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精選即時國內

梁卓經:擬退出火箭 若加入馬華會通知

(怡保7日訊)盛傳加入馬華的行動黨雙溪古月州議員梁卓經,今日在其律師樓召開記者會解釋動向;不過他拒絕表明是否已向馬華申請入黨,僅稱如果他真的正式加入馬華,一定會通知媒體,這是現階段他能講的。

“因為牽涉到別人及其他黨的領袖,我不能就…我有收到行動黨紀律局的信,要我解釋到底有沒有加入馬華,我會致函說出今日我講的內容,是否接受交由他們決定。若不能接受,我唯有接受紀律局的裁決。”

Advertisement

他強調,目前他沒有致函要退黨,不過他在發言時,提及考慮退出行動黨。

“跳槽弄倒一個受人民愛戴的政府或者民選政府,可能真的非常錯誤,但為什麼我要在這時候考慮退黨?就是因為州政府已經非常穩定了。如果說是為了要得到利益和官職,為什麼我不早一點,在巫統大臣沙拉尼還沒有組織政府時加入?”

他也提及馬華,並指選民不能排除馬華。華人在野、馬來人在朝的現象在喜來登政變後在多州出現,他認為這不健康;若華人還是把所有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屆時此現象再次重演,政策也會再次一面倒。

“到最後所謂的站住死、有骨氣,真的會為華人帶來好處嗎?有人說甘願死也不要投馬華,因為很討厭馬華以前所做的東西,但難道馬華不能有一個重生的機會嗎?所以為什麼馬華值得考慮,是這樣的原因。”

“也不要像某些行動黨人把馬華看成洪水猛獸,一看到加入馬華,就一定是死路一條、漢姦走狗。馬華一定有好的地方,才能夠生存那麼久。如果是漢姦走狗,為什麼多年來,它還是大馬唯一的華人政黨?”

他指出,若有一個平台,又能贏得下一屆議席當然最好;若他加入一個新的政黨,該黨願意來屆大選讓他上陣雙溪古月,他完全沒問題,會捍衛這個議席。

“至少給我一個機會證明。不要和我講,沒有行動黨我什麼都不是。如果最終我落敗那就落敗,證明人民要的是行動黨而不是我,沒關係。希望有這個機會證明。”

詢及是否有考慮做獨立議員,他指出,真正獨立的議員是好的,但大馬尤其是西馬仍沒有成熟條件可以讓非親任何一方的真正獨立議員參政和中選,因此他認為還是需要一個政黨。

他坦言,一直以來都有各種各樣的政黨與他接觸,不只是馬華,許多政黨都希望合作,不過有一些是完全沒有被考慮的。

非為利益考慮跳槽

梁卓經強調,如今州政權已經穩定,所以若這時候他加入比方馬華這樣的政黨,不能說他是為了官位或利益,他也不認為參加政黨應該有如此的附帶條件。

“我認為,在這時候(考慮退黨),才真正代表我不是為了官職。我也沒有收過任何人一分錢,可是我還是被攻擊。”

他強調,與之前退黨導致民聯政府垮台的許月鳳情形不同,後者拉倒了一個受人愛戴的政府。

“我沒有拉倒任何政府。我在不在行動黨,霹靂州政府還是擁有30多席。況且霹州行動黨過去一年已沒有叫我去開會,所以如果把雙溪古月稱作是行動黨的州議席,有意思嗎?”

他指出,自傳退黨後,他在網上遭受霸淩,原本他秉持“君子斷交,不出惡言”,也不希望對行動黨造成任何傷害,但當看到霹州行動黨網頁侮辱他族人,指他是梁氏家族恥辱,讓他非常不滿,覺得有責任澄清。

“不需要說我是漢姦,我怎樣出賣華人?爪夷文課題爆發時,我聯署反對在小學強制性教導爪夷文,州主席卻叫一名州議員要我撤除署名,後來霹靂州有2名州議員撤除。所以他有沒有問過自己,誰是真正的漢姦?誰是真正反對對華社有利課題的人?”

“如果再有關係華社的課題,我們也不能為人民發聲,這樣人民選我們是要做傀儡?還是全部東西都得聽主席一人的話行事?如果主席做錯決定,怎麼辦?”

他指出,若要講他是漢姦,別在鍵盤後講,可用真名在報章發表或致函給他,證明他是漢姦、害了至少一個華人,他就可以起訴對方。

捍衛楊祖強 非搞派系

梁卓經指出,前行動黨端洛區州議員楊祖強涉嫌性侵女傭案爆發後,或許接下來發展讓黨州領袖指他和楊祖強搞派系,但他強調,他捍衛楊祖強,一是當時黨中央和州領袖都相信楊祖強清白,請他一定要為楊祖強辯護,二是維護希盟的政權。

他指出,當時州朝野是31席對28席,若楊祖強因罪名失去議員資格,會造成希盟政府不穩定,中央及州領袖都吩咐時任黨霹州法律局主任的他,一定要在法庭上為楊祖強爭取最大利益,證明他無罪。

“所以我在法庭就支持他。我做錯什麼東西?我怎樣搞派系?”

他強調,一些人要求州主席倪可敏辭職,對此他到今日都不同意,因為完全沒有證據顯示倪可敏是黑手。

他披露,楊祖強退黨前一晚,他們幾名行動黨州議員還見面,並互相勉勵不能因為政府倒台而退黨,當時楊祖強也答應他,但後來發生的事,不在他的控制範圍內。

他也羅列過去在黨內面對的一系列對待,包括近一年將他踢出幾乎所有黨WhatsApp群組、所有會議都沒通知他出席、社團註冊局批準成立雙溪古月支部,州領袖卻說不合法不允許、他向希盟時任大臣阿末法依沙建議設立霹州對華大使,照顧華社利益,大臣同意委任他出任此無薪職,州委會卻在沒給理由下不允許。

他說,這種種課題,讓他懷疑這樣下去能否真正造福華社和人民:“所以會不會是時候,我應該想到底怎樣才能更好地為選民服務?”

感謝倪氏兄弟帶入黨

梁卓經指出,他看到倪可敏在臉書的“愛蓮說”帖文時很感動,因為是倪可敏和霹靂州顧問拿督倪可漢帶他入黨,他不能忘記他們給他的機會。

“我很感動,這不是騙話。我原本還想留言說我完全同意,但最後一段寫的卻是小人,我就不要對號入座了。”

“我不要傷害任何人,包括可敏、可漢,在這里我要謝謝他們。老實說,是他們帶我入黨,所以我不能忘記他們給我機會,為黨和雙溪古月的人民服務。”

但他強調,不同意“沒有黨你什麼都不是”這句話,參政的確要有政黨,但他也有付出:2010年出任黨雙溪古月服務隊主席,2013年中選,自己花錢請助理,每星期從怡保到雙溪古月服務,慢慢將馬華白區變成行動黨連勝3屆的選區。份內工作,他自認做得好。

詢及是否能說他因為倪可敏入黨、也因為倪可敏打算退黨,梁卓經指出,他入黨不只因倪可敏,也因為倪可漢,可說是他的伯樂;他不懂他們如何看他,但他至今仍覺得,他們還是他的朋友。

“不能說我是因為可敏而打算退黨,而是因為剛才說的種種因素,我覺得我已經失去了真正能夠執行州議員職責的平台。”

他認為,他和倪可敏的關係會變至今日局面,可能是因為“一系列的不幸誤解”,或許倪可敏身邊有人長期說一些話,也可能是楊祖強事件讓倪可敏覺得他在搞派系,讓州領袖和他漸行漸遠。

他披露,目前中央領袖只有1人即中委劉天球信息他提出挽留,他感激和珍惜;無論最後有沒有接受,他尊敬劉天球,後者是一名實事求是的好領袖。

他說,至於霹靂州有4名黨領袖聯絡他,包括怡保西區國會議員兼行動黨副主席古拉、金寶區國會議員蘇建祥、保閣亞三區州議員廖泰義和巴碩伯打馬區州議員添仁奈都,他們都希望他留在黨內,並沒有和他割席,也讓他非常感謝。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