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精選即時國內地方

“我死害家人不死也累人” 父借50萬留言失蹤 扛不起巨債兒無奈

(檳城23日訊)父債子扛不了!鴻記(廣式)竹昇雲吞麵在檳城可說是響噹噹,該麵店老闆譚俊穎今日說,其父親欠下大耳窿債50萬令吉,而在上週只留下一句“現在不知道要不要死,要死也連累家人,不死也連累家人”的話後就告失蹤,目前下落不明。他及家人現每天被追債,並受威脅若沒有還錢債,將讓他無法繼續做生意。

鴻記(廣式)竹昇雲吞麵因為是採用傳統竹昇製麵法,而在檳城美食榜上享有名氣。

Advertisement

譚俊穎(26歲)今日召開記者會揭露,父親因生意周轉不靈,2年內向約10組大耳窿借了50萬令吉,家人現是無力攤還。家裡老小飽受上門追債的大耳窿騷擾,精神受到折磨。

鴻記(廣式)竹昇雲吞麵在多年前遷至檳城新街開創專賣店。譚俊穎說,父親除了欠下大耳窿一屁股的債,也拖欠15萬令吉的銷售及服務稅(SST)及約1萬令吉員工薪水。

也欠15萬SST

“父親一周前只留下2句話,現在不知道要不要死,要死也連累家人,不死也連累家人,就失蹤,我本身也扛不起這些債務。”

他說,一周前父親將電話、鎖匙及摩多鎖匙留在家中後失蹤,他現是無法聯絡上其父親。2天前陸續有大耳窿上門討債,其中一組還威脅只給2天的限期籌錢,若沒有錢還債,將讓他們無法做生意。

“父親之前曾有2次向大耳窿借錢,之後有一段時間消失無影無蹤。不過,最後還是自己回來,並償還大耳窿債務。”他說,其父親是破產人士,雲吞麵店都是以他名義向大馬公司委員會(SSM)註冊,不過該麵店向來都是其父親在經營,直到去年3月的行動管制令期間,他才回店鋪幫忙。

“我看到賬簿才發現,父親原本經營3間店面,包括中餐、拉麵及雲吞面,2018年開始生意已經出現問題。”

他說,當時他勸父親將關掉中餐及拉麵店,可是父親雖關掉這兩間店鋪卻沒有退租,以致每個月必須交付數千令吉租金,這還不包括水電費。

“父親所欠下的大耳窿債務,我是無力攤還,拖欠的15萬令吉的銷售及服務稅,我將會慢慢償還。”

據他了解,其父親向約10組大耳窿借錢,其中一組借了17萬令吉,但相信還有一些大耳窿還未找上門。

“我已針對大耳窿上門追債前往警局報案,這些債務與我無關,請大家讓我可以安心開店營業,同時也不要騷擾我的家人。”

王松富促勿借阿窿

譚俊穎今日是在檳城前進黨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王松富的安排下召開記者會。王松富說,冠病疫情導致許多商家面對財務問題,但他還是希望商家不要向大耳窿借錢。

他希望譚俊穎的父親能回家面對問題,同時也希望大耳窿能給債仔一個機會,只拿回母金,而不要追息。

由於離家時手機遺留在家,記者也無法就譚俊穎記者會的內容取得當事人,即其父親的回應。

採傳統竹昇製麵法

鴻記(廣式)竹昇雲吞麵專賣店因採用傳統竹昇製麵法而聞名。早在40年代,鴻記(廣式)竹昇雲吞麵是在檳島西方路用四輪手推車沿路販賣,之後曾經在檳島過港仔、五盞燈、崔耀才路、風車路一帶擺賣。

鴻記(廣式)竹昇雲吞麵專賣店之前接受過多家媒體訪問時說,是在一次難得機遇下,從吉隆坡學會傳統竹昇製麵法,進而將之引進檳城。

在機器化時代,仍然堅持採用傳統竹昇製麵法,而使到鴻記(廣式)竹昇雲吞麵在檳城美食版圖上享有名氣。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