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李雲平拆卸 收藏29古屋 耗5年重現原貌

李雲林不但鍾情古董,更不惜耗費人力物力保留行將消失的古建築。

Terrapuri是一座具有歷史文化傳承價值的度假村,裡頭29座具有逾百年歷史的登嘉樓馬來傳統高腳屋,是由“登嘉樓之子”李雲平在過去20年費盡唇舌游說並費盡心力將老房子拆卸、收藏、重建而成,這些歷史遺產成為本那麗海灘上一道美麗的風景。

Advertisement

Penarik(本那麗)──一如其名,本來就那麼美麗,那麼具有吸引力!

蔚藍如洗的天際、潔白如玉的沙灘、清澈見底的海水、椰林婆娑起舞,畫面美得令人驚嘆,沿著海邊公路往北走,來到甘榜芒國(Kampung Mangkuk),又是另一番風光,前方午後斜輝映照下,慵懶從高牆展露出的古舊屋頂,讓我們確定已經來到了這次標地:Terrapuri Heritage Village。

Terrapuri,意思為“皇宮之地”(The Land of Palaces),也有的形容它是“消失中的皇宮”。乍看名字,會誤以為它是一個歷史遺產或者博物院,而事實上,它是一座度假村,或者更貼切的說法是,Terrapuri是一座具有歷史文化傳承價值的度假村。

它的歷史並不久遠,還不到10年,但為何卻說它具有歷史價值呢?且讓這座宛如17世紀馬來皇朝宮殿的主人翁,李雲平娓娓道來。

哀求、說服、購買

Terrapuri是一個把29棟具有百年歷史的傳統馬來古屋以重塑的方式所打造出來的,是李雲平過去20年翻山越嶺,通過哀求、說服、購買,把一間間主要散落在瓜登、馬江等馬來皇族後裔遺留下來的馬來古屋“重組”,讓他們在本那麗“重生”。

李雲平是登嘉樓馬江(Marang)土生土長的華裔。在馬來甘榜長大的他,從小就對馬來高腳屋情有獨鍾,19歲那年,在等待成績放榜出國深造之際,他就把祖父在馬江所遺留下來的兩棟古董馬來高腳屋,改建成背包客棧,結果吸引不少到棉花島旅遊的歐美遊客青睞,幾乎天天客滿,這讓他看到一絲商機,也開啟了他的旅遊生意。

李雲平也在與這些老外遊客的交流中,得到啟示,明白旅遊的發展必須具備生態環境、文明和文化底蘊才能走得遠,歷史古蹟文物的保留和傳承也是重要的一環,為此,他也愛上了收集文化古物。

拆卸、收藏、重建

1994年,政府為了發展棉花島,不惜大肆拆除馬江的古屋,改建現代化的鋼骨水泥建築,李雲平的古屋Guest House也難以幸免。因為古屋是臨時地契,李雲平完全不具備談判條件,看著這些古屋可能從此消失於塵世,激發他要把這些古屋“收集”起來的決心。

可是,古屋如此大間,地又非你所屬,要收集談何容易,最終李雲平不管三七二十一,想著先把這些古屋從屋頂到根柱、牆板一件件拆下來,然後把父親在馬江一塊地段當成倉庫,把這些板塊、樑柱收藏好,再尋覓一個適當的地點“還原”它們。

就這樣,李雲平開始了長達20年的收集古屋的旅程,他的目光專注在皇族或貴族後裔遺留下來的古屋。這些古屋主要以龍腦木(Kayu Cengal)為建築材料,非常堅固,可以耐上250年,符合拆除、重建條件。

整座古屋的軸心已經架起,接下來就要砌上板塊了。

重建29座古屋 費時四年餘

回想起與本那麗結緣,李雲平難得露出笑靨。那是2005年,他在駕車經過本那麗海灘時,看到路旁豎立著一塊告示牌,寫著“有土地出租”,他立馬下車,把整塊告示牌拔起,抱在懷裡直奔去甘榜芒國與地主洽談。

本那麗不是旅遊勝地,但李雲平認為它本土文化濃厚、環境清幽,還有面積達400英畝的士兆濕地(Setiu Wetland)的自然生態環抱,大大提升了這個區域的自然生態旅遊發展的潛能。

就這樣,從2006年起,李雲平花費四年餘時間,通過文物修復工程,以手工方式,把收集來的古屋板塊,一塊一塊地拼接起來,終於把29棟具有17世紀登嘉樓皇族風格的馬來高腳屋組建起來。

整合歷史資料 展時代印記

儘管這些古屋都已經年過百歲,但大部分仍保存良好,李雲平通過聘請當地的馬來人,整合他在收集過程中從過百位瞭解登州馬來歷史的長輩得來的資訊,才開始重建計劃。“我都儘量完整的把古屋重建起來,包括窗框、鏤花裝飾,我也沒為它髹潻,一切保持最原始的味道。”

由於重建過程必須小心翼翼,整個重建29座歷史古屋的工程耗時了整4年才完工。如今高腳屋被分作3排,分布在椰林叢中,每一間高腳屋都各有特色和不同的名字,都是狼牙修王國(Langkasuka)、泰國、柬埔寨、佛教,加上本土伊斯蘭的時代印記,其中Rumah Bujang及Rumah Bujang Berserambi充滿特色,而Sesayap Courtyard是當地最高建築,可以讓人遠眺南中國海,欣賞椰林婆娑的鄉野景色。

Terrapuri環境幽美。

讓路發展計劃 古屋被摧毀

李雲平在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感嘆地說,登嘉樓的古屋數量越來越少,除了如馬江讓路給發展計劃之外,不少屋主的後代不懂古屋是寶,紛紛剷除改建成現代化建築,使得古屋幾乎在登嘉樓版圖上消失。

20年奔走各處“尋屋”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初期由於他是華人,友族對他很有戒心,幸好他說得一口流利的登嘉樓馬來語,又誠意滿滿,最終成功收購到20間古屋,當中有一間,他甚至不屈不撓走訪了15年時間,才獲得屋主首肯把古屋賣給他。

在成功收購古屋後,李雲平就著手把古屋的木板、柱子、藝術雕刻、裝飾器、古玩等一片片、一塊塊的拆下,收藏起來。他原先打算在馬江父親留下的土地上重現古屋,但基於該地段不理想而作罷,一直到2005年,他才在本那麗為收藏品找到“重生地”。

除了Terrapuri,在瓜登的Terradala可以看到很多具有歲月痕跡的門板。

外國遊客熱捧 國人反陌生

Terrapuri在2012年正式對外開放,8年來它猶如本那麗最耀眼的一顆珍珠,吸引了不少熱愛歷史和大自然的外國遊客到訪遊覽,間接把登州的本土文化傳播至海外,唯大部分國人對Terrapuri和本那麗還是相當的陌生。為此,李雲平在這個新冠病毒肆虐,外國遊客無法入境我國旅遊的當兒,全力配合政府力推Cuti Cuti Malaysia的措施,推出優惠配套吸引國人到訪。

他說,到Terrapuri是一場古皇朝與生態相結合的旅遊體驗,這也是他在完成Terrapuri度假村的興建工作之後,另一個努力的方向。“融合人文、藝術和自然生態的可持續性的生態旅遊是政府和旅遊行業的發展方面,士兆濕地、螢火蟲、馬來漁村、漁民的生活形態、魚條(keropok lekor)的製作、海灘、海洋、恬靜的時光,這些都是登州可以發展的旅遊資源。”

收集各種古物 展於咖啡廳

除了Terrapuri,從事旅遊社生意的李雲平在瓜登也開設了一間藝術博物館咖啡廳:Terradala。裡面擺放了李雲平所收集到各種古物,當中以古屋為最,他把古屋的塊板砌成一道道有歷史味道的門框、窗框,加上各種馬來傳統器皿、峇迪等的配襯,形同一間小型博物館,也突顯了李雲平身體力行的行動力。

在打造了代表登州特色文化色彩的宮殿之後,這名“登嘉樓之子”接下來的目標是再打造一座象徵馬來亞朝代的古堡,並已經尋覓到適當地點,在不久的將來,再次把從全馬各地收集到的馬來古屋“重現”在東海岸這一片遼闊的土地上。

除了Terrapuri,在瓜登的Terradala可以看到很多具有歲月痕跡的門板。

除了Terrapuri,在瓜登的Terradala可以看到很多具有歲月痕跡的門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2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