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林冠英:只是不滿推行模式 歡迎華團表態沒反爪夷

(吉隆坡21日訊)民主行動黨秘書長兼峇眼區國會議員林冠英指出,他對華團公開表態沒有反對爪夷文,只是反對推行模式一事表示歡迎。

Advertisement

 

他也歡迎各方在民主、人權及憲法原則上沒有反對爪夷文;“不反對爪夷文不代表得接受強制性,應該以選擇性的方式決定;希盟也理清這點,那就是不反對可選擇性進行介紹爪夷文,而只是反對強制性的方式。”

 

他於今日發文告說,雖然華團已經清楚力證他們沒有反對爪夷文,但之前無論是英語、國語或中文媒體的報導,都曾經報導過曾有反對爪夷文一事。

 

遺憾論述被人扭曲

 

林冠英對他日前的論述被有心人扭曲、用意被歪曲,表示非常遺憾,並強調論述中的4個重點,即第一在於民主原則、聯邦憲法、聯合國基本人權宣言,不能夠反對任何語言語文。這是普世基本原則。

 

他說,第二是以爪夷文字來說,雖然不能夠反對任何語言語文,但是也不能夠強制性,必須要選擇性;因此華淡小的馬來文課本,希盟政府將前朝的強制性轉變為選擇性,這也是首次一國之國語內容可以選修。

 

他說,第三為不會使華小變質,因為它只存在於國語課本中,沒有觸碰到其他學科的教學媒介語。

 

“第四,以種族本位的理由來反對一個語言或語文,只會引起極端的種族分子用同樣的理由來反對中文或淡米爾文。”

 

林冠英說,馬來社會如今的演變,原本一直以來要反對華小及關閉華小只是當中少數的呼聲與被馬來社會邊緣化的看法。

 

“但是現在因為國語及英語媒體同時也報導反對爪夷文的課題,引起非常強烈的反彈,催化了原本被邊緣化的看法,開始慢慢變成主流化輿論,史無前例地促使獨立61年來華淡小地位被質疑;也促使極端分子有機可乘,在我增加撥款給華教,包括獨中及華校的時候,極端分子藉機挑戰我這樣做是違憲,包括要求關閉華校。”

 

他透露,我要求行動黨法律局主任藍卡巴代表獨中介入這項違憲請求。

 

“原本,我看到這些人向法庭申請華校違憲的時候,以為不會獲得普羅大眾的認同,但讓我擔憂的是,馬來社會並不再如所想像般多數不認同這種極端論述,很可惜越來越多之前中立或不認同極端論述的馬來中庸社會的看法已經有所鬆動而有所改變,因為看到西報有反對爪夷文的報導。”

 

不能以種族立場看待問題

 

林冠英說,如果要捍衛母語教育,不能以種族本位的立場看待問題,要以基本原則,即民主、聯邦憲法、聯合國基本人權宣言,來作出合理的倡議。

 

“我相信這點無疑能獲得全體華社的認同,但是有時候還是必須要強調無論哪方皆萬不能以種族本位作為出發點,否則我們就會輕易的掉入極端及種族主義的陷阱,只講人數多寡來壓迫。”

 

“當我們看到這個演變,就必須更加要強調華社是以民主原則、聯邦憲法及基本人權來看待任何課題,更何況所需知的是爪夷文字之於國語馬來文是一脈相承,就如甲骨文之於中文,那是馬來文不能割捨的歷史脈絡;我們一向主催多元化教育,當然也包括所有的語文。”

 

即便如此,林冠英說,作為一國之語,如今已經簡化至不僅只是簡單的介紹,甚至只是選擇性或選修。

 

中庸馬來人看法改變

 

他說,若細心、耐心及理性去看這3頁加起來只有3行字;國徽內的“團結就是力量”、鈔票上的“馬來西亞國家銀行”及郵票中的“馬來西亞”,這3行字加起來只有14個爪夷字母,不是完整齊全的37個字母,根本無以進行爪夷文教學,只能純粹簡單介紹。

 

“而今多數學校家長已經作出不選修的決定,連介紹這3行字也不需要,這些經過民主程序的決定必須要受到尊重;因此之前言之鑿鑿引起華社恐慌的所謂缺口並沒有出現,反而現在因為反爪夷文的印象獲得廣泛報導,引起了馬來中庸社會原本的中立看法鬆動與改變,讓種族極端主義有機可乘在馬來社會打開要關閉華小的缺口,整個局勢的演變說來不無遺憾。”

 

“我們不能夠讓這些極端分子打開這個缺口,這個缺口必須要關閉,我們必須要走中庸的路線,在避免以種族本位出發之下,一定要以民主、基本人權與聯邦憲法的普世原則作為我們母語教育的訴求,如此才能讓我們的母語教育不但有保障,還可以像希盟比前朝華教撥款增加1億1350萬令吉一樣,讓母語教育發揚光大。”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