過着猶如行屍走肉的生活,會獨自一人流淚和莫名哭泣,意識也時常斷片。

與此同時,陳美娥也感到身體好像遭邪靈入侵,做出了很多自我傷害的事,包括用頭重重敲擊地面和用風油滴進眼睛,甚至割脈自殺以結束沒有意義的人生。

所幸她最終靠着基督的福音得到拯救。她不僅從谷底走出來,糾纏她十多年的憂鬱症不藥而癒,如今她還積極參與公益活動,有機會就分享個人見証,企圖打救陷在憂鬱症深淵的女性,尤其是單親媽媽,希望她們也能脫離怨恨苦毒,像她一樣重獲新生。

經歷人生大起大落

俗有“凍齡女神”之稱的陳美娥,果然不負這個稱譽。

有看本地電視劇的,在90年代應該沒有多少人不認識陳美娥。除了被譽為大馬第一代玉女,她的代表作比如《難得一家親》、《家婆新抱》、《最愛是誰》、《半生情未了》等,每部都膾炙人口。那時的她,片約和廣告不斷,火紅到不得了。但她本身卻沒有嘗到當紅的樂趣,反而只得個“累”字。

她在演藝圈進進出出浮浮沉沉,做過美容師、開過服裝店又創過制作公司,也曾投資失敗虧損上百萬元。

經歷過人生的大起大落,今日的她依然活躍在娛樂圈,但卻以淡然的心態待之。

她表示,年輕時曾經去追求一些東西,也曾經擁有名和利,那已足夠。如今這些都不再重要。

“最感恩的是獲得上帝的祝福,讓我有機會經歷這些事,如今並認清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近年她被議論最多的,就是和憂鬱症糾纏多年,後來終獲得上帝的療癒。談起她患憂鬱症的過程,她表示一切都不自知,但相信是其時當紅所累積的壓力。

她的演藝事業高峰期是在90年代,在HVD足足爆紅6年。由於美麗的外貌和精湛的演技,她初出道就當上女主角,並摘下最受歡迎女演員獎。由於拿了第一年,第二年就有壓力,擔心拿不到獎項。為了要做得更好,她的生活質素非常糟糕,每天只睡3個小時。一部戲拍完了,休息一兩天又來第二部戲。

“我的電視劇有很高的收視率,可以去到30至40點。當時NTV7最高好像才17點。我的戲一開播就去到40多點,代表全馬的華人印度人都在看。因為那時除了HVD,本地華人觀眾也沒有多少戲可看。”

她說,那時我的世界只有吃飯、睡覺和拍戲。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沒有娛樂也沒有好好呼吸喘一口氣的空間。因為拍戲不久就拿到獎,很多廣告商也找我拍廣告。

當時我應該是很紅,可是我卻不知道自己紅,因為都沒機會外出,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在練習演技和排戲上。

拍攝2021年新年歌(豐盛新年)MV。

巡迴演唱遇瘋狂粉絲

她說出一件好笑的事。

“那時昌哥安排我們去巡迴演唱。有次去砂拉越,被安排到一間百貨公司宣傳。當地公司好心提醒我們要小心,因為之前劉德華來,觀眾很瘋狂,扯他的衣服和搶他身上的東西。我好笑的想,我們哪裡可能和劉德華比?因此就不理會。但沒想到走近舞台時,觀眾果然瘋狂似的衝着過來;當我們派照片時,他們更是湧着搶,前面坐着的小孩都被人潮壓下去了,非常危險。我們全部都退到後台不敢出去。等那些人潮走到差不多才離去。但離開時也遭他們搶帽子扯衣服。”

“另一次在檳城宣傳,我被安排獻唱,由於我怕走音,就叫一名演員隨時支援我。但沒想到我一出場開始唱時,根本就聽不到自己唱什麼,只聽到觀眾大喊‘陳美娥’3個字,我的歌聲全被現場觀眾的聲浪壓下去了。那時我才意識到我果然紅了,哈哈……”

人紅過後也隨之有很大的工作量和精神壓力。一年一年的過去,她逐漸被壓力壓垮,本來都睡眠不足,竟然還失眠睡不着。有時獨自駕車也莫名其妙流眼淚。

縱使她想過要轉行,也不敢貿然行動,因為家境不好,要資助家人的生活費,也要負擔大哥海外留學的費用。

陳美娥有一哥三姐一妹,這是六兄妹兒時的合照。

重感情的陳美娥,最愛和家人歡聚一堂用餐。

父女倆的感情好到不得了。

陳美娥是母親的寶貝女。

“我有6兄妹,1個哥哥3個姐姐以及1個妹妹。我們姐妹都有工作幫補家裡和資助哥哥。但她們的收入都不高。我算是最會賺錢的一個,因此也不敢輕易離職。”

陳美娥透露,幼年時父親從事建築,母親做清潔工。

“我記得那時媽媽一天要洗7間廁所,她用摩多載我們姐妹流輪去幫忙她洗。那是運輸公司的廁所,員工都是印度人,廁所很髒很臭,也有很多污蹟。我們蹲在馬桶邊用力刷刷刷……那種日子很苦,但卻很開心,很珍惜,因為和家人在一起。”也因此縱有再大的壓力,她也不敢放棄高薪的工作。

“除了工作壓力,相信我的性格也是造成憂鬱症的原因。我是個內向的人,也不愛埋堆,有什麼事都不愛和人訴說,甚至家人我都不說。我獨自一人在吉隆坡生活,對家裡只報喜不報憂,以免家人擔心。”

直到後期,她的病情變得嚴重。晚上無端端會哭,心跳加速,腳會顫抖。做什麼都無精打采。覺得人生沒意義,很想死,也做了很多傻事。

記憶斷片割脈自殺

“我什麼神都去拜,也去學人打坐。相信打坐時走火入魔,又或是有邪靈侵入了。早上醒來時,腦裡有個聲音和我說話,說我是什麼菩薩,要我聽它的話。它指示我把頭往地上敲,我乖乖的聽話,把額頭敲到腫了;它又叫我拿風油滴進眼睛裡,我也傻傻的照做,用風油把眼睛滴到紅紅。有時記憶會斷片,根本不知自己做了什麼事。最夠力是拿刀割脈自殺,幸好刀不夠利,割下去手腕很痛,我才停止。”

那段時間她把父母接出來住。母親看到情形不對,帶她去看醫生,醫生叫母親把她送進精神病院。

但母親不願意,只讓她服食心理醫生給的鎮定劑和安眠藥。雖然暫時穩定下來,但她依然走不出困局,直至她認識耶穌,生命才獲得轉機。

憂鬱症來襲

受邀到教會參加禮拜 遇到生命的轉機

陳美娥曾經離開娛樂圈,也經歷了一段失敗的感情。說及生命的轉機,源自有一次遇到一名叫Paul的朋友,對方是基督徒,曾和她說及福音。

有一天她睡到早上5點多忽然醒來,腦海有個聲音叫她去找Paul,他可以幫到她。剛好這時她也面對事業上的困境,投資的中國電影出問題。

在走不出困境的當下,她只好聽從腦海的聲音去找Paul。也不知怎的,她一見Paul就一發不可收拾大哭起來。神奇的是,他彷彿已知道她的事,說見她之前已請牧師、師母和他太太替她禱告了,並邀請她到教會參加禮拜。

被兄弟姐妹愛心感動

她原本為着應酬他而去,但沒想到第一次踏進教堂時,她感受到從未有的平安詳和。並且還看到異象,見到耶穌在十字架上面。但她認為也許是自己想太多。第二個星期再去教會時,她甚至感到耶穌在她身邊抱着她,那一刻令她的心安定且平靜。

“我平時很難安睡,心裡總感到煩亂。那時朋友送了一本聖經給我。我睡覺時把聖經抱在胸口,結果就能一覺到天亮。我這樣子抱着聖經入睡足足有3個月。”

“另一點也很神奇,我禱告問耶穌能不能牽着我的手走,因為我不知前面的路要怎樣走。過後我翻開聖經,就看到這句話:‘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我看到後眼淚一直掉不停。原來祂會聽也會回應。不只一次,幾乎每次我禱告後翻看聖經,就很奇妙的出現相應的話語。”

“老實說,透過聖經裡的真理,加上教堂兄弟姐妹的愛心感動了我,使我的性格和思想也大大改變。結果去教會一多年之後,我的憂鬱症就徹底消失了。”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