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國內地方

無法確定死者死因 法庭列公開判決

(亞羅士打7日訊)30歲印裔醫務人員9年前離奇猝死宿舍案件,3年前開棺二度驗屍及審訊後,米都地方法庭今日宣判無法確定死者死因是此案公開判決(Open verdict),而家屬也滿意法庭判決,即推翻當初警方列此案為普通猝死案的推斷。

Advertisement

米都第二地庭法官慕達查迪今日在庭上代讀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阿茲曼最終判詞說,法庭在研究庭上所提出的論點後,無法確定死者塞巴斯迪安佐瑟死因,此案結果列為公開判決。

家屬聽審後滿意法庭判決,表示會把今日的法庭判決作為訴訟案的呈堂證供。

較早前,家屬針對有關當局不專業手法處理死者首次剖驗和警方調查此案程序,已入稟吉隆坡法庭提出民事訴訟,把大馬政府、大馬衛生局、大馬皇家警察和負責首次剖驗的醫生列為答辯人,以向他們索取合理經濟賠償。

家屬代表律師律師維斯瓦南登對媒體說,依據死者首次剖驗報告,是將死因列為“不詳”,警方則只以普通猝死角度調查,引起家屬難以接受和不滿,唯有入稟法庭要求得到合理的結果。

他說,在開棺二度的剖驗中,卻發現死者體內含有派替定(Pethidine)和曲馬多(Tramadol)藥物成分,這種藥物不是在任何店面可輕易買來口服,而是需要注射,通常是用於女性分娩時。

“死者體內有這藥物成分,令人感到懷疑,但這東西是在首次剖驗時是沒有列明。”

他指出,此案在法庭審理過程中,負責此案的調查警官也坦言事發後,沒向死者同事和鄰居錄取口供,也沒調查宿舍的鑰匙,而家人也發現死者宿舍的備用鑰匙也不翼而飛。

體內藥物成分

同時他指出,首次剖驗的醫生,也沒具有法醫資格,是名甫在醫院服務6個月的普通醫生,剖驗更沒有遵照合規程序,即沒取出死者器官檢查和測量重量等。

他說,家屬非常滿意判決,這判決有利於家屬提出的訴訟案,有關訴訟案將於今年6月21日至22日正式開審。

“家屬認為,如果當局當初認真和遵照合規程序剖驗和調查,讓家屬得到滿意的死因結果,那家屬就無須再要求第二剖驗。”

另外,死者的弟弟安東尼說,他接受法院判決,但仍對哥哥的死感到失望。

來自大馬人民之聲(Suaram)人權組織的2名成員也到法庭聆聽判決。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