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柔大臣:希盟放棄白礁島上訴索償 “背叛行為應受法律對付”

(依斯干達公主城26日訊)柔佛州務大臣拿督翁哈菲茲指出,希盟政府掌政時撤回對白礁島的上訴,也決定不追究白礁島的索償,這不僅對柔州和馬來西亞留下不好的先例,同時也標志著國家主權在歷史上留下了污點,希望能採取法律行動對付這種背叛行為。

“這是關乎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的問題,而且,當初國際法院(ICJ)也曾明確指出白礁島曾經隸屬柔佛蘇丹國(kesultanan Johor)。”

Advertisement

大臣今日在第15屆柔佛州議會第一期第二次會議上進行總答覆時,發表上述談話。

翁哈菲茲置疑,當初是誰建議時任政府做出有關決定?因為當時的司法部長正在休假,而相關決定是魯莽的。

“馬來西亞人尤其是柔佛人民非常關心及認真對待這件事,這個國家的尊嚴和主權怎能如此被典當?”

他說,一些人可能會認為白礁島不具經濟效益,但無可否認的是,從海上戰略地位來看它是有一定價值。

翁哈菲茲續指,從戰略重要性而言,盡管白礁島相當於一個足球場(8560平方公尺)的面積,但它距離柔州的丹絨本優索(Tanjung Penyusop)非常近,只有14.3公里,相比新加坡樟宜則是46公里。

“白礁島也非常具有戰略意義,它位於商船的主要航線上,穿過馬六甲海峽和南中國海。”

他指出,喪失白礁島對我國產生了負面影響,尤其是漁民們更面對了海產資源減少影響收入的問題。

“白礁島此前是漁民們重要的捕魚區域,也是漁民們遭遇風暴時的避難所。何況近來,我國也接獲不少本地漁民遭新加坡海岸警衛隊趕出白礁島附近海域的投報。”

鑑於白礁島現在歸屬新加坡的權利,他認為,這將導致海域主權爭議發生,其中,隸屬柔州的中岩礁(Batuan Tengah)距離白礁島僅有約1公里。

他說:“上述爭議可能會變得更嚴重,因為新加坡已開始在白礁島進行填海工程,而海上邊界問題仍在談判中,未有最終確定。”

大臣重申,作為一個主權國家,領導人不能輕忽涉及國家主權的課題。

“無論所爭取的土地面積是多少,每一寸我們都要保守及捍衛。”

柔佛蘇丹依布拉欣陛下於本月16日為第15屆柔佛州議會第一期第二次會議主持開幕發表施政御詞時,曾以不點名方式怒責前首相擅作主張撤銷白礁島主權上訴申請,冒犯柔州主權,並要求新屆柔州政府採取嚴厲行動,對付這名前首相。

根據資料,海牙國際法庭於2008年5月23日,以12對4票裁決白礁島主權歸屬新加坡,同時分別以15對1票,將中岩礁的主權判給馬來西亞。類屬“低潮高地“的南礁,主權則判給擁有它所處的海域主權的國家。

早前報導也指,前總檢察長丹斯里阿班迪基於發現了新證據,而將白礁島司法檢討的申請提交給海牙國際仲裁庭。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