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新型冠狀病毒即時國際

獅城大馬遊子倒數回鄉 吃媽媽煮的菜 抱抱孩子

(新加坡16日訊)在傳出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有望在數周內進行陸路跨境後,因疫情受困在新加坡近兩年的大馬遊子已開始倒數像往常般通過陸路回家的日子。

據新加坡媒體報道,住在新加坡的一些馬國人已按耐不住興奮的心情,期待著盡快可以通過陸路回家和家人團聚、抱一抱分隔許久的孩子,或者是吃一口媽媽的拿手好菜。

Advertisement

在新加坡從事服務業的陳雅芳受訪時興奮表示,她對陸路通道是超級興奮和期待的。她說:“我女兒出生到現在已18個月,可是老公還沒見到她,還沒能抱抱她。”

陳雅芳透露,她在懷孕8個月時回雪蘭莪老家待產,當時想著生了孩子坐完月子就可以回來新加坡工作,再找時間和老公一起回家看孩子。沒想到回去沒多久,馬來西亞就宣布進入行動管制令。

陳雅芳剛在兩個月前返回新加坡和老公團聚和繼續工作。“我當時在機場等飛機時,想到孩子就忍不住哭了,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回家看孩子。”

月初宣布開通航空VTL時,昂貴的機票卻只能讓她按下想飛回家的心,耐心等待陸路通道。

“沒想到這麽快就有新宣布,這次希望可以在新年前落實,那我們就可以回去看孩子,女兒都會叫爸爸媽媽了。”

在新加坡當電腦維修員的曾憲彬(33歲),上一次回馬來西亞和家人團聚已是去年的農歷新年,至今已快兩年。

他說滯留新加坡的這兩年里,心里想的和擔心的都是家人,這次看到政府宣布即將開通陸路通道後,他真的很興奮很開心。

他說:“最期待的就是見到父母,和吃到母親煮的食物。”

來自新山的欽源上一次回家也是兩年前,他也同樣說很想念媽媽煮的佳肴。不過,盡管陸路通道有望在幾周內開通,欽源卻說他不會第一時間沖回家。“先看看情況再說,剛開始的時候一定會有很多人。”

目前,他都是通過社交媒體和網絡聊天應用程序和家人保持密切聯系。

45歲的陳文亮在新加坡一家食品廠生產部當經理。他透露,如果能夠開車回去,一定會安排在開放後短期內就立刻回家看看。

他說:“思念是痛苦的,清明時不能上墳拜祭父母很難過。”如果能回去,他最想做的就是到在父母的牌位上香。

陳文亮說,他有些同事因和幼小孩子分隔太久,最後幹脆辭職回家了,境況挺可憐的。

他也說,11歲的孩子很想念外婆和阿姨,月初得知航空VTL即將開通,還興奮問他,外婆和阿姨什麽時候可以過來。

文/圖:互聯網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