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棄高職伴兒越障礙 慈父欣慰見曙光

一位父親毅然辭去銀行高職,一步一腳印陪伴兒子成長。他最大的心願是待自己百年以後,兒子具備自給自足能力。他在2016年創立“馬來西亞自閉症咖啡館計劃”(Autism Cafe Project Malaysia),開始從事他所不熟悉的餐飲行業,盡最大努力許兒子一個未來。

這位父親名叫阿賀里亞雅(Adli Yahya),他的大兒子名叫洛曼沙利弗(Luqman Shariff),是一名自閉兒。

Advertisement

自閉症咖啡館計劃的商標設計可愛。

我是在森林徒步的時候認識阿賀里與洛曼父子倆。

阿賀里攜着兒子參與徒步活動,一為讓兒子接觸大自然,順便做運動,二為考察地點,以評估有關路線是否適合自閉症人士。

阿賀里解釋說:“自閉兒不能承受太大壓力,難度高的森林徒步不適合他們。“倘若洛曼可順利完成這次徒步而不鬧情緒,那麼其他自閉人士亦可勝任。

洛曼第一次森林徒步,阿賀里放心不下,全程緊緊跟隨後頭,小心謹慎,不時柔聲提醒:“慢點、慢點。”深怕兒子行差踏錯,不慎受傷。

我轉過頭看他父子倆,只見洛曼一隻手抓着登山杖,另一隻手握緊拳頭,腳步不算穩健,卻也不至於蹣跚,身後的父親把專注力全部放在他身上,臉上散發着慈父之光。

我衝着洛曼微笑,21歲的他長得眉目清秀,模樣比起同齡者顯得稚嫩,他與我對視一會兒即把視線移開,面無表情,仿若眼前無人。

我們一行人在溪流處停下來休息,阿賀里取出準備好的食物讓大家食用,那是我們早前預訂的午餐,裡面有丹州烤雞(Ayam Percik)以及馬鈴薯內餡炸豆腐,味道好極了!

聽到眾人對食物味道的肯定,阿賀里露出驕傲神情:“洛曼有份準備的午餐。”由自閉症咖啡館計劃提供的午餐,全部由自閉症人士烹製。

嬰兒期直接學會走路

自閉症咖啡館計劃由阿賀里亞雅於2016年創辦,其創辦初衷是為了讓兒子習得一技之長,以便來日有個安身之地,好讓他與妻子年老之後安枕無憂,無需為兒子前景憂心。

阿賀里表示,洛曼小時候已經顯露出他的與眾不同,“在嬰兒時期,洛曼沒有經過爬行的階段,直接學會走路。”當時他不曾想過這是自閉兒的症狀之一,直到兒子一歲半,他們夫婦倆才開始感覺不對勁,孩子不會說話、眼睛沒有焦點,種種跡象令他心生疑竇。

“後來,醫生診斷他為自閉兒。”他花了很長時間才接受這個事實。

眼眸閃過淚光,他自責地說:“我曾經是一個糟糕的父親,他只是做回自己,但我無法接受,對他的態度惡劣。”

身為6個兒女的父親,阿賀里坦誠,過去的他沒有耐心,沒有把重心放在家庭方面,現在的他不同往日,是洛曼改變了他。

發出真心微笑,他說:“經過幾番掙扎,我終於看見曙光……”他認為兒子是上蒼賜予的禮物,讓他變成更好的人。

父子倆經常參與不同活動。

帶他四處遊蕩  笑容更加燦爛

自辭去銀行金融執行董事職位,阿賀里擁有更多時間陪伴兒子,他想讓兒子體驗常人的生活,遂帶着兒子乘搭巴士或輕快鐵四處遊蕩,漸漸的,他看到兒子臉上掛着的微笑比以往燦爛,比以往更加……套用他的話來說:笑之有物。“以前他會微笑,可是感覺有點空洞,然而現在,你可以看得出他因何而笑。”

阿賀里說:“我跟兒子親近也是這幾年的事。”他和兒子的感情是從一起搭車、走路、吃飯、參加活動、招呼客人……才慢慢建立起來的。

那樣的父子情,讓阿賀里變得柔軟。他想起有一個晚上,他坐在床邊為兒子掖被,兒子望着他,忽然說:“Luqman sayang ayah。”洛曼愛爸爸——這句話對一個父親來說優勝千言萬語,比任何柔軟劑還要有效。

館子因愛而生  成員各擅所長

因愛催生的自閉症咖啡館計劃,在定位上不僅僅是一家咖啡館,更是一項幫助自閉人士自力更生的方案。阿賀里說出他們與人不同之處:“其他公司都是根據職位聘請符合要求的職員,而我們則根據個人所長分配工作。“

自閉症咖啡館計劃位於莎亞南14區SACC購物中心的食堂附屬Headstart Academy,營業時間從週一到週六的早上11點到下午4點。包括洛曼在內,正式員工有6名,非正式員工有38名,除了阿賀里之外,全員在自閉症光譜皆佔有一席。

“所謂非正式員工,實際是我們的供應商,都是老闆。“阿賀里把他們當作合作夥伴,根據各人工作能力,安排他們負責提供不同餐飲,有人供應咖哩、有人負責炒米粉、有人專門烘培蛋糕等等。

由自閉人士準備的食盒令人食指大動。

為了環保,自閉症咖啡館計劃儘量採用紙盒包裝。

準備擴大發展  讓更多人受惠

基本上,自閉症咖啡館計劃專注於餐飲承辦(food catering),阿賀里根據客人訂單,將工作分發出去,讓負責準備餐食的自閉人士從中賺取盈利。

“自閉人士找工作容易受到歧視,與我們合作的其中一名女子以前幫人打工,工資一個月才馬幣百來塊,現在成為我們的供應商,訂單多的時候月入可高達千多令吉,比過去多出10倍。”

除了提供餐飲,自閉症咖啡館計劃也積極參與宣導教育活動,阿賀里更曾受邀分享自己的經驗和未來發展。他雖為創辦人,為了擴大發展,他希望找到合適的非官方組織接手管理,讓自閉症咖啡館計劃成為非官方慈善機構,讓全國各地更多自閉症家庭受益。目前與他接觸的非官方包括馬來西亞自閉症協會。

提到未來規劃,他表示有意將這個概念推廣到砂拉越去,並已着手與相關人士討論未來的方向。此外,他亦積極籌備坐落在Kota Damansara的商用廚房,他說:“有了這個廚房,我們可以承接更多訂單,聘請更多特殊青少年。”

洛曼極其享受廚房工作。

指導廚房工作 兒子樂在其中

教導自閉兒,需要設法發掘其特長,方可立竿見影,阿賀里表示,兒子在學校沒有學會讀書寫字,然而自從決定辦自閉人士咖啡館之後,他與妻子開始訓練洛曼做些廚房工作,成果顯而易見。他發現洛曼對廚房的工作有興趣,只要一步一步慢慢教,幾次之後,便學會了。

他說:“在自閉症光譜中,只有少數天才,大概有5巴仙吧?大部分自閉兒像洛曼一樣,只是智力普通的孩子。”對於這樣的事實,他坦然接受。

說這話時,我剛好到自閉症咖啡館計劃位於莎亞南14區的食堂參觀,並且點了一份Nasi Kerabu作為午餐,他指導洛曼如何盛飯,如何將菜餚放到碗碟中,可以看得出,洛曼極其享受這份工作。

跟我談話時,阿賀里不時以疼愛的眼光注視身邊的兒子,時刻留意其需要,對於兒子的肢體語言瞭如指掌,而洛曼也非常有默契地配合父親要求。

“他雖然不開口,但理解別人的說話。”有時候,阿賀里為了讓兒子開口說話,刻意意識他利用語言索取,洛曼一般會順從父親指示,“比如說,他想吃蘋果,我堅持要他開口說出‘我要蘋果’才讓他吃。”經過近幾年相處,他深知兒子脾性。

疫情衝擊 生意暴跌 

由於商業廚房需要用到價值不菲的商用烤爐、微波爐、冰箱和火爐等廚房電器,阿賀里正為資金問題感到頭痛,為了降低成本,他正尋找二手電器,並且籲請公眾人士捐贈鍋碗瓢盆、餐具以及廚房用具。

他表示,由於我國正面臨第三波新冠病毒疫情,自閉症咖啡館計劃位於莎亞南的食堂暫時無法營業,目前他們只接受網上訂單。

提到面臨的經濟衝擊,阿賀里苦笑說:“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生意下滑得很厲害,像這種非常時期,沒有人舉辦餐飲會,餐飲承辦訂單掛零很久了。”

光顧過自閉症咖啡館計劃,我覺得他們的餐單選擇雖然不多,但味道不凡,如果你正為午餐不知道吃什麼而煩惱,不妨試試。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