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精選即時國內地方

木工控訴借錢上了癮 “已趕走敗家老婆 阿窿別來煩”

(吉隆坡12日訊)不堪妻子一再借大耳窿,又不坦誠相告,以及不改亂花錢陋習,38歲丈夫結婚8年,聲稱天天生活在妻子又欠多少錢的恐懼中,生活和精神備受壓力。妻子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再欠十多組大耳窿近6萬令吉欠款,最後他忍無可忍狠心把妻子趕出門,並揚言要與妻子女離婚,脫離關系,並促大耳窿“冤有頭債有主”,不要再幹擾他與家人的生活。

8年已還近7萬 疫情期又欠近6萬

Advertisement

這名丈夫邱南祥,來自雙溪毛糯新村,為一名地板木工。他今日向民政黨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張健峰申訴說,他在8年的婚姻生活中,已經替妻子還了近7萬令吉的大耳窿債務,而如今妻子又再欠下近6萬令吉的大耳窿債務,這已經超出他的償還能力範圍以外 。

“更重要的是,妻子一直不坦白,一再的說諞話,她說過會停止向大耳窿借錢,會改掉亂花錢的陋習,但始終都沒有辦到,這麼多年來,我沒有一天是開心的,生活和工作都大受影嚮,因此決定與妻子斷絕關系,以後妻子在外的行為與我無關,大耳窿要找人還錢就找她去。”

邱南祥說,36歲的妻子婚前就已經開始向大耳窿借錢,其外家也曾經替她還過大耳窿的債務,而結婚後,就由他負責還債。

他說,他不知道妻子為何要向大耳窿借貸,也不懂她把借來的錢花去哪兒。“她是有小賭一些萬字,也很愛買東西,護膚品、家庭用品,用著用不著都買,也常常上網去購物,家里煮了晚餐不吃卻叫外賣。”

他說,妻子最近3年也搞網賣,但是往往買了不少貨卻都沒有賣不出去。“我不知道她向大耳窿借來的錢是不是都花在這些地方,她從來不告訴我,一直都神神秘秘。”

他說,妻子的“借大耳窿癮”幾乎每2年就發作一次,數額從數千令吉到過萬,而每次他都是在大耳窿上門潑紅潻才知道妻子又借了大耳窿,而他每次只能很無奈的替妻子還債。

他說,今年7月20日,他家又再次被潑紅潻,而他後來從妻子手機的whatsApp群組中發現,妻子在行動管制令期間,竟然向多達10多組的大耳窿借了近7萬令吉的欠款。

他說,這個發現讓他很失望又氣憤,並在8月8日當天,把妻子趕出家門,宣布要與覬子離婚,正式脫離夫妻關系。

新年前才掏光工錢

邱南祥說,他一個月薪水3000令吉,要養年齡7歲及5歲的兒子,還有年邁的父母。他今年新年之前才掏光自己的工錢,以及向人借錢來替妻子償還了一筆大耳窿債務,現在他已經無法再替妻子償還大耳窿的債務,而且也不想繼續生活在恐懼中,所以決定斷絕夫妻關係。

邱南祥說,除了大耳窿的債務,他也不時得替妻子償還網購的錢,讓他窮於應付。

他說,曾經就有人撥電話給他投訴,其妻子訂購了3箱酒,拿了貨卻不給錢,還恫言若不給錢就報警。“那時我是氣憤的向對方說,要報警就報吧。”

邱南祥說,最近兩個星期,他幾乎天天不是接到大耳窿的追債電話,就是妻子網購沒有付錢,再不然就是家人撥電說有人干擾的電話,讓工作的中他每天都疲於奔命的去應對這些問題,精神面對極大壓力。

另外,邱南祥也對外家質疑是他叫唆妻子借大耳窿感到傷心,並申訴說,一直以來是妻子獨自向大耳窿借貸,他也根本阻勸不了。

一同出席記者會的尚有民政黨聯邦直轄區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符君明。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